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2 頁


此時日已過午,三人俯仰四顧,只見天無片雲,空翠欲滴,青山萬疊,古木千章,真有振衣千仞崗,躍足萬里流之勢。這韜光頂上,還有一件大觀,顧躍仙用手指着,向蔣青岩、張澄江二人道:「二位兄長
作者:待考 / 頁數:(2 / 43)

此時日已過午,三人俯仰四顧,只見天無片雲,空翠欲滴,青山萬疊,古木千章,真有振衣千仞崗,躍足萬里流之勢。這韜光頂上,還有一件大觀,顧躍仙用手指着,向蔣青岩、張澄江二人道:「二位兄長,你看那綠況況的是湖,黃滾滾的是江,白茫茫的是海,那江湖之間,人煙攘攘的一個大圈子便是杭城,真好大觀也。」蔣青岩和張澄江二人看了一會,都道:「壯哉,壯哉,如此好光景,須各賦一詩,庶不負此游。若默然而歸,豈不令山靈笑人乎!」顧躍仙便向蔣青岩道:「今日吾兄是主人,就請吾兄限韻。」

蔣青岩道:「眼前光景佳甚,若限韻拘體,便受其縛。這都是近日那些讀日記故事的詩,與山人詞客出醜的圈子,我們還是任情縱筆為妙。」張澄江、顧躍仙都道:「此論最是。」蔣青岩便分咐家人將樽前一個罰杯、滿篩一盅熱酒,向張澄江和顧躍仙道:「如此清寒而詩不成者,罰跪飲三大杯。」
說罷,三人或仰面、或俯視,或舉杯不語。不半晌,蔣青岩喚伴雲取隨身紙筆過來。那伴雲忙去捧過一個拜盒,安在氈上,取出端硯紫穎、古墨名箋,擺得停停噹噹。蔣青岩不慌不忙,展開箋紙,提起筆來,寫上一首詩,道:
春光攜手上韜光,仰看虛空俯大荒。時尚書屋
半句西湖沉翠黛,無邊東海浴扶桑。時尚書屋
人煙城郭團團裡,江水魚龍淼淼長。時尚書屋
多少興亡多少恨,一杯同與弔斜陽。時尚書屋
蔣青岩寫罷,隨即便是顧躍仙接過筆去,寫詩一首,道:
絶頂天風細,低頭海氣浮。時尚書屋
江聲流日夜,湖水歷春秋。時尚書屋
共此一樽酒,真同萬里游。時尚書屋
杭城剛片土,彷彿系孤舟。時尚書屋

顧躍仙剛剛寫完,張澄江的詩也做完了,提筆寫來一首絶句,道:
江流一綫海茫茫,潮水西來落日黃。時尚書屋
報道湖中歌舞歇,幾多車馬入錢塘。時尚書屋
三人題罷,一齊拿到樽前,大家輪看,互相讚賞。蔣青岩命伴雲試那杯中,酒氣尚溫,笑道:「我輩恨不與曹家郎同時,令彼七步獨得千古。」三人大笑。張澄江道:「只小弟這二十八字,太討便宜了。」
顧躍仙道:「不朽之句,正不在多。」三人又痛飲了一回,然後攜手下山,仍從靈隱舊路而回。時尚書屋
剛到山門,只見一個小沙彌前來迎住道:「老和尚知三位居士今日在山上,美酒佳餚,十分醉飽;又各有題詠,未免勞神,備有苦茗一壺,替三位居士解渴消煩,遣小僧在此迎候,請到方丈一敘。」蔣青岩聞言,向張澄江和顧躍仙笑道:「那自觀和尚,想亦是趣人,我們同進去會會如何?」張澄江和顧躍仙依言,一齊同了那沙彌來到方丈門首。那小沙彌先進去啟過那自觀和尚,然後蔣青岩等三人方纔同進方丈。且看那和尚,怎生模樣:
褊袒右肩,雙瞳如電。鬚眉似雪,穩坐蒲團。棱棱頭骨如拳,隱隱毫光滿面。若非羅漢重生,定是菩薩出現。時尚書屋
蔣青岩、張澄江、顧躍仙齊向自觀和尚作禮。自觀和尚立起身來,打了一問訊,笑嘻嘻道:「居士們好瀟灑也,老僧備下一瓶苦茶,要與三位居士潤潤詩腸,清清醉眼。」分咐沙彌篩了三盅茶,送到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手中。三人吃罷,都覺口舌生香,眼清神爽,將先前的酒氣,都消歸大海中去了。時尚書屋
自觀和尚問他三人的出處行藏,張澄江和顧躍仙兩人大略說了幾句,只有蔣青岩長嘆不語。自觀和尚笑道:「居士心中,敢是有甚不足處麼,老僧已看破多時了。居士豈不知那龍逢、比干,一堆荒草;伯夷、叔齊,兩個餓夫。便是那秦皇、漢武,至今又是幾度興亡了!這段公案,且須放過一邊。時尚書屋
于今老僧有個商量,卻非老僧杜撰,本是三位居士的前數。老僧寫得明白,封在此間,三位居士帶回去,細細觀看。此後前半段的事件都在上面,後半段卻由得居士們自家主張了。」說罷,自觀和尚便向袖中取出一個封兒,封得十分堅固,遞與蔣青岩收了。時尚書屋
蔣青岩見自觀和尚語言不凡,相貌奇異,料其中必有緣故,也不好當面拆開,三人作謝而別。小沙彌送他三人到方丈門外,拱手道:「小僧不及遠送了,封內事,居士們須要及早求謀,休孤負了老僧這段婆心。」三人唯唯而別。時尚書屋
此時日已西沉,蔣青岩等三人,因那封兒,都懷了一肚猜疑,要拆開觀看。又因途中不便,只得上轎回家。到了家中,已是上燈時候了。蔣青岩也不待吃茶,忙忙分咐上出燈來,取出封兒,同張澄江、顧躍仙等開拆。時尚書屋
拆了兩層紙,裡面才出一個柬帖兒來。蔣青岩取出那帖兒看時,上面卻是一首四言八句的詩。那詩道:
三鳳東飛,皆得其凰。時尚書屋
惡風吹水,散我鴛行。時尚書屋
奮身而前,頭角廟廊。時尚書屋
破鏡重圓,明月輝光。時尚書屋
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都理會不出。蔣青岩道:「這頭兩句,象是你我婚姻之事,東飛是要我們東去,後六句卻難解說。」張澄江道:「小弟數日內正要拉兩兄同渡錢塘,共游浙東,訪山陰之盛。今日看來,正和了這個『東』字,何不明日即便起身,試走一遭,兄意如何?」蔣青岩和顧躍仙都喜道:「弟輩亦有此興久矣,倘得吾兄相攜,誠為快事。時尚書屋
明早便去束裝,午間便渡江,如何?」三人商議已定,蔣青岩分咐家中,安排酒餚,送在湖船上看月。正說間,烏雲陡起,雷雨交作。蔣青岩向張澄江、顧躍仙嘆道:「天道莫測,即一飲一酌,皆不可預定。古人云行樂當及時,此語良可念哉!」張澄江和顧躍仙兩人都為之浩嘆。時尚書屋
蔣青岩便將酒席擺在廳上,三人同飲。飲至二鼓,三人同榻而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