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雷峰塔奇傳 第 2 頁


不防這日卻值真武北極大帝朝拜天闕駕回武當仙山。在雲中,運開慧眼,忽見一股妖雲從西而來。大帝喝道:「何方孽畜,妄起妖雲!」白蛇見是大帝,驚得魂飛魄散,忙跪在雲頭開聲叫道:「小畜乃是青
作者:清.玉花堂主人 / 頁數:(2 / 23)

不防這日卻值真武北極大帝朝拜天闕駕回武當仙山。在雲中,運開慧眼,忽見一股妖雲從西而來。大帝喝道:「何方孽畜,妄起妖雲!」白蛇見是大帝,驚得魂飛魄散,忙跪在雲頭開聲叫道:「小畜乃是青城山清風洞白蛇精,修行一千八百年,並不敢毒害生靈一絲半粒。至今不能成正果,今要往南海求見觀音菩薩,叩問根緣。時尚書屋

不知聖帝駕臨,小畜有失迴避,死罪!死罪!」大帝微笑道:「你這孽畜,若果真心要往南海,須當發下誓願,吾方放汝過去。」白蛇遂即跪下發誓道:「小畜若有謊言,無去南海,異日必遭雷峰塔下壓身。」大帝見他發誓,令隨駕神將記明,駕回仙山。時尚書屋
白蛇見大帝已去,滿心歡喜,遂騰雲到了杭州,按落雲頭,要尋一幽僻的園院安身。這杭州乃天下最繁華的去處,王候第宅、名園古剎不計其數,而城東仇王府的花園更是名勝,台榭環雲,擬于上苑,因年久無人居住,是座空園。白蛇看見這園曠麗,心內大喜,隨即閃身進去。不料此園深邃得緊,內中已有一母青蛇精在醉春樓中作巢,此蛇亦修行有八百餘年,亦能飛騰變化。時尚書屋
那日,看見白蛇進來,忙出來阻住道:「何方妖怪,擅敢進吾花園來,不怕我的寶劍利害麼!」白蛇笑道:「小青不必逞能,細聽吾言:吾乃青城山清風洞白蛇洞主是也。因在洞中修道一千八百年,未能成卻正果,故此駕雲來游中華,尋訪仙道。今暫藉此間花園安身,且你我均是同氣,何必嗔怒。」青蛇聽罷,喝道:「此間乃我的仙府,你系方外野怪,何敢恃強占我花園。時尚書屋
你若有法力,敢共我鬥上三合麼?」白蛇微笑道:「小青,你聽吾言,你要與我鬥法,我念你均系一體,亦不傷你性命,但賭法力,高者為主,卑者為婢,何如?」青蛇怒道:「你有多大本領,敢誇大言!」就將身邊一口寶劍掣起,望白蛇臉上砍來。白蛇不慌不忙,把腰間雙口寶劍拔起,劈面架住。鬥不上數合,白蛇本事果然高強,不知口中唸唸甚麼,喝聲「疾!」青蛇手中寶劍不知不覺早被他收過去了,只剩兩手空空。青蛇大驚,慌忙跪下,口稱:「娘娘,休要動手,小青願作丫環服事娘娘,乞饒一命。」
白蛇笑道:「我不過略施小術,服你之心而已。既願作婢,就罷了,豈肯害你的命。」青蛇大喜,遂向白蛇拜了四拜,口稱:「娘娘在上,婢子小青叩見。」白蛇扶起,同進花園。時尚書屋
自此,二妖棲宿在此園中,主婢稱呼。時尚書屋
正是[
同聲相應同棲止,淡妝巧扮待情郎。時尚書屋
再表許漢文在王員外藥店,員外愛惜他,如同父子。看看過了臘景殘冬,又值春光明媚,時屆清明佳節,桃李芳菲。漢文坐在店中,看那路上紛紛皆是要去祭掃墳塋。漢文不覺觸動心懷,想道:自從父母棄世之後,蒙姐夫照顧,今已長成,從未曾到父母墳墓省視。時尚書屋

今值清明,你看人人皆去祭掃墳塋,我不免稟過員外,明早前往父母墳上祭奠一番,稍盡人子之心。主意已定,即時入內,正值員外在廳閒坐,看見漢文進來,問道:「賢侄進來有何事情?」漢文道:「啟上員外得知:小侄自幼失卻父母,投靠姊夫家中,蒙姊夫撫誨成人。每念奉養既虧,祭奠又缺,茲值清明,小侄意欲明早往父母墳上祭奠,稍盡人子寸心,未知員外允否?」員外笑道:「你要去祭掃父母墳塋,乃行孝之事,理所當然,我焉有不允之理。」漢文大喜,謝別員外,仍往店中料理藥材去了。時尚書屋
這員外就叫家人王端前去買辦錢紙牲物,明早挑往墓上祭掃不題。時尚書屋
漢文這一去,有分教:眼前平定,頓起風波。要知後事,且聽下文分解。時尚書屋
第2回
游西湖喜逢二美 配姑蘇獲罪三千
詩曰[
紅粉青娥映楚雲,巧思欲訂鳳凰群。時尚書屋
芝蘭氣結同心侶,一朝禍至嘆鸞分。時尚書屋
再表漢文次日清晨起來,梳洗打扮停當,王端挑了祭物。臨出門,員外叮嚀:「祭了就須回來,不可在外邊耽擱。」漢文應聲:「曉得。」一直出門,王端挑擔隨後,望西關城外而來。時尚書屋
到得墓所,王端將祭物排列,漢文跪下哭拜一番,祭奠已畢,將錢紙焚化,王端收拾祭物,二人一路回來。漢文心中忽想:此去西湖不遠,乘此機會前去遊玩一番,觀看景緻,豈不妙哉!遂對王端道:「你將擔先挑回去,我要順道往姊夫家內探視姊姊,隨後就來。」王端道:「官人須當早回,免員外在家懸念。」漢文道:「曉得。」
王端將擔先挑回去了。時尚書屋
漢文遂望西湖而來,走上一程,到得江邊,搭船徑到西湖。早見湖光蕩漾,延閣重樓,畫肪鱗集,雕檻朱窗,遊人紛紛,來往不絶。漢文心中大喜,顧接不暇。正在觀看之間,忽見二個女子在橋中閒觀景概。時尚書屋
漢文凝眸一看,不覺魂蕩神飛。你道這二個女子生成如何,有詩為證:
斂霧低鬟體態嬌,沉魚落雁號細腰。時尚書屋
分明王嬙西施女,更勝江東大小喬。時尚書屋
二人主婢打扮,而主者姿容尤勝。漢文此時猶如向火獅子一般,軟作一團,跟來跟去,求依不捨。看官,你道這二個女子是何等人家,原來就是仇王府花園內的青、白二蛇精。這日,也來湖中遊玩,正是五百年前的緣債,相遇自然開離不得。時尚書屋
二妖看見漢文丰神秀麗,度態生姿,亦斜波頻顧,以目送情。兩下里正在留戀之際,驀然,烏雲四合,風雨驟至,各自避雨分散了。漢文心中難捨,想道:可愛兩個嬌嬌,不知何處人家女子,可惜天公降下這場無情雨,不得跟他前去細問貫籍。如今天色將晚,不如渡過錢塘,到姊夫家中歇宿一夜,明早再來尋訪便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