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8 頁


不一會,將紗、扇取到。華刺史忙將詩扇展開觀看,那詩道:國亡中表散他鄉,滿目春山惹恨長。君父大恩俱草草,親朋高誼久茫茫。人情共望劉文叔,丘壑深藏張子房。今日登堂須細認
作者:待考 / 頁數:(8 / 43)

不一會,將紗、扇取到。華刺史忙將詩扇展開觀看,那詩道:

國亡中表散他鄉,滿目春山惹恨長。時尚書屋
君父大恩俱草草,親朋高誼久茫茫。時尚書屋
人情共望劉文叔,丘壑深藏張子房。時尚書屋
今日登堂須細認,兒時相見恐相忘。時尚書屋
華刺史看罷,稱讚道:「淋漓感慨,令我悲恨交集。郎君品既超群,才復絶世,只可惜生非其時,雖然郎君年方弱冠,異日定是黃金台上人,只恨老夫不及見矣。」
三人深談忘倦,廚下人來稟道:「酒席齊備,不知是擺在園中,還是內宅?」華刺史道:「就在這內堂罷。」蔣青岩道:「既有盛席,又有名園,何不攜去一遊?」華刺史道:「荒園久未灑掃,遲日再當奉屈。」說罷,眾丫頭、婢子一齊走來,抬過兩張桌子,六張坐位。華刺史分咐眾丫頭、婢子道:「蔣官人是至親,此後家中大小,都不須迴避。」

此時眾待妾們都立在屏後,不好出來,聽得這一句話,大家一齊走到左右立了,都偷眼去看蔣青岩,連韓香也出來看了幾次。此時蔣青岩身在紅粉叢中,真個健脾,只望那三位小姐到來,他拚了痛飲。不一時酒到,華夫人着婢子去請三位小姐。那婢子去了半晌,走來向華夫人耳邊暗暗說了幾句,華夫人笑道:「我曉得他三人,從不飲酒的,不來也罷。」
蔣青岩聞言,把十分高興減去九分。華刺史起身安了席,三人坐下,侍妾們篩上酒來。飲過數巡,蔣青岩漸覺精神睏倦,又見日已西斜,再飲數杯,便起身告別。華刺史道:「老夫到不曾奉問,難道郎君的行李,不曾帶得舍間來麼?」蔣青岩道:「小侄來時,有兩個相契的朋友,要同小侄來遊覽山水,行李同在一處,因此尚未攜來。時尚書屋
待小侄今夜回去與那兩個朋友說了,明日搬過來吧。」華刺史道:「既是郎君的朋友,何不同到舍下盤桓幾時,也帶挈老夫開開笑口。」蔣青岩道:「那兩個朋友,今日也要來進謁,因恐姑父謝客,所以遲疑未至。姑父若肯推愛,須寫兩個名帖,着一人同小侄去請他。時尚書屋
他兩人一個姓張,是張吏部之子,名平,字澄江;一個姓顧,是顧司徒之子,名成龍,字躍仙,都是高才妙品,少年意氣之人。」華刺史道:「既然是高才年少的人,老夫一發要會了。」急忙傳進一個院子來,分咐快去寫兩個「眷弟」的名帖,同蔣官人到下處,去請那張、顧二位相公,明日同搬行李到宅裡來下。院子領命,去將名帖寫了,在外伺候。時尚書屋
華刺史攜了蔣青岩的手,送到大門外,蔣青岩作別而去。一路上想那三位小姐不出來陪他飲酒,甚不快意。又轉想道:「他是女孩兒家,從不曾見生客,我雖至親,卻是初會,便不出來,也難怪他。于今姑父既約我到他宅中去住,後面日子正長,俗語道:『日近日親,自然漸漸親熟。時尚書屋
我看姑父、姑母待我的意思甚好,十分愛我,將來若得個人兒從中說合,待我與柔玉小姐成就百年之好,我蔣青岩情願拜他八拜。』又想道:『不難,不難。姑父和柔玉妹子,都是擅風雅、有眼目的人,只須我做些詩文,驚他一驚,他自然會着我的道兒。』」
說時遲,走時快,那轎子早已到下處了。張澄江和顧躍仙一齊接住,問他認親的事如何。蔣青岩歡天喜地,細細向兩人說知,又道:「家姑父聞兩兄在此,囑小弟致意,道他多年不出門拜謁,差院子敬持名帖,前來叩請,約兩兄明早同小弟移行李到他宅上,盤桓幾時,一同回去。」那華家的院子,忙將名帖呈上。時尚書屋
張澄江和顧躍仙同向蔣青岩道:「令姑父小弟們素未蒙面,何敢唐突取擾?」蔣青岩道:「兩兄與小弟情同骨肉,吾親即若親,況小弟已替兩兄道意了,去有何妨!」張、顧二人都因有那自觀和尚的詩在心頭,巴不得同去,及聞蔣青岩之言,忙忙轉口道:「即是長者見愛,何敢固辭,明早同行便了。」當下向華家的院子道:「多拜上你老爺,我們明早和蔣相公同來便了。」那院子領了回話去了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同吃了夜飯,張澄江低低問蔣青岩道:「吾兄今日見那兩位小令妹,生得如何?」蔣青岩道:「皆絶代人也。」顧躍仙聞言笑道:「若此處無甚光景,回去拿住自觀和尚,打碎他的禿骷髏。」彼此談至二鼓,方纔就寢。次早起來,收拾行李,張、顧二人各寫一個「眷晚生」的拜帖並禮單,分咐院子叫了腳伕挑擔行李,他三個主人,也不乘轎,一路攜手而行。時尚書屋
一路上的人,見了他三人,都道是仙人下降。行了一會,到了華宅門首,華家的院子先去通報,華刺史整衣出迎。走進大廳,敘禮已畢,張、顧二人呈上禮單,華刺史接過,遞與院子,叫寫兩個壁謝帖,然後看坐。張澄江首坐,顧躍仙次之,蔣青岩又次之,華刺史北面相陪。時尚書屋
茶過三巡,華刺史道:「昨聞舍內侄道兩兄才品門第,急欲一晤,且是舊日通家,不知兩位令尊人健飯麼?」張、顧二人一齊打恭道:「先君去世多年了。」華刺史嘆道:「國亡世亂,故歸親朋凋零殆盡,令人可悲可俱。兩兄如此英年妙品,指日定成大器,老夫何幸,得觀芝宇!」張、顧二人齊聲道:「後生失學,今幸因青岩兄之緣,得拜階下,惟老先生進而教之。」四人敘了半晌,華刺史細看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渾如三坐玉山,朗然而照映,暗暗稱羡道:「不意世間有此等俊人。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