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4 頁


」小姐接到手中,細細觀看,說道:「果然這樣蝶兒,從來罕有。你卻不該撲散了他的伴侶,他一片愛花情佳,尋春至此,只該聽他在花間飛舞,點綴春光,撲他則甚?」那綠衣女子在旁說道:「小姐這篇
作者:待考 / 頁數:(4 / 43)

」小姐接到手中,細細觀看,說道:「果然這樣蝶兒,從來罕有。你卻不該撲散了他的伴侶,他一片愛花情佳,尋春至此,只該聽他在花間飛舞,點綴春光,撲他則甚?」那綠衣女子在旁說道:「小姐這篇議論,真可謂現身說法,這蝶兒也須點下。」小姐微微笑了一笑道:「韓香姐,你可將這蝶兒,到那百花深處放了,令言早去尋群逐隊,莫耽誤了他的良辰。」綠衣女子隨即接到手中,輕移蓮步,走到一株碧桃花上,抬起頭來,正待放那蝶兒,忽然到退幾步,口中道:「呀!你是甚人,因何到我內宅來?」那青衣女子在後面聽得,連忙跑來觀看。時尚書屋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華柔玉命題親考試 蔣青岩出像擬嬌嬈
詞曰[
春如此,蝶也要尋儔侶。勾引書生來不去,自奈才曠世。拈得陰陽西字,就看湖山考試。多少溫柔難比喻,歸來閒自擬。時尚書屋

右調《謁金門》

話說那綠衣女子,因去放那蝶兒,恰好與蔣青岩撞個滿懷。蔣青岩躲閃不及,正要上前見禮,只見那個青衣女子跑將來,一眼看見蔣青岩,高聲叫道:「小姐,小姐,一個戴巾的賊!」那綠衣女子道:「且莫高聲,待我們問他一個來歷,再喚院子拿他,也不為遲。」蔣青岩聞言,知這綠衣女子是個在行的,便大搖大擺走上前來。正要向那綠衣女子作揖,不料那小姐聽得園中有賊,也走到過那太湖石邊來了,見蔣青岩走出來,一時不及迴避,忙將手中的扇兒,遮住了那吹得通、彈得破的嬌臉兒。時尚書屋
這蔣青岩便大着膽上前,向那小姐深深一個肥諾,道:「小生一時誤入桃源,驚動仙娥,望乞恕罪。」小姐欲退不能,只得站住,向那綠衣女子道:「韓姐,你可問那生姓甚名誰,何處人氏,為甚大膽撞入我內宅,是何人領他進來,問個明白,喚院子來,扭他去見老夫人,以便送官究治。」蔣青岩聞言,也不待他來問,竟將手一拱道:「小生姓蔣名岩,字青岩,家住西子湖邊,因慕浙東山水之盛,同了兩個知己,一路尋春到苧蘿山下,訪西子故居,求浣紗遺址。早間偶爾閒行,看見一群蝶兒可愛,因跟定那群蝶兒走來,不料那蝶兒竟飛入尊園,小生亦信步相隨至此,非敢冒犯妝台。時尚書屋

小姐若要帶小生去見老夫人,須帶那群蝶兒同去。」那綠衣女子不覺失笑道:「痴秀才,那蝶兒是無知之物,不過聞得花香,尋花至此。你是個讀書之人,豈不知內外,怎敢擅自到此?」蔣青岩道:「小娘子差矣,那無知的蝶兒尚曉得尋花,我蔣青岩難道反不會尋花麼?且適間聞得小姐憐那蝶兒失了伴侶,已令小娘子放入花叢,難道我蔣青岩這等一個曠世才子,獨不蒙小姐之憐乎?」那綠衣女子道:「那秀才,你休出大言,怎見得你便是個曠世的才子?俺小姐也是一個女中蘇、李哩。」蔣青岩道:「如此,小生失敬了。」
綠衣女子向小姐道:「小姐,那秀才象是個書獃子,望小姐饒了他的罪名,放他出去吧。」
卻說那小姐,這一會在扇兒旁邊偷看,見蔣青岩風流俶儻,神清品俊,心中暗暗稱羡道:「世間有這等男子,豈非神仙中人乎!」更聽得蔣青岩以才子自任,又想道:「這生如此人品,料非白丁俗子,待我試他一試。」因向那綠衣女子道:「我聞那生適纔自稱才子,不知可會吟詩?」蔣青岩連聲答應道:「頗來得,頗來得,請小姐命題限韻。」那小姐又向綠衣女子道:「便將我適間放蝶為題,此時日將西墜,便用西字為韻,立刻要七言律詩一首。做得出時,放他出去,做不出時,便是個假斯文,即便扭去見老夫人。」
蔣青岩聞言,笑了一笑,望着小姐一揖道:「小生領題了,只恐取笑大方。」蔣青岩此時要顯他的手段真個神速,不上一盅茶時,便道詩已成了,借紙筆過來。只見那青衣女子,早已捧得文房四寶來到。綠衣女子叫他安在石上,讓蔣青岩書寫。時尚書屋
蔣青岩看那文房四寶,件件精良,只那筆尖兒上,還做口脂香哩。蔣青岩將一張錦箋拂開,提起筆來,恍如雲龍躍海之勢,一揮而就。小姐和綠衣女子在背後看了,都暗暗驚羡。蔣青岩放了筆,將詩箋高高捧了,走到小姐跟前,雙手呈上道:「小生偶爾狂言,幾被小姐考殺。時尚書屋
于今胡亂寫完,望小姐改正。」那旁邊青衣女子,忙來接上去,遞與小姐。小姐展開一看,那詩道:
作隊尋春畫閣西,舞衣新剪學深閨。時尚書屋
侍兒豈為傷春惱,團扇生教失伴啼。時尚書屋
何幸掌中憐只影,重會花底覓雙棲。時尚書屋
慈悲金屋人難到,從此天台路不迷。時尚書屋
小姐看了這詩,不覺驚倒,悄悄向綠衣女子道:「好詩,好詩,真個字字珠玉,筆筆龍蛇,自負高才,良非虛語。此生料不是鼠竊狗偷之輩,放他去吧。」綠衣女子道:「小姐見得極是,我看那生,人物風流,才情高曠,世間哪有這等賊子?只可惜是個男子,若是個女人,豈不做得小姐的一個對手。于今趁早放他回去,恐怕院子們來撞見,將他凌辱。」
說罷,向蔣青岩道:「那秀才,俺小姐見你的詩好,念你是個斯文人,不拿你去見老夫人,着你速速回去,不得再來。」蔣青岩聞言,遂向小姐深深一揖,謝道:「小生下里巴音,蒙小姐重嘉,庶覺惶恐,敢求小姐尊作一觀。」綠衣女子道:「俺小姐的著作,從來不肯示人,你休得只管胡纏。」青衣女子在旁道:「要看便與他看看,也嚇他一嚇;莫讓他說嘴。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