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駐春園小史 第 9 頁


卻說雲娥自到吳府之後,一向不知生之蹤跡。夫人家教森嚴,重門深鎖,但與綠筠小姐日在後院盤桓,兩人甚是相得。 一日殘冬時候,雪片飛空,姐妹聯吟,在誦碧軒折梅賞雪,各成一詞。雲娥詞云
作者:吳航野客  / 頁數:(9 / 30)

卻說雲娥自到吳府之後,一向不知生之蹤跡。夫人家教森嚴,重門深鎖,但與綠筠小姐日在後院盤桓,兩人甚是相得。

一日殘冬時候,雪片飛空,姐妹聯吟,在誦碧軒折梅賞雪,各成一詞。雲娥詞云:
飛霰飄飄墜,寒梅幾樹花。花飛片片落誰家?憶昔故園樓下,泣琵琶。家山千里外,迴首夕陽斜。漫天雪裡帶歸鴉。時尚書屋
作解恨詩詩成,恨更加。

右調《南柯子》

綠筠見雲娥作詞,亦作一詞云:
蕭條深院,但懨懨睡了,海棠柔媚。我起強把雲鬟整,鏡裡悉顏偷視。斂束殘妝,裙拖髻墜,步到琅牙地。看他壓雪,傷心為甚事?
腸牽碧竹層樓,十年慵上,畏染湘江淚。鳥語溫存難解些,子兒家憔悴。料得花殘,飄零玉骨,誰把消魂記。人生如夢,一尊伴姐沉醉吟畢,共相就正,各不勝欣賞。時尚書屋
一日,二嬌又同愛月在湧碧軒玩景,舉頭隻見紅螭閣一枝紅梅斜壓過牆,向湧碧軒來。遂對綠筠道:「汝看紅梅盛開,色色可人,安得一枝置於瓶中,可供玩想。」綠筠道:「夫人嚴命,不敢私開小門,花不許人折。姐姐倘愛其姿,除非命愛月妹潛開小門,從假山石上扳折一枝,庶可供得一玩。」
愛月道:「潛折固易,但置之瓶中被夫人瞧見,責將安歸?」雲娥道:「汝好痴獃!倘若夫人見時,我等只道移梯攀折。汝可私自開門。」綠筠道:「有理。」乃命愛月開小門,徑往紅螭閣,向假山石上去。時尚書屋
恰好生因公子帶著司墨外出未回,正望着紅螭閣那邊紅梅,不期愛月正扳上假山。生認是愛月,便叫道:「愛月姐,我嘉興黃玉史,在此候久矣,可憐,可憐!」愛月吃然一驚,急迴首一看,再加細認,乃知是生,緣何妝扮不同?生又忙問道:「姐姐在此何干?心中勿疑,我特為雲娥小姐失身。此夜可煩移玉,潛往小徑,待小生歷敘顛末,干萬勿誤!」說畢,不覺淚下。愛月正要開口問候,忽聞綠筠小姐在湧碧軒急喚:「愛月回來!」愛月只得折梅一枝,仍向假山小路回去。時尚書屋

正是:連理花開,又被惡風吹散;並頭睡穩,忽因湃浪驚飛。舉足間,適見石畔黃長春盛開,亦隨手摺了一枝。迴首見生倚窗含涕,情覺可憐,但以綠筠小姐在即,不敢私通一語,惟是拭淚閉門而已。
到湧碧軒,綠筠見愛月含淚未乾,潔問其故,愛月微意說道:「正折紅梅,適見黃花,隨手扳折,為花刺所擾,故爾含淚。」綠筠只道是真。雲娥亦不解其意,只對愛月道:「閣上紅梅諒必十分鮮艷。」應道:「不獨紅梅可愛,黃長春也開茁得可人。時尚書屋
小姐倘不及時玩賞,挨了數日之後,殘謝落英矣。」綠筠道:「此花不會落英,只是過時不耐觀玩。」愛月道:「原來不落英的黃花此處也有。」因顧雲娥道:「小姐可記得葉舅爺家蕉樓之下,也有一叢黃長春,亦系不落英的,誰想移根到此。時尚書屋
只因二位老夫人嚴禁出入,不得再向隔牆飽看。今折一枝,徒令人酸心憶故也。」說畢,又欲淚下。雲娥見愛月所說分明寓意在人,且其所言句句刺骨,亦不覺淚染胭脂。時尚書屋
綠筠見二人如此光景,不解其意,無心玩賞,遂別雲娥而去。
愛月手提二花,同雲娥入房,把花插在瓶中,不禁長嘆一聲,泣下如雨。雲娥忙問道:「愛月何事,只管下淚?」愛月道:「才見駐春園黃公子,不覺心傷耳。」雲娥聽了,吃然一驚道:「愛月恐作夢語耶?」愛月見他不信,即將折花時候見黃生,如此情狀、如此言語、並囑其是夜潛出之事,細說一遍。雲娥仍不通道:「我當時滅跡奔逃,彼豈知我在此?愛月所言,雖非指鹿為馬,恐誤認劉郎作阮郎耶。」
愛月道:「黃郎狀貌、聲音,豈容混過?但今日只因綠筠小姐屬牆有耳,未得詳問起居,小姐豈可執疑不解。且當時黃公子尚有窗稿在小姐處,小姐以羅帕贈之,此物黃公子必帶在心旁,如欲解疑,此物即可為證。今夜愛月過去,倘得一面,聽黃公子歷敘前情,團疑自解矣。」雲娥道:「夫人有命,日夜小門必加嚴禁。時尚書屋
且彼處亦有重門,如何得達?」愛月道:「此何難。今夜伺候夫人睡去了,可偷開小門。諒黃公子必先在曲徑潛身,到彼探聽真實,寧不甚便!萬一重門難開,即將軒上高梯光移牆角,只以摘花為辭,便可逾牆,仍從假山下去,即于紅螭閣亭邊樓下,亦可通語,豈不為妙!」說猶未畢,忽見阿鬟來請雲娥晚餐,二人同向府內去了。
只見葉夫人在坐等候。愛月便對葉夫人道:「夫人不知紅螭部梅花盛開,才承二小姐之命,移梯牆上,扳折一枝,真覺艷麗可人。」夫人道:「不可造次,恐失大雅。」正說話間,家人排上晚飯,三人同吃過不題。時尚書屋
第7回
 獻策巧安排逾牆即訊 通辭驚落月吮墨投供

詞曰:

探問東君,重門隔住。無人插翼難尋至。用心算定步雲梯,扳花偷度牆頭去。月影將沉,初斜花樹。時尚書屋
來蹤細剖真叨絮。權憑筆墨具親供,梅酸只為飄風雨。

右調《踏莎行》

卻說雲娥同愛月吃了飯,心實放他不下。沉吟半晌,那雲娥仍別過夫人,同着愛月向湧碧軒而去。
愛月又隨着雲娥小姐,步到牆邊梅花樹下,緣着半梯坐著。須臾之間,只見皓月東昇,長天一色。雲娥看了,乃道:「到不如無月之光,還得便宜行事。」愛月便帶笑道:「只要小姐有心,奴家自能掩護。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