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蝴蝶媒 第 9 頁


」當下分咐將他三家的行李,安在東邊書院裡。又喚過一切院子、書僮來,分咐道:「蔣官人是至親,張相公、顧相公是尊客,你們都要敬謹,不得放肆。」又派了一個書僮、三個院子,輪班在書院中傳遞
作者:待考 / 頁數:(9 / 43)

」當下分咐將他三家的行李,安在東邊書院裡。又喚過一切院子、書僮來,分咐道:「蔣官人是至親,張相公、顧相公是尊客,你們都要敬謹,不得放肆。」又派了一個書僮、三個院子,輪班在書院中傳遞茶水,聽候使喚,分咐完備,蔣青岩立起身來道:「小侄們也要到書院中走走。」華刺史即便相陪,前邊書僮引道,四人一齊走過了天井,進了東邊一個竹門,行過兩條竹徑,才到書院。時尚書屋

只見書院中門徑曲折,地下灑掃得一塵不染,中庭兩邊,種有十來多株大桐樹,此時正是深春,那桐葉新發,把紙窗兒都映得碧綠。窗前的芍藥初開,香風滿院,那幾榻之精,書畫之富,不可言盡。怎見得,有詞為證:
階下梧桐滴翠,床前芍藥流香,牙籤萬軸擁胡床,幾榻爐瓶雪亮。隔樹鶯聲宛轉,啣泥燕語匆忙。文房四寶最精良,卿相神仙不讓。時尚書屋

右調《西江月》

蔣青岩和張澄江、顧躍仙三人看了,都道是高人之居,與眾不同。再到後面,又有一個亭子,四圍修竹,亭面臨水,亭上釘了一個扁,寫着「棲鳳軒」三個大字。蔣青岩和張、顧三人見了,暗暗着一驚,道:「三鳳之說應矣。」三人相視而喜,華刺史看見,只道他三人愛這亭子,便分咐院子移坐具到亭上坐談。時尚書屋
少頃飯到,吃飯後,蔣青岩又進去候過華夫人,出來閒話,書僮在旁焚香煮茗。他少長四人,談今論古,暢敘幽懷。華刺史見他三人口似懸河,腹如武庫,心中驚羡非常,當夜盛席相款,又下了請啟,請明日遊園。蔣青岩心中甚喜,暗暗打算明日到園中,偷空去尋前日的舊事,酒散後,一夜睡不着。時尚書屋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樓下潛身聽私語 燈前遣悶譜琵琶
詞曰[

花影疏疏人悄悄,畫樓燈火輝煌。院門偷啟探嬌娘。關心無限意,私語對韓香。多少新愁驅不去,琵琶幾代興亡。時尚書屋
後庭一曲更淒愴。贈詩題白練,絶伎許誰行。時尚書屋

右調《臨江仙》

話說蔣青岩見華刺史請他到園中游賞,一夜打算重尋舊事,並未闔眼。後日午問,華刺史親來約他三人同到園中,蔣青岩千方百計要脫個空兒,到小姐的妝樓下望望。怎奈華刺史到處相陪,再不得抽身,因口占一絶,道:
往事依稀在目前,百花深處有蟬娟。時尚書屋
重來不許劉郎見,綉幕珠簾盡悄然。時尚書屋
這日從上午上席,直飲到起更方散。從此華刺史日間陪他三人談笑,夜間陪着飲酒,樂此不疲。不料老人家的精神有限,一連數日,便累起一個勞碌病來,食少睡多,不能到外面相陪,凡事都是蔣青岩代勞。一日,蔣青岩想道:「我此來之意,專為那柔玉小姐,于今住已多日,終朝悶坐,沒得一個法兒,和那小姐一訴衷腸,大非本念。」
想來想去,全沒計較,因到那書院後面去閒步,見旁邊有一所高樓,蔣青岩便走上那高樓,推窗四望。只見這樓與那花園僅隔一牆,那柔玉小姐的妝樓,也隱隱在目中。蔣青岩見了,忙下樓來,到牆邊四下打看,見那西邊牆角頭,有一個門鎖在那裡。蔣青岩便尋着一個書僮問道:「既通後園,為甚麼卻鎖了?」書僮道:「因與內宅相通,故此閉鎖。」
蔣青岩聞言,口中不語,心下暗暗喜道:「有計了。」當夜將張澄江和顧躍仙兩人勸醉了,打發睡去,待眾書僮、院子都睡盡了,蔣青岩攜了自己衣箱上的兩根鑰匙,輕輕走到那後門邊去,套那門上的鎖。卻也作怪,這鑰匙就象原是這門上的一般,一套便開。蔣青岩喜不自勝,忙將那鎖兒虛鎖在門上,閃出後門,反手將門掩了。時尚書屋
只見門外昏黑如油,摸不着路徑,定睛半晌,望着燈光亮處,一步高,一步低,走上前來。打從廚房邊經過,聽得絳雪的聲音,蔣青岩住了腳,聽他說甚言語。那絳雪道:「快些,快些,小姐不吃夜飯,要湯淨手哩。」灶下一個老婢,忙起身來,舀了一盆湯,絳雪手拿了一個紙燈,出了灶房門,竟望南去。時尚書屋
蔣青岩撲着影兒,隨了他兩人轉過一帶雕欄,才是柔玉小姐的妝樓,裡面燈光閃的。蔣青岩不敢進去,閃在黑影裡立住,讓絳雪和那老婢先進去了,他才到門背後站着,望着絳雪忙忙將湯傾在一個銅盆裡,一面捧上樓去,那婢子自回廚房去了。蔣青岩聽著柔玉小姐在樓上淨了手,又聽得一個女子淨手,那女子的聲音卻是韓香,一邊淨手,一邊向柔玉小姐說道:「小姐,我昨夜替三位小姐得了一個佳夢。」柔玉小姐道:「是夢見我姊妹們做了官麼?」韓香道:「我夢見三位小姐,各跨了一隻綵鳳,齊齊飛向雲中。時尚書屋
我醒來細想,這夢甚佳,三位小姐指日定得佳婿。」柔玉小姐長嘆不語。韓香道:「前日我看那蔣家官人的人品,真個世上罕有,又且負大才,若三位小姐得婿如此,也便夠了。昨聞老爺說那同來的張、顧二人,也是風前玉樹哩。」
柔玉小姐住了半晌,說道:「老爺連日身體欠安,蔣家哥哥在此,不知早晚茶飯及時否?」韓香道:「夫人時刻查看,料無人敢怠慢他。只他年已二十,為甚不尋個佳偶,想多因眼高才大之故。」柔玉小姐聞言,低頭不語。時尚書屋
卻說蔣青岩自絳雪捧湯上樓之時,見那老婢已去,他便輕輕走上樓門暗處,側着身子兒站在一旁,將柔玉小姐和韓香兩人的說話,句句聽得明明白白。心中喜道:「不料小姐這般念我,那韓香也這等着意,於我真個難得。」再偷眼細看小姐房中,好生齊整。怎見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