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6 頁


二人忙走上前,向蔣青岩道:「青岩兄,你平日極老成的,怎麼今日做出這樣舉止來,敢是遇了甚麼妖術客麼?放正經些,去睡吧。」蔣青岩道:「兩兄你去坐在一邊,待我想象完了,與兩兄細講,只怕兩
作者:待考 / 頁數:(6 / 43)

二人忙走上前,向蔣青岩道:「青岩兄,你平日極老成的,怎麼今日做出這樣舉止來,敢是遇了甚麼妖術客麼?放正經些,去睡吧。」蔣青岩道:「兩兄你去坐在一邊,待我想象完了,與兩兄細講,只怕兩兄聽見,比我還要想得狠哩。」張、顧二人聽得蔣青岩的語言清醒,料是有些緣故,只索走過一邊,看他做作。蔣青岩立起身來,抖抖衣服,深深一揖道:「小姐拜揖!」又一揖道:「小娘子見禮!好難題目,竟得遇了我蔣青岩是個不怕難題的,若是別人,怎生是了。」

說罷,將自己做的放蝶詩吟了一遍,道:「承讚了。」隨後又將那華小姐的團扇詩,朗吟一遍,道:「仙才,仙才,我不如也。你看那小姐在扇兒底下,覷着小生哩,好一雙俊眼,小生怎生消受得起。」又忽然將手中的一條汗巾幾,連打幾下,道:「你這孽障,我只道是人,原來是你,將我嚇了這一驚。時尚書屋
呀!怎生將門兒緊緊閉上了,呀!老夫人來也。你看這兩鈎鈎腳印兒,香氣襲人,便值一萬兩黃金。」說罷,向張澄江和顧躍仙道:「兩兄,適纔小弟想象得這種情事,可好麼?」張、顧二人道:「好則好甚,只恐世間無此佳遇。聽吾兄說來,則除非是桃源、洛水,若道是人間有的,小弟們終不敢盡信。」
蔣青岩道:「兩兄不信麼?請靜坐一邊,聽小弟細呈始末。」蔣青岩便將這段佳遇,直從跟尋群蝶兒去,及後來同那老翁轉來,一字不遺,向張澄江、顧躍仙說了,道:「這等情事,豈非登仙!」張、顧二人聽了,不覺拍案大叫道:「奇哉!怪事,怎生我們今日便沒緣法!且又恭喜吾兄遇了骨肉,吾兄須急急去拜認令姑母,那位小姐,將來一定屬吾兄了。」蔣青岩道:「依小弟看來,那自觀和尚的詩頭兩句,將來有些光景。」顧躍仙道:“正是,正是。時尚書屋
恰檬僑•渙畋礱茫中〉苊俏藪爍6•!苯•
第3回
 認姑娘中堂感舊 因表侄東院留賓

詞曰[
綠楊芳草山中路,訪舊尋親去。相逢執手語興亡,惟有昔年雙燕語雕樑。憐才特地留將住,可是姻緣處。軒名三鳳驗僧言,拼着時光耽擱不空還。時尚書屋

右調《虞美人》

話說蔣青岩坐了轎子,不一會到了華宅大門首。那華宅的大門,是朝南開的,門外一帶竹籬高樹,進了竹籬,才是正經牆門,只見大門緊閉,門上寫着一付對聯道:
避人如處子,不死愧忠臣。時尚書屋
蔣青岩下了轎子,一個老院子拿着名帖,一個院子上前打門。打了半晌,方纔走出一個白頭院子來,開了門,看見蔣青岩主僕多人,那院子問道:「相公是哪裡來的?家老爺抱病多年,隱居山中,久不接見尊客,半月前往雁蕩山養病去了,不敢領帖。」說罷,就要關門。蔣青岩道:「你且住了,我不是外客,我便是你家蔣舅老爺的大相公,多年不知姑老爺、姑奶奶的消息,今日訪問至此,決要一見。時尚書屋
若姑老爺公出,便見姑奶奶,你可進去稟知。」那院子聽了,驚訝道:「原來是舅老爺的公子,請到廳堂坐了,待小人進去傳稟。」蔣青岩便走到廳上坐了。那老院子忙走到中門邊,那中門都是落鎖的,院子擊了一聲雲板,裡面方纔走出一個老婢來,問道:「有甚說話?」那院子道:「你可去稟知老夫人,說蔣家舅老爺的公子在外候見夫人,有拜老爺的名帖在此,你帶進去與夫人看。」
那老婢聞言,連忙走將進去。不半晌,又同了三四個丫頭、養娘,一齊出來,將鑰匙開了門,向那老院子道:「快請蔣官人到內堂相見,老夫人專等。」那白頭院子忙跑出來,向蔣青岩道:「官人,老夫人有請。」蔣青岩化整衣冠,恭恭敬敬走將進去,伴雲捧了禮物相隨,眾丫頭、養娘依舊將門掩了。時尚書屋
蔣青岩將到中堂,華夫人走近前來,一手攙住道:「侄兒,我與你一別十有六年,怎生便這等長成,敢不記得我做姑娘的了?」蔣青岩且不回言,納頭便拜,道:「久違姑母大人尊範,負罪良多,今得相見,喜出望外。」華夫人再三將蔣青岩扯起,蔣青岩隨將禮單呈上。華夫人道:「你我至親。何須行這套禮,留待你姑父回來壁謝吧。」
將禮單遞與手下丫頭收過,然後讓蔣青岩坐了。蔣青岩看華夫人,雖然年紀望六,卻還十分清健,因想起自己的父母,不覺慘然。華夫人問及哥嫂,聞得已經亡過多年,十分傷痛。茶過三巡,姑侄兩人各將亡國以來十五六年中的行藏出處說了一遍,彼此嘆息一回。時尚書屋
蔣青岩故意問道:「十六年來,不知姑娘曾生過幾位表弟?」華夫人聞言,不覺長嘆一聲道:「侄兒,你休題這話。你姑父生平無甚過惡,不料上天竟不肯與他一個後代,僅生得三個妹子。」蔣青岩道:「原來如此。既有三位妹子,何不請出來相見!」華夫人道:「他少不得出來拜見哥哥,只怕梳洗尚未完哩。」
當下分咐手下一個丫頭道:「你去看三位小姐梳洗完備未曾,道蔣官人在此,請三位小姐出來相見。」丫頭領命去了,華夫人即分咐廚下收拾酒飯。不一會,那丫頭回覆道:「三位小姐都曉得了,待梳洗完備,同來拜見。」這蔣青岩聽得,滿心歡喜,單候相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