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雷峰塔奇傳 第 5 頁


漢文被公甫硬證,面驚如土。心中想道:小姐,非是小生無義,怕死貪生,怎奈姐夫作證,有口難瞞,無奈只得招了。遂將祭墓在西湖遇見小姐,及搭船借傘,到家贈銀結親一段緣由細細供明。知縣吩咐書
作者:清.玉花堂主人 / 頁數:(5 / 23)

漢文被公甫硬證,面驚如土。心中想道:小姐,非是小生無義,怕死貪生,怎奈姐夫作證,有口難瞞,無奈只得招了。遂將祭墓在西湖遇見小姐,及搭船借傘,到家贈銀結親一段緣由細細供明。知縣吩咐書吏錄供,就叫:「許仙,本縣庫中失了銀一千兩,應該廿錠,只此二錠,更有十八錠存在何處?」漢文道:「他只有贈小人二錠,其餘十八錠,小人實不知情。」

知縣道:「既然如此,本縣差人同你去拿此二女,追出余銀,免你的罪。」遂即出票,差民壯八名,同許仙去拿二女。民壯領命,如飛出衙不題。時尚書屋
再表白氏自贈銀與漢文去後,放心不下,點指一算,叫聲:「不好了!」小青問道:「娘娘何事?」白氏道:「我們不該贈許郎的銀。此銀乃錢塘縣庫銀,他姊夫現當縣役,若見此銀,許郎必定有禍,你快去打聽一遭。」小青領命,即刻駕雲起在空中,果見漢文在縣堂受刑,被公甫作證,招出實情,又見知縣差人來拿。小青大驚,急轉雲頭來見白氏,細細說明。時尚書屋
白氏聽罷,沉吟半晌,道:「小青,我們暫且避他,庫銀留下與了他們,免害許郎再受刑楚。」小青道:「娘娘主意不差。」
不表二妖躲避,且說差人到了雙茶巷,打進花園,各處搜尋,渺無人影,只見十八錠庫銀放在亭下。問了地方鄰右,都說此是王府空園,無人居住,園內常有妖怪出現,無人敢進。差人只得取了銀子,帶轉漢文到堂上跪下,稟道:「小的們到仇王府花園拿獲女子,並無蹤跡,只有十八錠庫銀在亭下。」遂將銀呈上。時尚書屋
知縣將銀收入庫內,就叫漢文上前道:「若論偷盜庫銀,罪應擬斬,姑念你年幼,被妖所害,本縣從輕擬你徒罪,發配蘇州胥江馹。」便叫:「李升,你帶他回去家裡,聽候本縣辦文。」
公甫領命,將漢文領回家中,許氏接着,眼淚紛紛。叫聲:「兄弟,父母生你一身,今被妖精所害,幸虧姊夫認得庫銀,前去出首,不然,若被他迷去,性命難保。但願你一路平安,三年轉回。」
二人正是悲傷,王員外聞知走來看視,漢文看見王員外更加悲痛。員外也流淚道:「賢侄,老漢不料你有這場禍事,也是你命該如此。老漢幾兩薄意送你,路上費用。蘇州我有個結義兄弟姓吳,名人傑,他在吳家巷也開藥材店,我今修書一封與你帶去,他見我書,自能照顧你。」
漢文道:「深感員外大恩,沒齒不忘。」員外遂寫書一封付與漢文,相辭去了。時尚書屋

不一日,上司發下牌文,限三日內起身,知縣當堂發批,差長解二名押解。長解領文來到李家,兄弟抱頭又大哭一場。公甫送瞭解役行儀,漢文無奈,只得同解役出門,公甫送出城外十里亭方別。時尚書屋
這一去有分教:方離虎窟,又陷狐巢。要知後事,且看下文分解。時尚書屋
第3回
吳員外見書保友 白珍娘旅店成親
詩曰[
為妖犯罪又逢妖,夙世姻緣命裡召。時尚書屋
鼓合瑟琴齊唱和,營謀興利喜逍遙。時尚書屋
話說漢文同解役起身往蘇州府而來,路上饑餐渴飲,夜宿朝行,不則一日,到了蘇州。解役將文投進吳縣,知縣接了文書,將漢文發在胥江馹,遂發批回與解役迴轉浙江不表。時尚書屋
這漢文到了馹中,參見馹丞,安歇一夜。明早起來,便秤銀一兩送與馹丞作茶儀,馹丞得了意思,心中歡喜,便不十分拘束。漢文遂取了王員外的書,出門問到吳家巷吳員外藥店,將書遞進。員外拆開看了,就請漢文入內,分賓主坐定。時尚書屋
員外開言叫聲:「仙官,既然鳳山義弟有書到,教老漢照顧,自當照書中所言而行。」漢文起身稱謝。員外留住便飯,漢文不敢推辭,座中員外細問始末情由,漢文一一備陳,員外不勝浩嘆。時尚書屋
席罷,員外進內取了白銀十兩,同漢文來到馹中,見過馹丞。員外道:「不瞞得尊官,此位許仙官,乃是小老的表親,小老憐他稚年犯罪,欲求尊官除名,與小老領回,些微薄意,望為笑納。」說罷,遂將袖裡銀子遞出,送與馹丞。馹丞接過,深心歡喜,忙點頭應承。時尚書屋
員外寫了保狀一紙,遞與馹丞,就將漢文領回。自此,漢文在員外藥店安身,依舊學習藥道,不在話下。再表二妖當日用法避開,及至差人去後,方始迴轉園中。白氏開言叫聲:「小青,我們共許郎結下親事,因念他清貧,是我一時失于檢點,將庫銀贈他,害他受了一場官司。時尚書屋
今又問罪姑蘇,天南地北,我們終身大事豈不丟開去了。」小青道:「娘娘何須掛意,既然許郎發配姑蘇,我們再到別處,怕沒有俊秀郎君。」白氏道:「小青,你有所不知,非是別處沒有俊秀郎君,一來我受他大恩未報,二來既與他訂盟,豈有再忽別人之理。且他受罪外方,亦是被我們所害,我今意欲同你前去尋他。時尚書屋
你可先去打聽,看許郎現在蘇州何處,回報我知。」小青領命,遂即駕雲到姑蘇,打聽明白,撥轉雲頭,不一刻到了花園。叫聲:「娘娘恭喜!小婢奉命到姑蘇打聽許郎消息,現在閻門內吳家巷吳人傑員外藥店管理數項,如今我們同去尋他,豈不美哉!」白氏見說,大喜。時尚書屋
二妖即時駕起妖雲,不片刻光景,早到姑蘇。僻靜處落下雲頭,二人來到吳家巷,看見漢文坐在店中。小青向前叫道:「許官人。」漢文抬頭一看,看是白氏、小青,心內又驚又怒,罵道:「妖精!我前世與你無冤,今世無仇,害我官堂受刑,問罪到此。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