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駐春園小史 第 8 頁


一日,公子偶因外出,生將樓窗推開,只見隔享有一座名園,遂呼司墨道:「此是誰家亭子?」司墨道:「乃是鄰家園子,吳翰林老爺所居。一門孤蠕,一向無人在此間來往的。且近聞浙江有年家家眷寄住
作者:吳航野客  / 頁數:(8 / 30)

一日,公子偶因外出,生將樓窗推開,只見隔享有一座名園,遂呼司墨道:「此是誰家亭子?」司墨道:「乃是鄰家園子,吳翰林老爺所居。一門孤蠕,一向無人在此間來往的。且近聞浙江有年家家眷寄住在此,亦是孀居,以故益加嚴密。」說畢,又指着紅螭閣亭邊小門對生說道:「此門正通彼家府內,從來不開。」

說話未畢,忽傳公子回來,中堂有召,遂一同下樓而去。
一日,正當長至,周公子招友人過樓分韻,拈得「先」字韻,個個苦口推敲。生潛往房中,取一短箋,書於箋上,帶著袖中,仍到公子身邊侍立。但見列作皆完,共相就正。生從旁一看,亦但庸庸,且有不通之外。時尚書屋
須臾,對公子說道:「某下里巴人,勉強一和陽春,不知列位相公肯賜教與否?」諸位公子道:「何妨,可不聞蘇公小婢亦解詩聯,鄭氏丫鬟尚工應對。」遂顧生道:「你若會做,不妨寫來。」生遂將袖中取出,遞與周公子。請少年齊來一看,見上寫道:
江外寒峰碧晚天,峰樓迴首事淒然。
雪兮無意憐梅瘦,雲也何心抱月眠。
綉綫牽長添別恨,分題聯句續姻緣。
吟邊不少詩奴興,漫學新言寄一篇。

衣雲樓長至即事

看畢,各人不勝驚異。中有一人卻妒忌生才,疑道:「還恐此詩有夙構抄襲之弊,莫若就本題再限一韻,命他當面賦成。」生道:「唯命是從。」遂限七陽韻,生低頭半晌,遂走到座中,即書以獻。時尚書屋
諸少年又來一看,見寫道:
雪艷輸春破暗香,金陵佳氣漸汪洋。
愁深今日逆明日,醉到他鄉即故鄉。
倚檻誰憐寒不耐,拈針翻怨晝添長。

請看鄰塢淚痕竹,為甚關心勁節涼。
大家看畢,不覺一齊拍案叫絶道:「他筆墨有可觀,此名士也。何故乃為下人?」公子遂將賣身來由說了一遍。只見一個姓李的道:「此人暫屈塵中,畢竟出人頭地。」眾人一面說話,至黃昏時候各自別去。時尚書屋
公子遂把生二詩達于周尚書。尚書不勝驚異。嗣是,公子或有所作,每命生代為捉筆,無不工絶,以故公子益重之。
公子想道:「他既如此才情,放他不得。我府中婢子甚多,他如肯留,稟過父親,揀一個匹配與他,不知他心意如何。」尚未直對說明,司墨遂將公子的話與生知之。生聞公子的話,每遇公子外出,即向樓窗,向紅螭閣望去,實不見一毫動靜。時尚書屋
遂想道:「憶昔駐春園,每日可以舉首高瞻;今日紅螭閣,勞我倚窗低矚。空結冤家,咫尺抱天涯之恨,于今兩度矣。」一時不覺惱從心生。拾將小石塊,向紅螭閣擲了一擲,忽驚起飛鳥一陣,飛向內府而去。時尚書屋
生見了嘆道:「何不如伊飛入隔牆而去,其樂何如!」彼正在痴想之間,忽見司墨上樓,對司翰道:「明日公子訂李相公諸公往印峰溪舟游,命弟同兄偕往。」生道:「公子此命,誰敢不從。」
到次日,生與司墨遂跟周公子大家入船。正登舟時,忽把舟人細認,似曾經會過,又不敢記憶,恐露事機。不逾時,諸少年俱已登舟。公子命司墨執壺,命生司毊,入廚看酒。時尚書屋
那舟人見生聲音、狀貌酷似黃公子,仍加仔細識認,連聲呼道:「黃公子何在此?」生聽說,轉輕聲問道:「足下何人,今日奚由遂相識耶?」舟人道:「公子忘之乎?吾乃暮夜跳牆之王慕荊也。」生疑始釋。便想道:「此人乃真負俠,有心許我,必非鼠輩流人,我便說明來意,彼必不我泄也。」遂將別後情由對慕荊一一說了。時尚書屋
且問道:「足下幾時到此,潛跡魚舟?」慕荊道:「小弟自蒙公子大恩之後,便一路直抵江南,改換姓名,潛棲于此。這等看來,弟為友人改名換姓,兄為佳人假飾行裝,雖則痴俠不同,而蹤跡行徑大都相似。前日貴園一別,報答無由,不圖此日得晤恩人。倘日後有事相聞,報以一死。時尚書屋
士當為知己者用,俠者大經。」說畢,遂舉手遙指竹林裡一茅屋,對生道:「此系是小弟寄跡處。」生舉頭細認,忽聞公子在座呼喚,遂對慕荊道:「弟且赴召,少停再來。」
生遂趨見公子,問道:「公子有何使令?」公子道:「可取文具、詩韻出來。」生聞言,知列位要作詩,少不得在旁幫襯。遂將各物攜到席上。
只見公子對列位道:「諸兄既有興作詩,請命一題,限一韻。」那李生道:「題目無過《印峰溪舟行即事》,韻限『舟』字,各成一律。」說畢,又指一對公子道:「借重貴價,亦一傾珠玉,何如?」公子顧生道:「李相公台命,汝是要遵。」生道:「不棄葑菲,敢不呈政?」於是列位各搦管思索。時尚書屋
生密書一律,遞與公子,公子接了,遂倚着船窗,舉頭獨向外面,假意玩景,將片紙得得展開,赴席疾書。生復成一律。須臾,諸作皆完,又相換繙閲畢。把生一首展開齊看,只見上面寫道:
湖海由來任縱游,飄蓬蹤跡一孤舟。
不圖萬里他山外,得集千稱名士流。
繞岸樹聲寒客思,印峰溪色照人愁。
夕陽何處催歸鳥,畏向黃昏下碧樓。
列位看畢,大加歎服。只見李生道:「看他寓意遙深,措詞大雅,又將壓倒舉座矣。」即而紅日西斜,遂命舟人反掉。生又往慕荊處敘別了,一同大家回府而去不題。時尚書屋
第6回
 紅綻泄春光針將綫引 月沉迷夜景雪把橋淹

詞曰:

游絲力弱,卻逢翠羽來粘着。青衣妝扮今非昨。訴出衷腸,聽去雙珠落。蹉跎只恨無風惡,濃雲密佈天垂幕。時尚書屋
老蒼不管人離索。盼望雲天,倚遍欄杆角。

右調《醉落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