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雷峰塔奇傳 第 8 頁


這壁廂白氏取了銀子,看的人盡皆稱羡,夫妻二人十分得意。回到家中,漢文即令小青治酒,排在房中,與白氏同飲。席中稱讚賢姜,愈加恩愛,當晚盡歡,漢文不勝酒力,遂先寢。是夜,小青對白氏
作者:清.玉花堂主人 / 頁數:(8 / 23)

這壁廂白氏取了銀子,看的人盡皆稱羡,夫妻二人十分得意。回到家中,漢文即令小青治酒,排在房中,與白氏同飲。席中稱讚賢姜,愈加恩愛,當晚盡歡,漢文不勝酒力,遂先寢。時尚書屋

是夜,小青對白氏道:「娘娘,明日乃端午佳節,家家戶戶皆要買用雄黃酒。俗言道:『蛇見雄黃酒,猶如鬼見閻王。』小婢若聞此味,腹中疼痛如刀割一般,倘若露出原形,被相公看見,怎生是好。小婢細思起來,不若明早瞞過相公,同娘娘暫往別處,避過了午時再來,未知娘娘意中若何?」白氏道:「小青,我修道年久,豈怕雄黃,你根基淺薄,是以懼怕。時尚書屋
我有一策在此:今夜你詐裝得病,明日睡倒床中,將被遮罩在身,若現原形,亦在被內。過了午時,神不知,鬼不覺,瞞過了相公就是了。」小青領命,即去裝病不題。時尚書屋
到得明日清晨,大家起來,單單不見小青。漢文問白氏道:「賢妻,今日乃是端陽佳節,小青因何至今並未起來?」白氏道:「官人不知,小青昨夜身上得病,因此不能起來。」漢文見說,即去後房床前問道:「小青,你昨晚身體安好,因何得病起來?」小青故意發汗道:「小婢昨夜身上打冷,因此得病,現甚畏風,相公可將房門為我掩上。」漢文見說,悶悶不悅,遂將房門帶上。時尚書屋
踱出店前,吩咐陶仁治辦酒席,店中夥計的席排在店內,另治一席排在房中,與白氏對酌,同慶端陽。漢文道:「賢妻,今日端陽佳節,愚夫特辦雄黃酒一席,與賢妻避邪解毒,同賞佳節。」白氏道:「相公,妾自幼點滴不能,官人自飲幾杯,消愁解毒,妾陪坐侍 飲何如?」漢文舉杯屢勸,白氏哪裡敢飲,只是推卻。漢文不悅道:「賢妻,愚夫再三奉勸,就不飲多,也該飲少,領我心意也好。」
白氏見丈夫不樂,無奈接杯在手,啟口輕輕一點,不料被漢文用手一推,一杯雄黃酒盡情灌入腹中。白氏大驚,微覺肚中疼痛起來。無奈,心生一計,說道:「妾被官人灌這杯酒,現在目暗頭眩,難陪官人,要去睡倒片時。官人可出去觀看競鬥龍舟,消遣心目何如?」漢文道:「既然如此,賢妻請安歇便了。」
遂即掩上房門,出去看鬥龍舟去了。這白氏被漢文灌這杯雄黃酒,倒在床上,腹內雷火發燒,心肝五臟如刀剜割一般,直挺挺倒在床中,霎時現了原形出來。時尚書屋
這漢文在江邊觀看龍舟,自覺心神不寧,想道:小姐醉酒,小青偏又得病,倘要茶湯,何人答應,不如回去罷。遂取路回家,進房來望白氏,掀開羅帳,不看猶可,看時,只見床上一條巨蟒,頭似巴鬥,眼如銅鈴,口張血盆,舌吐腥氣,驚得神魂飄蕩,大叫一聲,跌倒在地。時尚書屋

眼見得:氣塞胸膛歸地府,魂飛魄散喪殘生。未知漢文性命如何,且聽下文分解。時尚書屋
第5回
冒百險瑤池盜丹 決雙胎府堂議症
詩曰[
堪嘆嬌娘計百端,生心思欲上金鑾。時尚書屋
羅浮有夢情空寄,聊向人間種玉盤。時尚書屋
且說漢文回來,入房來望白氏,開帳看見床上一條白蛇,驚死在地。此時午時過了,小青已復人形,聽見前房驚叫,慌忙起來,步出前房,看見漢文死在地上,床中白氏露現原形,唬得面如土色。高叫:「娘娘,快複原形,相公被你驚死,緊些醒來!」白氏魂夢之中,聽得此話,翻身復了原形。爬起來看見漢文死在地上,不覺大放悲聲,走來抱住漢文身子哭道:「妾被官人強灌黃酒,腹如刀割,難顧身體,夢中現出原形,不知官人進房,被妾驚死,是妾害了官人性命。」
說罷,哭不住口。小青含淚勸道:「娘娘,相公既死,不能復生,哭也無益,不如將他吞嚥便了,同娘娘別往他方,怕無可意才郎。」白氏怒道:「小青,汝說哪裡話,既與官人結為夫婦,豈忍用此心腸,況我是修道節女,焉肯再事他人。官人是我害他,必須設法救他還生。」
小青道:「娘娘真獃了!人死魂魄歸陰,有何法術救得復活。」白氏道:「小青有所不知,我今要救官人復生,須當捨命上瑤池偷取仙丹。汝替我照顧官人身體,不可離開。」小青勸道:「娘娘,瑤池乃聖母金闕,娘娘你要去偷盜仙丹,徒取亡身之禍。」
白氏嘆道:「要救官人性命,沒奈何去走一遭,倘若偷丹不得,就死在瑤池,我也甘心。」說罷,遂打扮作道姑模樣,駕起雲頭,竟到瑤池仙境。看見白猿童子在洞口坐著,白氏不能進洞,無奈向前打個稽首,叫聲:「師兄請了。妾非別人,乃是黎山老母徒弟白珍娘是也。時尚書屋
奉師命下山,與許仙完卻前緣,現因許仙得病,危急沉重,無藥可救,今將垂斃,不得已特來哀求聖母娘娘,懇賜仙丹一粒,以救夫命。敢勞師兄進內通報一聲,感恩不淺。」
白猿童子睜開慧眼,看見白氏滿身妖氣,喝道:「何方孽畜!大膽敢到仙山,若是黎山老母徒弟,為何滿臉妖氣。現今老母在洞同聖母說法,我今拿你進洞辨個真假。」說罷,遂即向前要拿白氏。白氏大驚,暗想道:若被他拿進洞去,性命決然難保。時尚書屋
遂即噴出一粒寶珠,向童子面門打來。童子不曾提防,被寶珠打中鼻樑,流出鮮血,叫聲:「哎呀!」負痛走進洞去了。白氏收了寶珠,恐怕聖母降罪,駕雲要走,已無及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