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仙外史 第 2 頁


時南極老人跨來之鶴,舒翼旋舞,延頸徐鳴,如中音節。而鹿亦跳躍呦呦,俯首伏地,若乞憐狀。南極笑曰:「你這兩個畜生,也想要吃這樣的好東西。」因以指爪各掐一片與之。大士見善財童子在旁
作者:待考 / 頁數:(2 / 269)

時南極老人跨來之鶴,舒翼旋舞,延頸徐鳴,如中音節。而鹿亦跳躍呦呦,俯首伏地,若乞憐狀。南極笑曰:「你這兩個畜生,也想要吃這樣的好東西。」因以指爪各掐一片與之。時尚書屋

大士見善財童子在旁註視,亦授以一枚。善財曰:
「菩薩想是年老健忘了。我在西天路上做大王要吃唐僧,那時菩薩拋下個箍兒,將我兩手合住,再不得開,如何來接桃子?」大士向着眾女仙道:「這個孩子雖是牛種,到也聰明。只是他學好之心卻還未定,是以至今箍住他雙手。」眾女
仙皆各稱善,大士將手一指,善財兩手分開,接去桃子。吃畢,仍舊合攏了。有嫦娥左右二仙女,一名素英,一句寒簧,
是最親近的。嫦娥以蟠桃分作三分,以二小分與二仙女,一大分自嘗。時尚書屋
王母見了,便問侍女董雙成、謝長珠:「還剩下蟠桃多少?」
董仙女就知要與嫦娥,因答云:「往年結得少,到剩二十餘枚;今歲結得多,反剩得十一顆。」王母云:「這丫鬟慳吝!可取一個來,余十枚留與你們分吃罷。」董仙女因檢一枚送到,王母隨遞與嫦娥道:「嫦娥,今將遠別,分外申敬一枚。」嫦娥不知所謂,只道是筵散分別的話,欠身謝道:「佛祖、道祖止有二顆,小仙何德敢承?」堅辭不受。時尚書屋

戰勝佛大言曰:「誰謂仙家無情?以我看來,比凡人還勝。請看王母剩下蟠桃,獨與嫦娥,若說不是有情,因何不多送我一顆?」如來日:「王母送與嫦娥,禮也,非情也。猶如下界錢行一般。悟空你已成佛,何猶似舊日粗鹵?」老君雲
「前次蟠桃會,他一人偷食許多,今止一個,豈能遂意?怪不得他要爭了。」鬥戰勝佛笑曰:「我這個成佛,猶之乎盜賊做了官,今日撞着了對頭。」合座皆笑。時尚書屋
王母與眾仙亦各微笑。只有嫦娥,又聞如來餞行之言,與王母遠別二字,適相吻合,心下十分疑惑,全無笑容。大
士曰:「這顆蟠桃,王母是該送的,嫦娥是該受的,不須推辭。」嫦娥只得勉強受了,便稽首大士前日:「小仙常願皈依如來,因自愛其發,不肯遽剃,深以為慚。今願皈依大士,懇救指示未來。」
大士曰:「要知未來,先明既往,你自省之。」嫦娥愈不能知其故,復又稽首懇請,大士乃微露其端曰:“嫦娥不
記得奔月時乎?那時王母娘以丹藥賜與有窮國君后羿。爾時為國妃,竊晱其丹,因得飛身入月。獨是后羿情緣未盡,恐

將來數到,不能不為了局。”嫦娥默然半晌曰:「我聞緣從情發,情亦從緣發,若一心不動,情緣兩滅。小仙在月宮清修數千年,情緣亦已掃除,不知從何而發?」大士曰:“緣有二種:好緣曰情,惡緣曰孽。情緣,如鐵與磁石遇則必合,
不但人不能強之不合,即天亦不能使之不合也。孽緣,如鐵之與火石,遇則必有激而合者,孽之謂也。是則凡人多溺于
其內,而仙則能超乎其外者也。時尚書屋
嫦娥請記斯言,後當有驗。「如來日:」善哉,大土之論姻緣也!“遂向王母合掌謝宴。時尚書屋
諸菩薩、眾仙真各隨如來謝畢,先送道祖、佛祖、上帝起行,然後次第稽首而散。唯嫦娥猶向西母依依不捨,再叩
未來之事。西母因示之曰:「未來須似現在,慎勿忘卻今日之會。」
嫦娥載拜祗受,方驂素鸞,駕彩雲,引二仙女冉冉歸向廣寒闕下。猛見側首突出一人,徑來搶抱嫦娥。那素鸞是神
鳥,知道有人行兇,從刺斜裡側翅飛退。此人卻與二仙女撞個滿懷,好漢仗也!但見他:頭戴星冠,燦爛晃瑤台明月;
身披鶴氅,飄飄動絳闕香風。時尚書屋
兩道劍眉濃似墨,斜飛插鬢;一雙鶻眼明於電,直射侵人。膀闊腰細,渾身有千百斤膂力;尾跋胡,行動有三四回
顧盼。原來是鬥牛宮赫赫天狼星,不分做大明國岩岩新帝主。只因好色愛嫦娥,故此潛身來月殿。時尚書屋
嫦娥遠遠望去,認是天狼星,知道他心懷不良。又恐他竟行鹵莽起來,抵敵不住,要用個禮來服他。時二仙女吃了
驚,已飛身到素鸞之側。嫦娥授之以意,二仙女乃款款向前,斂素袂、啟朱唇道:“太陰宮仙主拜上星官:適從蟠桃會
上,聞星官奉敕為大明太平天子,尚未稱賀,已抱惶悚。今駕枉臨,又失祗迎,諒星官聖德淵深,不加呵責。倘有明諭,
當於翌晨擁帚候駕。天令森嚴,不宜靜夜交接,伏惟見諒。”天狼見說到理路,不便用強,遂向二仙女深深作揖道:
“我奉上帝敕旨,令午刻下界。今已遲了四個時辰,豈能延至明日?煩仙女上達嫦娥:我應做三十四年太平天子,少個
稱心的皇后。我今夜就要與嫦娥成親,一齊下界,二位仙娥,也做個東西二宮,豈不快活?何苦在廣寒宮冷冰冰的所在
守寡呢!”嫦娥聽見,不覺大怒,罵道:「潑怪物!上帝洪恩,敕你下界做天子,乃敢潛入月宮,調謔金仙,有干天律!我即奏明上帝,決斬爾首,懸之闕下。」天狼星又陪笑道:「嫦娥,你當時為有窮國後,不過諸侯之妃。我今是大一統天子,請你為後,也不辱沒了。就同去見上帝,婚姻大禮,有何行不得呢?」嫦娥愈加惱怒,厲聲毒罵。時尚書屋

天狼料道善求

不來,便推開二仙女,飛步來搶嫦娥。嫦娥心慌,遂棄了素鸞,化道金光,飛入織女宮中。那織女是天帝之孫女,天狼
星如何敢去?恐他啟奏金闕,弄出事來,即掣身竟出南天門。守門神將,已是知道奉敕的,放他下界,到洪武宮中投胎
去了。時尚書屋
且說織女正在水殿上憑欄靜坐,看這銀河,似波非波,似浪非浪,一派晶瑩滉漾,乃是西天素金之氣,流注東南,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