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12 頁


」柔玉小姐道:「你敢發痴麼,既是這般禍事到了,安有喜事,難道老爺將我許了楊家不成?」韓姐道:「不是,不是。老爺見楊家人到,一時無計推脫,只得權將蔣官人假作大女婿,張官人假作二女婿,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43)

」柔玉小姐道:「你敢發痴麼,既是這般禍事到了,安有喜事,難道老爺將我許了楊家不成?」韓姐道:「不是,不是。老爺見楊家人到,一時無計推脫,只得權將蔣官人假作大女婿,張官人假作二女婿,顧官人假作三女婿。我想別事都權得,這件事可是權得的?將來三位小姐,定屬他三人,恰好小姐許了蔣官人,豈不可喜!」柔玉小姐聞言不語。韓香道:「待妾再去打聽,看老爺怎生打發那差官,起身再來報與小姐。」

話分兩頭。再說華刺史,備了千金厚禮送那差官,托他婉辭。又請出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來,與差官相會。那差官見了他三人,心中想道:「聞他三個女兒都是國色,這三個女婿,卻也都是天人,若比俺那楊公子,及得他哪一件來!于今這華老既送我恁般厚禮,我自當替他婉辭,倘越公不信,也只索由他。」
當夜華刺史盛席待那差官。蔣青岩和張、顧三人相陪。他三人此時歡喜非常,盡情痛飲,料想這段姻緣,一定要弄假成真,胸中到覺感激那楊素老兒。時尚書屋
次日,打發那差官回頭去了。華刺史進到中堂,與夫人愁眉相對,道:「我們隱居深山,只道可以全生遠害,不料那權臣還放我不過。于今雖是暫時回他去了,還不知後事如何。我想三個孩兒都已生成,蔣家郎君和那張澄江、顧躍仙三人,品格不凡,門楣相敵,只不曾面試英才。時尚書屋
我昨日既將他三人抵答那差官去了,他三人未必不信以為真,我到不好處得。我的意思,今夜備一個酒席,到書院中與他三人作謝,席間便考他們一考,若是才學超群,我便認真,將女孩兒許他,不知夫人意下如何?」華夫人喜道:「老爺所見極是,妾身初見蔣家侄兒的人品,聞他未曾娶妻,妾身就要與老爺商議,要將柔玉孩兒許他,因老爺抱恙,未暇及此。後來又聞得那張澄江和顧躍仙兩人的人品,都出類超群,若使三個孩兒得嫁了他三人,真是快事。料他三人定有真才實學,也未必便考得倒他,妾身即刻就去分咐廚下備酒便了。」
華刺史說罷,便起身走出書院中來。時尚書屋

卻說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也正在那裡商量。蔣青岩道:「我們三人在此,原無他望,單為想著這段婚姻。小弟細觀家姑父昨日的舉動,多半是借我們行權,其實未決。他夜間必出來陪我們飲酒,兩兄都要着實恭敬,認真翁婿,看他怎生說話,萬一他口氣不改,我們便各尋一物為定。」
張澄江道:「我有琥珀鴛鴦扇墜一枚。」顧躍仙道:「我有碧玉鎮紙一方。」蔣青岩道:「我有秦時宮鏡一面。」正說間,伴雲走來報道:「姑老爺來了。」
蔣青岩和張、顧三人一齊來迎住,果然比往日加倍謙恭,張澄江定不肯與華刺史對坐。華刺史道:「澄江兄,今日何以過謙至此?」張澄江道:「往日是通家子侄,還可假借;今日乃翁婿至親,名分有在,豈敢僭越?」華刺史聞言,笑而不答,彼此謙之再三,華刺史也無可奈何,只得說道「老夫昨日示愛,權借兩兄作退兵之計,婚姻之約,尚容思議,兩兄何以這般認真?」顧躍仙道:「老先生何出此言,天下事皆可以行權,曾未聞權作夫婦之禮。令愛小姐雖是千金艷質,晚生輩亦非碌碌庸人,若恐胸中抱負疏淺,聽憑老先生當面考試便了。」華刺史道:「老夫所以疑俟之故,正為此耳。時尚書屋
觀兩兄人品氣概,自是高才飽學,老夫信之久矣。但小女輩,病在略知文墨,都要老大當面請教一番,他才深信。」張澄江道:「如此極妙。且擇人而事,自古賢女皆然,請老先生即刻命題給韻,限以時刻。」
華刺史道:「如此請坐了,待老夫進去就來。」華刺史忙進內宅,向華夫人道:「那張、顧兩生,十分將婚姻之事認真,情願面試。夫人你可速去分咐廚子,將酒席擺在大廳上,將屏門邊都掛了帘子,你領三個女孩兒坐在簾內,觀他吟詠。」夫人聞言,一把喚過韓香到跟前,與之說其緣故,叫他去請三位小姐整妝到前廳,看那三個才子做詩;一面催廚下襬酒。時尚書屋
華刺史自己走到房中,向書架上取了三張錦箋,箋上都寫了詩題,題下限了韻,一樣折得方方的,籠在袖中。又喚過韓香來,分咐道:「外面上席之時,你可攜了琵琶在簾內,聽我揮使。」韓香領命。時尚書屋
外面書僮進來稟道:「大廳上酒席已擺設齊備了,屏門上的湘簾已掛了,請老爺安席。」華刺史隨即起身,走到廳上,着院子去請蔣青岩、張澄江、顧躍仙三人上席。他三人忙整衣冠,喜孜孜前來聽考,一齊來到廳上。華刺史也笑臉相迎,一個一個打恭安席。時尚書屋
四人坐定,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見簾內隱隱躍躍,那香氣一陣陣飛透出來,知道是三位小姐在內看他三人吟詠,他三人一發添了許多詩興。酒過三巡,華刺史便向袖中取出那三張錦箋,捏在手中,向張澄江、顧躍仙二人說道:「老夫放肆了,拈有三個題目在此,連青岩舍內侄也要請到一二。」蔣青岩笑道:「如此方見姑父公道。」華刺史道:「老夫還有一說,舍下有一義女,善彈琵琶,于今老夫着他在簾內,待三位題目到手,令他彈一曲來陪,如曲終而詩不就者聽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