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仙外史 第 12 頁


靜養,竟自告去。賽兒叩問鮑母,鮑母道:「令尊大限,在本月二十八日亥時。」賽兒道:「母親歿時,我尚未彌月,不知不覺到也過了。今侍父親膝下十五年,一旦拋離,如何能過?」跪在鮑母面前,哀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69)

靜養,竟自告去。賽兒叩問鮑母,鮑母道:「令尊大限,在本月二十八日亥時。」賽兒道:「母親歿時,我尚未彌月,不知不覺到也過了。今侍父親膝下十五年,一旦拋離,如何能過?」跪在鮑母面前,哀泣求救父親。時尚書屋

鮑母道:「天數已定,若有可救,何待兒言?今唯料理後事為上。」賽兒乘眾親來問病時,遂將銀二百兩付與母舅,說要辦口桫木壽器沖
喜。時尚書屋
二十五日清晨,孝廉與鮑母、賽兒說道:「我昨夜夢見半空有人叫我名字,說上帝命爾為濟南府城隍。」鮑母道:
「相公一生清廉貞直,帝命為神,自然之理。」賽兒跪下道:「孩兒有個主意,要求父親聽從。伯伯家三弟恩哥,氣宇清秀,可立為嗣。」孝廉道:「我家業無多,立之反為不美。」
賽兒道:「孩兒是個女身,不能延續宗祧,日後何人拜掃墳墓?」鮑母道:「姑娘大有道理。」孝廉方允了。片刻之間,早巳請到三黨眾親。時尚書屋
孝廉向堂兄道:「是我女兒主意,要承繼三侄恩哥為嗣,故此請來商議。」堂兄說:「這是要我弟心上定的。」賽
兒介面道:「伯伯尚未明白,這原是我勸爹爹立嗣,所以表明孩兒之意,是言日後決沒有爭端的。凡父親所有的家產器皿,悉歸恩弟,賽兒是厘毫不要的,但請放心。」姚姨夫道:「這就不必再議,取紙筆來寫就是了。」於是伯伯寫了出
繼文書,姚姨夫代孝廉寫了付產券約。母舅看了說:「喪中有費,也須預定。」賽兒道:「喪葬諸費,總應是我獨任,不必再議。」那伯伯見賽兒如此闊大,只得勉應道:「如今已辦的不必說,後有所費,理應在內除出。」
賽兒道:「再不必說,速請三弟過來,相依幾日,就好交割產業。」眾親戚咸服賽兒度量。時尚書屋
至明日,伯伯親送恩哥到來,拜了嗣父,令奶子跟隨住下,定名為念祖。賽兒把林家送來綢緞,揀好的為父親製造
送終之手,分付家人,不許在相公處說。二十八日,孝廉對賽兒道:“你是個女子,衣不解帶伏侍我半月,心甚不安。時尚書屋
今日要當永訣了。孩兒是個女英豪,凡事不須我分付,只是喪事要從儉,不必過于悲哀。我昨夜夢見多少衙役來接我上
任,我與孩兒只有半日相依了。”說罷,執了賽兒的手,悲咽不已。賽兒恐傷動父親,含淚寬慰。鮑母道:「相公宜于午刻沐浴身體,另換新鮮衣冠,姑娘皆已整備停當了。」

孝廉道:「我此身覺有千鈞之重。如何能勾洗澡?」賽兒道:
「放著孩兒,難道不與爹爹洗沐麼?」孝廉道:「吾兒孝心可謂至極,但是個女孩兒,為父的豈可赤身裸體,累你伏侍?」
賽兒道:「生身父母,說那裡話?」即命擺好澡盆,滿貯香湯,同老婢進房,掩上房門,扶下床來,遍身洗淨,更換了
衣服冠履。孝廉背倚重褥而坐,命呼恩哥進房,分付道:「吾兒須用心讀書。若能顯耀祖宗,也不枉承繼你一常」又請
鮑母致謝道:「我女兒受太太鞠育之恩,過于山海,孩兒你須報答。」賽兒道:「兒終身仰賴太太,何能報答?」孝廉
道:「我來生報罷。」隨令賽兒取淨水漱口,乃問鮑母道:「孩兒將來是怎麼樣的?我今將去世,太太不妨略示一語,我到黃泉與老妻說說,也司安心。」鮑母沉吟道:「看來是位女主。」孝廉道:「林公子呢?」鮑母道:「這個不知。」
忽老婢走進說:「大爺、舅爺來了。」遂一齊請進房內。時尚書屋
孝廉道:「我命在頃刻矣。」因略述所夢。堂兄與舅子齊聲道:「這是一生正直之報,就是臨危這樣清楚,也是沒有的。」
將近黃昏,孝廉道:「賽兒,你祖父、祖母與母親都在這裡。」賽兒遂向上稱呼,各拜四拜。伯伯命恩哥亦拜。孝
廉又道:「來接的衙役都到了。」眾親聞得院內有人說:「太陰娘娘禦駕在此,我等須迴避。」眾親皆以為異。賽兒執
着父親的手,嗚咽道:「爹爹,今日一別,何時再得重逢?」孝廉忍淚答道:「縱使百年也有此別。」向着鮑母說:
「太太,莫教孩兒過傷。」
又遍謝了眾人,含笑而逝。賽兒拊心踴地,放聲大哭。老婢道:「喪葬大事,都是姑娘料理,若哭壞身子,如何了得?」鮑母道:「此乃忠言。孩兒,你哭的時候盡多,如今且住了罷。」
眾親亦勸,方纔止淚。鮑母道:「孩兒,你是天下人都要瞻仰的,臨此大故,總不必避人罷。」賽兒道:「兒意亦然,怎的避起人來?」眾親都不敢則聲。賽兒臨凡,
是帶著嗔性來的,故此平日每每作色。雙眸一嗔,如電光閃爍,令人驚魂褫魄,真個是女英雄的氣象,較之廉、藺威嚴,
亦無以異。其部署喪中諸務,皆極周匝。時尚書屋
殯殮已畢,賽兒向着眾親道:「兒父是個有名的孝廉,我要開喪三日。訃狀喪帖上,女兒的名字也少不得。」鮑母
道:「孩兒尚無名字,取個姮字罷。」眾親都說:「是。」姚姨夫道:「甥女帖兒,惟有林家去不得,余外也罷了。」
於是訃狀喪帖,皆另列一行「不孝孤哀女子唐妲泣血稽顙拜。」就擇了日子開喪。賽兒親自料理,悉合儀制。派下執事
人員,井井有條,各辦各事,略無匆忙。時尚書屋
有本縣尹姓周,名尚文,是個清正的官,特來祭奠,陪賓者孔孝廉與姚秀才。縣尹奠畢,更衣揖遜坐定,向姚秀才
道:「唐老先生是山左大儒,老成雲亡,典型尤足景仰。聞得閨秀又是個才女,真曹大家能讀父書的了。」姚秀才道:
「可惜甥女錯生女身耳!」只見賽兒率同恩哥,鋪下白氈,出幕拜謝,驚得縣尹趨避不及,只得答禮,隨打轎起身而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