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11 頁


君王舊事風流甚,輦道閒花怨夕曛。韓香誦罷,喜不自勝,走向柔玉小姐跟前,深深拜謝道:「兒女小伎,蒙小姐賜以珠玉,感刻良深。」柔玉小姐笑道:「巴音俚句,尚恐不能盡其萬一,何足言謝!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43)

君王舊事風流甚,輦道閒花怨夕曛。時尚書屋

韓香誦罷,喜不自勝,走向柔玉小姐跟前,深深拜謝道:「兒女小伎,蒙小姐賜以珠玉,感刻良深。」柔玉小姐笑道:「巴音俚句,尚恐不能盡其萬一,何足言謝!」
此時,蔣青岩尚在樓下,將小姐這詩一句句都聽得明白,記得清楚,暗暗稱羡不已。卻見夜已深沉,只得東轉西撞,回到書院中去。這夜韓香與柔玉小姐同榻。青岩回到書院中,將後門依舊鎖了,輕輕摸到自己榻上睡下,細想這夜的光景,也依了那柔玉小姐的韻。時尚書屋
和了四首。又想到:我適纔聽那小姐想念之意,甚覺關切,只是他為人正氣,不是個可以苟合的。我于今直索想一個法兒,打動我姑父,乃是上策,千思萬想,在枕上反覆不寐,直到天明起來,梳洗完備,將夜間和韻的詩,寫了一個斗方,自己拿了,細細觀看。那詩道:
自負風流氣本豪,仙娥遇後眼偏高。時尚書屋
想思遠勝吳江水,不畏并州快剪刀。時尚書屋

其二

苧蘿山畔欲忘歸,誰道夷光曠代稀。時尚書屋
夜何妝樓偷半面,似多春恨不勝衣。時尚書屋

其三

女伴挑燈興不孤,可憐孤鳳立庭梧。時尚書屋
琵琶撥盡傷心事,羡汝知音勝丈夫。時尚書屋

其四

私語關心我恰聞,相思從此更紛紛。時尚書屋
月明春花緣猶賽,孤負朝光與夕曛。時尚書屋
蔣青岩自己看了一回,將斗方藏在一邊,然後換了衣服,竟進內堂來,替華刺史問安,恰好遇著柔玉小姐姊妹三人,走出華夫人的臥房來。蔣青岩忙忙上前作揖,那姊妹三人也不迴避,都道了一聲「哥哥萬福」。只有柔玉小姐因夜間的緣故,羞得那白玉般的臉兒,從耳根邊只紅到面門。兩個妹子不知就裡,只認作是姐姐怕羞,也低着頭一齊去了,眾丫頭、侍妾看見蔣青岩,忙去報知華夫人和華刺史,華刺史分咐請進臥房。時尚書屋
蔣青岩到臥房中問候了一回,知華刺史病體已癒,吃了茶,便回到書院中來。張澄江和顧躍仙聞得華刺史的病體好了,都甚是歡喜,向蔣青岩道:「小弟二人,待令岳父出來,觀其動靜,卻要回去,恐家母懸望。」蔣青岩道:「小弟的意思,也正如此,我們同來,還須同返。」按下不提。時尚書屋
且說柔玉小姐,因早間撞見蔣青岩,坐在繡房裡道:「那蔣郎咋夜雖然唐突。卻也是個情種,只是將我華柔玉看差了,我豈是私期苟合之人。他若能央一個媒妁向我二親道意,也未必不成。我要遞一個口氣與他,又無人可托,且是女孩兒家,羞答答不好啟齒。」

想了又想,忽然想起道:「他昨夜有詩在此,要我和他,待我取出來看看。」立起身來,先將樓門兒關了,然後向箱中取出蔣青岩的詩稿來,展開從頭細細觀看,再三吟哦,不覺低聲讚道:「絶妙好詩,我華柔玉若得配此人,也不孤負了我的才學。我不免將他這詩和了,裡面微露此意,教他竭力圖謀,得便遞與他,卻也無妨。」當下拈起筆來,也不思索,一首一首和將去。時尚書屋
不多一會,將那四首詩都和完了,取過一方彩箋,寫得端端楷楷,也不落款,自己拿在手中,低低吟誦。那詩道:
幾年庭院閉東風,自信人間路不通。時尚書屋
芳草渾將衣帶綠,山花閒映玉釵紅。時尚書屋
鶯兒隔樹歌相和,燕子窺簾語略同。時尚書屋
誰遣尋春來此地,題詩錯擬蕊珠宮。時尚書屋

其二

高樓計日怕春歸,漏日春花已漸稀。時尚書屋
蝴蝶有情常禿樹,睛絲無力故牽衣。時尚書屋
堂前舊識來雙燕,竹上新斑想二妃。時尚書屋
靜卷朱簾無個事,夕陽山頂暮雲飛。時尚書屋

其三

聰明未敢擬前人,學得吟詩暗惜春。時尚書屋
團扇偶題工尚淺,霜毫無法筆難神。時尚書屋
憐才喜遇風雷手,問字漸為閨閣身。時尚書屋
白雪調中休見狎,紅裾着地不沾塵。時尚書屋

其四

三春花月幾多時,蝶使蜂媒怪爾遲。時尚書屋
每以私奔輕卓女,頻將自薦笑西施。時尚書屋
憐君客枕應含恨,念妾深閨亦鎖眉。時尚書屋
不見東風桃李樹,回頭花落子遲遲。時尚書屋
柔玉小姐將詩吟詠了一回。低聲喚道:「蔣郎,蔣郎,天若使我是個男子,與你並驅中原,也不知鹿死誰手!」說罷,正要封了,以待便中致與蔣青岩。忽聞有人上得樓梯響,柔玉小姐忙將詩稿藏過一邊。只見韓香急急忙忙走到跟前,說道:「小姐不好了,禍事到了!」柔玉小姐聞言,驚得面如土色。時尚書屋
不知是甚禍事,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假女婿成真女婿 惡姻緣變好姻緣
詞曰[
春事多闌,相思不斷,權門忽地求姻眷。暫將才子認東床,那知竟遂東床願。彩筆驚人,珠簾隔面,河東三鳳堪同羡。想應端為此入來,雕龍綉虎筵前獻。時尚書屋

右調《踏莎行》

話說那柔玉小姐,聽得韓香之言,一驚不小,忙忙問道:「我家隱居深山,是甚禍事?」韓香道:「小姐你還不知麼,這件禍事卻是從三位小姐身上來的。朝中有個權臣越公楊素,他是隋家開國元勛,權傾中外,性極剛戾。不知他怎生知道我家有三位小姐,于今特差一個官兒,賫了聘禮來到,說他越公聞得三位小姐都是傾國傾城之貌,要求一位與他兒子做親,若肯依允,便無他說;倘若不允,他便要下手我家哩。」柔玉小姐道:「天啊,此事如何是好?」韓香道,「小姐莫惱,于今卻又恭喜小姐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