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10 頁


錦帳羅幃,象床鴛枕。博山爐香滿沉檀,芙蓉鏡光爭火樹。圖書萬卷,圍繞着一個佳人;花柳三春,耽誤了千金嬌女。窗兒下悄語多情,門兒外相思一段。蔣青岩魂消魄蕩。再見那柔玉小姐,坐在燈光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43)

錦帳羅幃,象床鴛枕。博山爐香滿沉檀,芙蓉鏡光爭火樹。圖書萬卷,圍繞着一個佳人;花柳三春,耽誤了千金嬌女。窗兒下悄語多情,門兒外相思一段。時尚書屋

蔣青岩魂消魄蕩。再見那柔玉小姐,坐在燈光之下,濃妝盡卸,越顯得千嬌百媚,便是那韓香,也覺娉婷可喜。蔣青岩欲待上前,和柔玉小姐說幾句衷腸話兒,又礙着韓香在側,千思萬想。只見小姐愁眉不展,情緒蕭條。時尚書屋
韓香道:「妾觀小姐連日情緒不快,不知有甚心事?」小姐道:「偶爾不暢,連我自己也解不出,不知為甚。」韓香笑道:「小姐的心事,妾已猜着幾分,于今小姐便愁煩也難濟事,況凡百俱有定數,待妾與小姐寬解一寬解,如何?」柔玉小姐道:「你有甚法兒,寬得我的愁腸?」韓香道:「妾近日新譜得幾曲琵琶,前日曾彈與老爺聽,蒙老爺賞鑒,尚未請教小姐。此時夜深人靜,待妾去取來彈一曲,與小姐遣悶,或者遣得些兒去,也未可知。」小姐道:「此事甚妙,只恐母親一時喚你,不當穩便。」
韓香道:「不妨,妾來時己見夫人安寢了。」柔玉小姐聞言,忙喚絳雪點火,叫了數聲,絳雪方從夢中驚醒,走到跟前,道:「適纔可是小姐喚我?」小姐笑道:「你這妮子,怎麼一些心事也沒有,恁般好睡,快些點火,跟韓姐去取琵琶來。」絳雪定去燃了一個紙燈,同韓香下樓。蔣青岩早已躲往樓下去了,讓韓香和絳雪過了身,他大着膽子,竟上樓來。時尚書屋
柔玉小姐正背着身子,在香幾邊添香,忽聽得腳步響,忙忙轉回頭來,見是蔣青岩,一時迴避不及,蔣青岩恭恭敬敬,望着柔玉小姐一揖,道:「賢妹拜揖。」柔玉小姐正色道:「夜闌人靜,哥哥卻從何處混入我臥室,哥哥即不避嫌疑,獨不畏禮法乎!」蔣青岩道:「客枕無聊,偶爾閒行,望見燈光,不覺信步至此。聽得賢妹聲音,特來相訪,並謝前日園中寬縱之恩,與適間關念之德,兼有拙作請正。不知賢妹如此相拒之深,即嫌疑禮法,亦當為多情人恕耳,乞容少坐,略訴衷腸。」
蔣青岩口中說著,身上便要坐下。柔玉小姐慌忙道:「哥哥快去,婢子、從人即刻到來,倘被他們撞見,不但有損于哥哥,亦且遺冤于小妹。如再遲疑,小妹即去稟知爹娘,哥哥那時休要見怪。」
正說間,遠遠聽得韓香和絳雪的笑聲,蔣青岩忙向袖中取出一張詩稿,放在桌上,飛奔下樓去了。嚇得柔玉小姐心中突突地跳,忙將詩稿藏過。韓香和絳雪早已來到。蔣青岩躲在暗中,看那韓香雙手把着一張精緻仿古的琵琶,笑盈盈和絳雪同上樓去。時尚書屋
歇了半會,然後才聽得調弦定響,漸漸彈入正調,彈得指尖飛舞,紛紛攘攘,恍如金戈鐵馬之聲。柔玉小姐道:「此非項王該下之戰乎,不然,胡為壯然以悲、淒然以怒耶?」再一轉其聲,將斷不斷,欲離不離,兒啼母泣,風高馬嘶。小姐道:「此非十八拍之遺音乎,不然,何以夷猶不決、似戀將離耶?」又一轉其聲,如思如慕,如寄如訴,悄然而深,神情飛度。柔玉小姐聞之,不覺長嘆道:「此鳳求凰之減調也,請止勿彈。」

韓香道:「小姐真神人哉!昔日文姬辨琴,至今傳為美談,今日小姐似又過之。小姐既不樂聽此曲,妾尚有新曲一套,請小姐靜聽,待妾細彈。」此時已將三鼓了,那韓香再整冰弦,冷彈慢拔,這一曲比前三曲更覺難聽,其中聲響,有似兵敗將死、君亡臣竄者,有似老監呼天、宮娃泣夜者,這一彈,連那窗欞兒都彈得搖戰,燈影兒都撥得昏黃,怨恨悲傷,萬端交集。柔玉小姐不覺聲音哽咽,說道:「此曲何以傷心至此,豈雍門之琴、漸離之築乎?我不忍聽。」
此時蔣青岩在樓下聽得此曲,也忍不住潸然淚下。那韓香彈了一會,停了手,問道:「小姐知此曲乎?此前朝《後庭花》也。」柔玉小姐道:「原來是亡國之音,若一再彈,令我心碎。姐姐你這一手琵琶,真可謂千秋絶技。」
韓香笑道:「妾本意欲與小姐遣悶,不料到添了小姐的感傷,今日即承小姐見賞,敢求不吝珠玉,見贈一詩,也不在了賤妾年來的苦心。」柔玉小姐道:「詩卻容易,只恐讚歎不盡,今夜夜已深了,料不成寐,我們作個竟夜之談,你一邊啜茗焚香,我一邊做詩,你意下如何?」韓香喜道:「如此韻事,有何不可。妾替小姐捧硯,求小姐多作幾首。」柔玉小姐道:「你但說要幾首,我便作幾首贈你。」
韓香笑道:「妾雖然是這般說,也不敢十分苦勞小姐的心事,適間止彈得四曲,只求四首便夠了。」柔玉小姐聽了,也笑道:「所望不奢,也好打發。」韓香忙來磨墨。這柔玉小姐,真個才情敏捷,一壺香茗才熟,四首新詩旱完,向韓香說道:「詩已成了,待我去尋一幅松綾寫來相贈。」
韓香驚道:「小姐,你敢是曹子建的後身麼,怎生神速乃爾!」柔玉小姐輕移蓮步,到箱中取了一幅白綾,約有二尺來長,放在桌上拂得平平的,將那玉筍般的纖指兒,拈着霜毫,一氣寫完,卻是四首七言絶句。那字兒寫得宛如簪花美女,步月蟬娟,好生可愛。韓香接到手中,將這詩一句句嬌聲朗誦。頭一首道:
聰明端是女中豪,學得琵琶絶世高。時尚書屋
一曲項王垓下戰,悲哥叱吒響弓刀。時尚書屋

其二

誰遣文姬去復歸,曹公高誼古今稀。時尚書屋
閨中妙手彈偏苦,母泣兒啼淚滿衣。時尚書屋

其三

繡閣宵深影不孤,琵琶如訴繞庭梧。時尚書屋
弦中且止求鳳曲。慚愧文君已二夫。時尚書屋

其四

一曲新聲不可聞,歌殘金縷淚紛紛。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