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雷峰塔奇傳 第 3 頁


此時也顧不得王員外在家懸望,心頭思,腳下走,不覺來到江邊。看見一隻小船泊住,就叫:「船家,渡我過江,小生送錢與你買酒吃。」梢子見說,遂即將船搖到岸邊,接了漢文上船。剛纔開纜,忽聽岸
作者:清.玉花堂主人 / 頁數:(3 / 23)

此時也顧不得王員外在家懸望,心頭思,腳下走,不覺來到江邊。看見一隻小船泊住,就叫:「船家,渡我過江,小生送錢與你買酒吃。」梢子見說,遂即將船搖到岸邊,接了漢文上船。剛纔開纜,忽聽岸上有女子聲音,喚聲「搭船」。時尚書屋

漢文舉頭一看,正是西湖橋上遇見的兩個妖嬌,心中狂喜,忙叫:「船家,岸上有兩個女人要來搭船,快快將船搖轉,渡他過江,多趁些錢買酒也好。」梢子見說,帶笑將船搖轉,到得岸邊。時尚書屋
小青扶了白氏下船,口稱:「小姐慢些。」白氏裝出嬌態,假意含羞坐在船邊。小青看見漢文,微微含笑。漢文忍不住開言問道:「姐姐,你們何方人氏,高姓尊名,今來搭船,要往何處?」小青微笑應道:「奴家小姐,錢塘縣人家,住雙茶巷。時尚書屋
先老爺在日,做過邊關總制,單生小姐一人。老爺同夫人相繼去世,因為清明佳節,同小姐上山祭奠老爺、夫人,回來順路觀看西湖佳景,卻遇大雨,路上淤泥難行,因此特來搭船回家。請問相公仙鄉何處,高姓大名,乞道其詳?」漢文答道:「小生亦是錢塘人氏,姓許名仙,字漢文。今年十七歲。時尚書屋
父母棄世,只有胞姊一人,嫁與本縣李家。蒙姐夫過愛,送在懷青巷王家藥店安身,今日也來祭掃父母墳墓,順便閒步西湖。不期天降大雨,路上難行,特來搭船,亦要回家。」
二人問答之間,不忽,船已抵岸,大家上得岸來,取錢與了船家。梢子稱謝,收了錢,將船搖往柳蔭樹下泊住了。時尚書屋
正是[
自家掃卻門前雪,休管他人屋上霜。時尚書屋
漢文看見細雨霏霏,兀自未止。叫聲:「姐姐,小生帶有雨傘一把,借與姐姐,遮小姐回府。」遂將傘遞與小青。小青接過道:「感謝相公。時尚書屋

但是雨尚未晴,怎好教相公光頭冒雨,將傘借我們遮回,我們過意不去。」漢文道:「小姐金蓮短窄,行路艱難,我們男人行走快便,且此處離我姐夫家下不遠,不妨。」小青道:「多蒙相公盛情,我們感佩不盡,但恐小婢明日送傘造府,相公不在,怎生是好。」漢文道:「姐姐不須送去,明日天晴,小生造潭來取就是了。」
小青喜道:「相公主意不差」,遂將住址細細說明,叫聲「請了」,小青左手擎傘,右手扶了小姐,臨行時又把秋波頻盼幾回。漢文的魂兒早已被他們先勾攝回去了,直望至二人去遠,方始回頭轉身。不表二妖回去,且說漢文心中着迷,一路踱到姊夫家中。許氏看見,問道:「賢弟今日怎得閒暇回來?」漢文道:「姊姊,弟因今日清明佳節,稟過員外,上山祭奠爹娘,順路來家請安姊夫共姊姊。」
許氏見說,喜道:「足見賢弟孝思,汝姊夫因衙內有事,清早出門去了,賢弟請坐。」忙到灶下烹煮酒菜出來,排在廳上,姊弟二人同飲,談些細務,漢文並不提起遇見女子、搭船借傘之事。吃完,許氏收拾明白,打發漢文入房去睡。漢文倒在床中,思想二美,一夜翻來覆去,再睡不得,此話慢表。時尚書屋
再說二妖迴轉園中,白氏開言道:「小青,你看今日許郎看見你我,依依不捨,明日一定會來討傘。我見他姿容翩翩,言詞溫存,是個情種,意欲與他結為夫婦。只是他家道清寒,無可動用,我們又無銀兩相贈,怎生是好。」小青道:「娘娘主見與小婢愚意相合。時尚書屋
若要贈他銀兩,有何難事,娘娘神通廣大,今夜作法,何患無可贈他。一來誇顯我們殷富,方信娘娘宦家小姐,二來又他感激,豈不兩全其美。」白氏見說,甚喜道:「小青言得有理,待我今夜作法便了。」
到得夜來,三更時分,白氏手執寶劍,踏罡步鬥,口念真言,驅召五方小鬼。五鬼聞召,即刻齊到,跪下,口稱:「娘娘有何法旨?」白氏指道:「命你五鬼今夜繳銀一千兩,違令治罪。」五鬼領命退去,大家商議,即去錢塘縣庫內偷出庫銀一千兩,轉來交與白氏。白氏收下,遂令五鬼散去。時尚書屋
二妖打點停當不題。時尚書屋
正是[
準備雕弓射猛虎,安排香餌釣鰲魚。時尚書屋
再說那夜漢文在他姊姊家中,一夜思憶二女,寢不安席。等不得天明,就爬起來梳洗明白,換一套新鮮衣裳,瞞卻姊姊,一直出門,問到雙茶巷。看見一個老兒立在巷口,漢文向前問道:「尊伯,這裡可是雙茶巷麼?」老兒應道:「正是。」漢文道:「請問尊伯,這巷內有個白總制的府,未知在哪裡?」老兒道:「老漢只曉得是雙茶巷,不曉得白府。」
說完,竟自去了。漢文無奈,只得踱進巷來。舉目一看,見一座大花園十分華麗,正在觀看,忽見小青開門出來。漢文看是小青,滿心歡喜,慌忙向前。時尚書屋
叫聲:「姐姐,小生來了。」小青眼笑眉開,連忙叫聲:「相公請進。」漢文遂即跨進園門,小青引至聚香亭廳上,叫聲:「相公請坐,等小婢入內報與家小姐得知。」漢文道:「姐姐休要驚動小姐,將傘取還,小生回去就是。」
小青道:「相公不知,昨晚家小姐吩咐小婢,相公今日若來取傘,命小婢報命,家小姐要親身出來面謝相公哩。」漢文道:「豈敢勞動小姐。」口裡雖說,身已坐下,巴不得白氏早些出來,早見一刻也是好的。時尚書屋
小青進內,不一刻,忽聞一陣香風蕩人腑肺,白氏輕移蓮步步出廳堂,小青跟隨在後。漢文看見,慌忙起身施禮,白氏回了萬福。叫聲:「恩人請坐。昨日若無恩人貴傘相借,主婢几乎不得回家。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