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雷峰塔奇傳 第 12 頁


一夜,夫妻二人飲酒閒談,白氏笑對漢文道:「妾蒙官人寵愛眷戀,近來身子頗異,像有夢熊之意。」漢文見說大喜,道:「難得我妻懷孕,但願誕生男兒,以續許家宗桃。」說完,吃了夜飯,夫妻進房安
作者:清.玉花堂主人 / 頁數:(12 / 23)

一夜,夫妻二人飲酒閒談,白氏笑對漢文道:「妾蒙官人寵愛眷戀,近來身子頗異,像有夢熊之意。」漢文見說大喜,道:「難得我妻懷孕,但願誕生男兒,以續許家宗桃。」說完,吃了夜飯,夫妻進房安歇不表。時尚書屋

光陰茬苒,一日,偶值漢文生辰,家中不免開筵作賀,吳員外亦到。漢文因白氏有孕,心內歡喜,留住員外,將四件寶器排在廳堂,開了大門,同員外飲酒賞玩。過往的人看見,無不嘖嘖欣羡而覽。一傳兩,兩傳三,傳將出去,稱道許家好寶器。時尚書屋
總是漢文又該晦氣。這日,適值梁王的家人來到蘇州,在街坊上遊行巡緝,聽得人家紛紛盡道吳家巷許家好寶器,內中一個家人聽在耳朵內,叫聲:「兄弟,你們聽見麼,眾口同聲稱讚甚麼吳家巷許家好寶器。我們去到彼處查看,萬一是千歲庫內失脫的,亦未可知。」眾家人道:「有理。」
大家隨即來到吳家巷,在漢文門首張望,果然認得四件寶器,正是庫內失落的,遂一擁入去,一齊動手。時尚書屋
員外看見大驚,不知為甚麼事,自己沒命跑走回去了。眾家人不容分說,將漢文鎖項,收取寶器,拖扯出來。罵道:「千歲爺的寶貝,汝這死奴怎敢偷盜出來,害我們遍處跑走,汝這顆驢頭想難掛在項上了。」漢文驚得魂飛膽散,倉卒難辨,已被眾家人拿到蘇州府衙堂,擊起鼓來。時尚書屋
裡面府尊聽見,即刻傳令升堂,兩邊吆喝,陳爺升堂坐定。眾家人跪下稟道:「老爺,小的們是京裡梁千歲府內的家人,因前月千歲庫內失脫珊瑚樹、玉孩童、沉香麒麟、瑪瑙孔雀四件寶器,小的們奉千歲爺鈞命並文書,遍處緝拿。今日在吳家巷認出寶器,拿住臓賊,求老爺照律治罪。」說罷,遂將梁王的文書呈上。時尚書屋
陳爺見說,將文書拆看,勃然大怒,即命帶進偷寶賊人。眾家人答應一聲,將漢文帶進月台跪下,陳爺舉目一看,卻是醫生許漢文。心內驚疑,暗想:他是端正的人,焉能幹此勾當,內中必有緣故,等我問個明白。遂假作不認得,喝道:「漢子,你姓甚名誰?家住哪裡?幾時去偷取梁千歲四件寶器?同夥為誰?在本府堂上從實招認,免受刑罰。」
漢文訴道:「青天老爺,小人姓許名漢文,住吳家巷,娶妻白氏,使女小青。小人行醫守分,分毫不苟,因為祖師聖誕,歷年各醫輪當,俱要排設玩器。今年該值,小人苦無寶玩,幸妻白氏將岳父四件寶器取出排設。繼因今日家內有事,排列廳堂。時尚書屋
驀然,眾人擁入,將小人拿扯出來,說甚麼是梁王的寶器,妄指為盜,小人並不知情,求老爺鏡判。」陳爺道:「你妻是此處娶的麼?」漢文道:「不是。他是浙江杭州府錢塘縣人氏,在杭州與小人結婚後,因小人緣事到此,他來此處尋覓小人,浼媒成親的。」陳爺想道:此女行蹤可疑,我每夜觀天象,見有一股妖氣照耀此方,莫非應在此女身上亦未可知。時尚書屋

遂叫眾家人上前吩咐道:「你們且將這四件寶器先行打回,繳上千歲,此案內有委曲,待本府並拿伊妻白氏,審明定罪,另文申覆千歲。」遂取紋銀二十兩送眾家人作路費。眾家人跪下叩謝起來,帶了四件寶器,先回京城去了。時尚書屋
陳爺令將漢文暫行監禁,遂簽朱票差八名軍壯來拿白氏。這一去有分教:瀟湘路隔,兩地徒勞。要知後事,且看下文分解。時尚書屋
第7回
巧珍娘鎮江賣藥 痴漢文長街認妻
詩曰[
幾番辛苦為誰勞,錯認妖姿當翠蛾。時尚書屋
九轉靈丹施妙用,依然琴瑟共諧和。時尚書屋
話說小青那日在屏風後張見漢文被眾人拿扯出門,慌忙走進裡面報與白氏知道。白氏大驚,隨即掐指一算,叫聲:“不好!官人災難又到了。時尚書屋
小青,又是我們害了他。官人此去一定說出寶器是我與他的,官府必然會來拿我們,你快去打聽則個。”小青應諾,即駕雲來到府前,看見差人出府來拿,急轉回來。叫聲:「娘娘,果然差人要到了,快些設法要緊。」
白氏道:「我方寸已亂,無可設策,你將銀兩細軟收拾,暫避他們便了。」小青領命,進內收拾明白。時尚書屋
這裡軍壯到門,打將進來,二妖用了隱身法,同出門去了。軍壯入門,各處搜尋,俱撲個空,沓無人影,就將店內陶仁鎖掛帶回府來。到堂上跪下稟道:「小的們奉爺的鈞命,去拿白氏、小青二人,家裡各處搜獲,並無蹤跡,小的無奈,帶他店內一人來複命。」陳爺令帶進來,軍壯領命,將陶仁帶到丹墀跪下。時尚書屋
陳爺問道:「你叫甚麼名字?是許家何人?可曉得白氏與小青逃走何方?」陶仁叩頭道:「老爺,小的名喚陶仁,在許家店中相幫,小的只是料理店內,不知裡面的事,白氏與小青怎樣逃走,小人並不知情,求爺爺詳察。」陳爺道:「他們乃是妖怪,用法遁走,諒你怎能知道,這也難怪你的。本府如今放你回去,安頓生理去罷。」陶仁叩謝出府去了。時尚書屋
陳爺退堂來到花廳坐定,想道:這四件寶器,決是此妖盜來的,漢文被他所述,受累至此。我今若照律定罪,他性命難保,念他前日有救夫人之功,且系被妖所累,從輕發落,救他便了。時尚書屋
明日,陳爺升堂,監中取出漢文,令他近前說道:「汝被妖所害,受此重罪。本府差人去拿,妖已遠颺。律載:偷盜王府寶器,罪應擬斬。本府念你前日救病之功,憐你被妖所累之慘,從輕擬徒,免你刺字,發配鎮江。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