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駐春園小史 第 6 頁


」雲娥聽說有處藏身,心才放下。只可憐母舅一家被慘,坐視實難為情。說畢,夫人、小姐並愛月、管家,跟着錢太守差人,往後門走出。 愛月但道:「此行恐不能再入此門,可惜焦樓上下一派景物
作者:吳航野客  / 頁數:(6 / 30)

」雲娥聽說有處藏身,心才放下。只可憐母舅一家被慘,坐視實難為情。說畢,夫人、小姐並愛月、管家,跟着錢太守差人,往後門走出。

愛月但道:「此行恐不能再入此門,可惜焦樓上下一派景物,尚未飽觀。」葉夫人道:「如今尚慮及此乎!」雲娥聽見愛月所言,不覺心中難捨,淒然流淚。乃以目視愛月,愛月會意。又見天色尚早,猶未起行,乃潛步竟往駐春園一探。時尚書屋
只見亭前緊閉,寂然無人。
不多時,天已發亮,只得討轎出城。但見官兵圍住葉府門前,府內百餘人一時遭此毒慘,不知所為。曾夫人家眷出城,便叫隨轎管家僱船而去,投金陵吳府來居不題。
第4回
 擬實為招魂風前隕涕 憑空偏捉影江上聞聲

詞曰:

平地風波何處起,江顏疑喪鋒芒裡。繡閣塵封門永閉,空奠匜,藏鬮莫辨非耶是。擬逐行雲無定止,有緣倏泛仙津艤。觸緒關心愁不寐,真留意,佳音偏徹尋親耳。時尚書屋

右調《漁家傲》

卻說黃生在省,聞行葉府家誅之事,心上欲歸,便辭歐陽生而行。舟中隔了一夜,方纔抵家。一進門來,便跑至駐春園一望,果葉府門戶皆被官差拆倒,服的器具一空,府中男女不知置在何方,曾家小姐必定為其所害。思及二八佳人,一巳遭此慘毒,竟為發聲大哭一場。時尚書屋
空庭置了位,送進書房,取過笑墨,制詩一首,拜祭雲娥、愛月。乃命墨單安排香燭,但見援筆書成一律云:
百里青溪一掉回,舊時玉石變成灰。
只因為友暫離矣,豈料思卿不見哉。

蕉葉樓空歸宿雨,芙蓉影滅冷秋颱。
可知掛水聲聲血,莫抵新詩飛燕哀。
生奠畢,遂命墨童撤奠,放聲又哭一場。須臾暗忖道:「先吾門人李邦彥,現任揚州司理,如今莫若往揚州一遊,免得在家悲切。且小姐已故,天下那有佳人!如今風流一事,如何提起?」立意已決,遂把雲娥所貽羅帕,並檢出歐生解慰一書,及那隨身要用物件,收拾已完,帶著墨童買舟就道。
是夕,船泊江邊,望見涼月當空,水天一色,清江無際,益覺淒然。回想雲娥,冷冷淚下。忽聞鄰舟一婢步至前艙望月,迴首呼道:「小姐,可急來一看。」生只見船內有一佳人,坐在艙板,應那丫鬟道:「際此淒涼,何心玩景。」
愛月獨立良久,但見前面萬點漁燈,一天星斗,兩邊斷岸,雙架紅橋。玩景生情,懷人觸恨,轉覺與深閨眼界大異。觀瞻風清月白,避匿舟中,顧影淒其,殊難索解。生於月下細認,乃雲娥小姐之侍婢愛月也,不勝駭異。時尚書屋
因想道:「彼密計脫身,故得到此,但不知此行何往。」遂急呼舟人問之。愛月聞言,不曉是生,玩畢,遂入艙去睡。只見舟人答道:「我舟要往金陵。」
生聞言,便想道:「我只為佳人已歿,故有此行。令得知其蹤跡,到不思自往揚州,即跟着此舟徑往金陵,或得再晤阿雲,也未見得。」遂對舟人說道:「我舟亦駛至金陵。」舟人不知其意,只得從命,仍自睡去。時尚書屋
生猶在船頭徘徊玩景。又向鄰舟舟人道:「汝船內夫人、小姐欲到金陵,下處卻是誰家?」那管家在旁應道:「我老爺在日,與金陵吳翰林老爺相知極厚,今我老爺與吳爺皆歿,吳夫人京裡搬回金陵居住。目下我家遭難,不憚跋涉,共往投之。」生一一聽罷,遂緊記在心。時尚書屋
五更時分,例起開船。不期舟人腹痛,倒在舟中呼叫天地。生起視之,前船已開行裡許矣。生不勝着惱,頓足道:「我探阿雲蹤跡已明,正欲舟尾其後,鄰舟同濟,令其知我行蹤。時尚書屋
且愛月跟在身旁,日于船艙內外行動,必定可通消息,不意舟人如此作惡。」又須臾間,風帆順駛,前舟已不見矣。
忽聞船後有一來船,船內管家招呼道:「前面黃公子的船暫等片時。」生聞言回顧,只見歐陽生坐在船頭,管家侍立。生忙叫船家開船就之。此時船家腹痛已癒,遂把船駕去,相撐住,生跳過船,問候歐生已畢,便將前來說與歐陽生知道。時尚書屋
歐生聽說,便道:「今日又會江中,莫非天緣所使?弟不勝代為喜躍。」生道:「如今蹤跡更明,卻又茫茫無據。」歐陽生道:「兄又痴了,他明說金陵吳杜甫家,何言無據?且吳幹甫系足下先令岳,此行到彼,一訪佳音,兼可見其令愛,或得成雙,也未見得。則一堂二美,聚首齊眉,那時樂當何以。」
生見歐陽生說到吳家親事,不覺恨自心生,遂道:「這段姻緣,老母在時致書道及,可恨年伯母意欲悔親,久無音信。于今多載,必然別配他人。弟此行只探雲娥,到彼隨時區處,斷不輕入吳門,使添恨事。」生一片精神,又送前舟蕩漾矣。時尚書屋
不禁青衫淚濕,遂令回舟,拉歐陽生並坐船艙而去。生與歐陽生遂各作一詞撥悶。黃生拈調,乃名《醉落花》雲。詞曰:
並掉水中流,君令射棗上皇州,痴情我則索雲遊。芙蓉憔悴,錯認佳人半面羞。舊愁未斷接新愁,昨夜新愁一半休。長江又失卻前舟。時尚書屋
古岸斜陽,白水迢迢一望秋。
歐陽生亦作一詞,名《桃花引》雲。詞曰:
萬里清江淨碧波,美人長是隔銀河。喚奈何,喚奈何,望斷前舟,玉淚冷冷似爾多。昨夜江邊聽細雨,悠悠知向金陵去。盼嬌娥,盼嬌娥,欲覓兒家,須向桃花洞裡過。時尚書屋
舟行不數日,船到鎮江來,遂與歐陽生分袂,直抵金陵。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