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仙外史 第 3 頁


或隱或現,隨鬥星而旋轉,但能沉物,不能浮物的。《漢書》上所云張騫乘槎犯鬥牛,又海上老人乘槎至天河,織女與支機石而返,豈不是荒唐之語?閒話休題。其時織女方欲回宮,見正東上一道金光
作者:待考 / 頁數:(3 / 269)

或隱或現,隨鬥星而旋轉,但能沉物,不能浮物的。《漢書》上所云張騫乘槎犯鬥牛,又海上老人乘槎至天河,織女與

支機石而返,豈不是荒唐之語?閒話休題。其時織女方欲回宮,見正東上一道金光,直向水殿飛來。起身看時,那金光
斂聚,卻是嫦娥,玉容含著微微的恚意。織女知有緣故,便請坐定,從容而問。嫦娥備述一遍。織女曰:「這廝直恁無禮!若趕到這邊來,我教神將拿住,現其原形,拴在苑樹上,與嫦娥消氣。」
嫦娥道:「他怎敢到這裡?只怕下界去了。我如今劾他一疏,教他做這大明天子不成。」織女道:「事到其間,若不劾奏,嫦娥倒有不是,這是勢不容已的。但據我看來,爾頂上三炁,動了嗔怒,已雜煙焰,免不得也要下界去走一遭。」
嫦娥道:「這不是我過犯,怎樣謫下?」織
女道:「不是謫下,大約有個數在那裡。」嫦娥道:「噫!我若下界,如何能再到月宮?還求天孫為我主持。」織女道
「我不能使爾不下界,或者下界之後,我煩個女仙真來指示迷途,仍返瑤台,便亦無妨。」嫦娥悲咽道:「不期西池上佛祖、大士、王母之言,應在頃刻!」
說話之間,素鸞與二仙女皆至。嫦娥隨謝別了織女,回到蟾宮。問侍女輩:「天狼星來,可曾進我宮內?」有好些
素女齊聲回言道:「怎不進宮?還來調戲我等!直教玉兔兒將玉杵打出去,不知他還躲在闕下。」嫦娥道:「直恁無禮,怎饒得過?」隨命素英草奏,片刻成就。嫦娥看畢,竟詣紫虛闕下,恭候早朝。有頃,上帝禦通明殿,見嫦娥持表,隨
班晉至丹陛,已知其故,令葛仙翁接上表文。略曰:太陰廣寒府三羔金仙臣妾唐姮,昧死頓首頓首,具奏玉皇大天尊玄
穹高上帝陛下:竊惟天律森嚴,首戒貪淫,仙府清虛,尤期貞靜。臣姮昨隨禦駕西池宴歸,不意天狼星從廣寒飛出,竟
搶妾身。幸藉素鸞倒退,得脫毒手;寒簧抵住,扣問來因。時尚書屋
天狼星大言,敕賜人間帝子,要取月裡嫦娥。凶威凜凜,竟要逼赴陽台;煞氣棱棱,輒欲拐奔塵世。而且于臣姮未
歸之先,直入蟾宮,閨闥遭其蹂躪;橫行桂殿,侍女受其狼藉。此等劣惡星官,似難膺享帝福,必至殺害忠良,荼毒黎
庶。即其已奉天書,尚敢故違欽限。藐天法于弁髦,狎仙規如兒戲。喪德敗檢,曠劫希聞。時尚書屋

伏望陛下賜遣神將追還,按
律處治,肅仙府之威儀,免人間之劫數。不獨臣姮蒙不朽之恩,下民亦荷無疆之福矣。姮冒死謹具奏以聞。時尚書屋
帝命嫦娥至前,諭之曰:“汝奏請追還天狼,乃是常人之見,非仙真之語也。天狼之帝福,是他自己所積,非朕之
所與。時尚書屋
下民劫數,亦是眾生自己造來,非朕所罰。朕乃是順運數以行賞罰,非以賞罰而為運數也。天狼星即位之後,還有
一大劫數,應汝掌主,並完夙生未了之事。若天狼星之應當受罰,自然在後,今還早着。“遂令傳旨與送生仙女,于明
日送嫦娥下界。時尚書屋
嫦娥大驚,含淚奏道:「帝旨敢不欽遵?獨是一涉塵世情緣,便有孽債纏縛,迷亂心神,安能再返清真?臣姮哀懇聖恩,將上界最苦的差罰臣去做。即使歷劫之久,亦所甘心。」俯伏不起。上帝曰:「汝不記大士之言乎?數在,朕不能拗也。時尚書屋
但汝有此苦衷,足見清修道力。若向前途,還能不昧靈根,去來自如矣。」時二十四諸天中,閃出鬼子母天尊,
啟奏道:「嫦娥此番下界,看來為天狼星所害。臣心深為不平,願去維持嫦娥也。」上帝道:「既動此念,便是數中有名人物。但時尚未至,不可輕言。」
嫦娥到此地位,心已了了,遂前跽奏道:「臣妾謫下,已知數定。但掌生民劫運,易造殺孽。凡有應行事宜,懇求聖慈明誨,俾臣妾得遵奉而行,庶免墮落。」帝乃敕誡曰:“汝去,有幾件至正至大的
事,是你所應做的。如天倫崩壞,汝須扶植;人心悖亂,汝須戡正,褒顯忠節,誅殛叛佞。彰癉均得其宜,便是有功無
過。謹記朕言。”
嫦娥叩首謝恩而退。隨向絳河闕下謁見織女,具述帝旨。時尚書屋
織女道:“帝意極好,但將來功行,總在爾的方寸,須牢記着。時尚書屋
瑤池會上的女仙真,少不得有個來指導的。「嫦娥就將鬼母天尊願去的話說了。織女道:」非也,他不過暫助神通
爾。有一位葛仙卿的夫人鮑道姑,誓願弘深,最肯度世。他在西池駕下。時尚書屋
我當啟奏金母,煩他下界來,始終教育,以成大道,不愁不返瑤台也。“
嫦娥再拜,謝了織女。回到月殿,與素女輩泣別。寒簧、素英皆願隨去,送生仙女止住道:「私去不得,要奉敕旨的。」
二仙女牽衣痛哭,嫦娥亦不肯舍,乃作書一函,令去求天孫娘娘。又作兩箋,啟達西池王母、南海大士,不過敬謝
教誨,並懇救度之意。方隨送生仙女,下界投胎。正是天上神仙降,定在人間將相家。且看下回分說。時尚書屋
第2回
蒲台縣嫦娥降世 林宦家后羿投胎
山東濟南府蒲台縣,有個孝廉,姓唐名夔,字堯舉,是宋仁宗朝知諫院唐公諱介之後。介為殿中侍禦之日,曾劾宰相文彥博制金絲燈籠進于宮掖以謀執政,即在帝前面詰彥博,因坐以譭謗大臣,
黜為英州別駕。仁宗又愛公鯁直,恐致道死,命中使護持以往。由是唐介直聲振天下,稱曰真御史。家本江陵,後裔流
寓濟上。至宋南渡,不肯事于金元,子孫多隱居海濱教授,是以代無顯人。及明太祖開國,夔之父遵晦受闢為博士,夔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