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5 頁


」便將手中團扇向蔣青岩面前一擲,道:「這扇上面,便是小姐的佳作。你快快看了。」蔣青岩連忙拾起那扇兒,細細觀看,原來就是一首詠這團扇的五言古詩。那詩道:團扇復團扇,莫近秋風面。
作者:待考 / 頁數:(5 / 43)

」便將手中團扇向蔣青岩面前一擲,道:「這扇上面,便是小姐的佳作。你快快看了。」蔣青岩連忙拾起那扇兒,細細觀看,原來就是一首詠這團扇的五言古詩。那詩道:

團扇復團扇,莫近秋風面。時尚書屋
秋風動拋擲,眼見蛛絲亂。時尚書屋
懷古憶班姬,良時易遷換。時尚書屋
譬如明月光,三五難常見。時尚書屋
蔣青岩看了一遍,將那團扇端端正正放在太湖石上,把衣冠整了一整,恭恭敬敬向那團扇拜了四拜,說道:「奇才,奇才,直可與曹大家、蔡文姬並駕爭光,真令小生愧死矣。」正說話,忽聽得樹林影裡有人走動,把小姐和那兩個女子都嚇痴了,忙忙兩步做一步,走將進去,將門兒閉了。正是:
閉門不管窗前月,分咐梅花自主張。時尚書屋

蔣青岩也驚得戰抖抖的,躲向一個石洞裏邊去坐著。聽了半晌,不見有人來,只見一個白貓兒,銜了一尾金魚,後面一個黑貓兒趕來爭奪,卻非人走。蔣青岩方纔心定,閃出身來,將那門兒一望,正閉得緊緊的,裡面悄無人聲,心下十分惆悵。欲待去敲那門兒,又恐怕惹出事來;欲待回去,又覺難捨。時尚書屋
獨自一個立在那門外,自言自語道:「世間有這等標緻女子,我蔣青岩這日好佳遇也。那小姐幾番在扇兒旁邊將我偷覷,十分垂盼於我;便是那兩個女子,也都是妙人。我想那自觀和尚之言,莫非就是此處?若在此處,便不該有這番驚阻了。」又轉想道:「差矣,差矣!世間哪得有一見便成的事,從來佳人才子,要得成就姻緣,也不知費多少精神,耽幾多歲月。時尚書屋
況我今日,也可謂受用了,只恨不曾問得他的姓名。我于今再等一等他,怕那兩個女伴再出來之時,待我問他一個詳細。」正痴疑間,只聽得牆頭上有人低低說道:「蔣秀才,蔣秀才,老夫人來了,你可速速回去。」蔣青岩抬起頭來,到不見人。時尚書屋
蔣青岩心荒,只得長嘆一聲,尋路而回。剛起不止三五步,忽然住了腳,看見那蒼苔之上,有三雙小腳印。蔣青岩認得他三人先時站的方向,忙忙低下頭去,伏在小姐那雙小腳印上,聞了又聞,嗅了又嗅,低低說道:「僚的小姐好香也,我蔣青岩不知幾時才得親手捏一捏兒。」
留連半晌,抬起頭來,見日已西沉,匆匆走出園來,忘了來時的舊路。正在左右顧盼之間,剛剛遇著一個白頭老翁,倚杖而來。蔣青岩上前迎住,拱手問道:「老丈,這裡到苧蘿山,從哪一條路去?」那老翁用杖指着道:「一直西去,過了五個山崗,便是苧蘿山了,老夫也有一半路同行。」蔣青岩聞言甚喜,讓老翁前行,自己隨後,一面行一面問那老翁道:「方纔那個後桃源,是誰家的園子?」那老翁道:「秀才,你原來不知,這便是陳朝湖州刺史華中葵老先生的隱居。時尚書屋
他因陳亡不肯仕隋,造這所園子,隱居于此,十餘年不入城市了,半月前約了敝山兩個老友,同去游雁蕩去了。」蔣青岩聞言,大驚道:「原來就是我中葵姑父,我幼時聞得先人常說他襟懷曠達,雖少年青紫,絶不矜誇。自陳亡之後,杳無消耗,誰知隱居在此。」心中十分歡喜,想道:「方纔那女子不是我表妹,便是他的妹子,我不免再問那老翁一問。」
說道:「如此看來,那華老先生真是一個高人了,可知他有幾個兒子?」那老翁道:「問起這件事來,真個天道無知。那華老先生為人極其仁厚,他夫婦今年是望六的年紀,房中也有幾個姬妾侍兒,都不生育,竟做了伯道無兒。且喜中郎有女,夫人蔣氏,一連生了三個女兒,長的名喚柔玉,第2掌珠,第3步蓮。聞得這三個女兒,都是天姿絶世,才學驚人的,大女兒柔玉,又是這三人中的白眉,才色更勝。時尚書屋
那華老先生愛之如寶,誓要選天下三個絶頂的才子,方纔嫁他,因此尚未許人。」蔣青岩聞言,喜得心花都開了,想道:「方纔我撞見的,定是柔玉小姐了,怎麼就有三個!那自觀和尚的詩,頭兩句有些影響了。且世上除了我蔣青岩、張澄江、顧躍仙三人的才品,哪裡還尋得第4個出來。若明日見了姑父姑母,管教送上門來。」
正說話間,那老翁拱手道:「老夫從此南去,秀才可望西走,再過兩個山崗,便是苧蘿山了。」蔣青岩拱手作謝,別了老翁。時尚書屋
此時正是三月十五日,日已西沉,月明如晝。蔣青岩趁着月光,找到下處,張澄江和顧躍仙見了,忙來接住道:「青岩兄,你在何處去了?這一日小弟二人差人四處尋覓,恐怕這山中有虎狼,十分耽心。」蔣青岩笑盈盈道:「虎狼到沒有,卻有蟬娟。」張、顧二人聞言笑道:「青岩兄欺我,如此深山,那得有甚婢娟?」蔣青岩道:「兩兄曾聞西子、王嬙,生在哪個城市中的?且待小弟坐定了,想象一想象,再述與兩兄知道便了。」
張澄江、顧躍仙都道蔣青岩與他取笑,不料蔣青岩坐在一邊,將眼睛閉了一回,又開了一回。那伴雲捧過晚飯來,他也不吃,口中自言自語道:「好一群蝶兒呀,好一灣桃花流水也,敢是天台麼!這座橋兒好生幫襯,你看丹樓畫閣,綉幕珠簾,敢是金屋瑤台麼!呀!仙女來也。怎麼生得這般嬌媚?莫不是杜蘭香、董雙成!我蔣青岩的魂靈兒飛到焰摩天去了。」張澄江和顧躍仙二人看了大驚,只疑蔣青岩在山中遇了鬼魅,害了瘋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