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仙外史 第 4 頁


亦得領鄉薦。母陶氏早歿,繼母性暴不慈,動輒有怒,夔必長跽請責。又且每事先意曲承,繼母亦為之感化,由是親黨皆稱為真孝子。父病,衣不解帶四十餘日,夜必焚香告天,願以身代。父亡,繼母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69)

亦得領鄉薦。母陶氏早歿,繼母性暴不慈,動輒有怒,夔必長跽請責。又且每事先意曲承,繼母亦為之感化,由是親黨

皆稱為真孝子。父病,衣不解帶四十餘日,夜必焚香告天,願以身代。父亡,繼母亦逝,卜葬于太白山之陽,廬于墓側
者三年,然後回家。其平素立身有品,不取非義,不欺暗室。與市人交易,說價多少,即如數與之,人亦鮮有欺之者。時尚書屋
曾拾遺金,遍訪失主不得,後知武定州人,已死於道,乃送還其子,邑之人又鹹稱為真孝廉。獨是年已四十,尚無子嗣,
因此功名心淡,不赴公車。時尚書屋
一日,謂其夫人黃氏曰:「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今我將老,而尚無子,如之奈何?」夫人曰:“相公一生,上不
愧天,下不愧人,祖宗有靈,必不至於無後。但恐妾身年紀多了,血氣漸衰,有妨生育之道。幾次勸相公取個偏房,執
意不從。如今再遲不得了。”堯舉道:“這是夫人的好處。但我看見一夫一婦,生育繁盛的極多;也有十院名妹的竟無
子息。若必有妾生子,則是貧人無力娶妾的,都該絶後了。況且取來之妾,不知其德性何如。若至以小欺大,你我到要
受他的氣。若仍不能生育,又將何以處之?”夫人云:「相公若如此思前慮後,也是難事。妾聞得東門外有個九天玄女娘娘廟,廟內有送子娘娘,說是極靈顯的。我夫婦可于每月朔日,燒香拜求子嗣,這可使得呢?」堯舉道:“神明是有
的,但是女神仙,我不便去,夫人自去罷。我到初一日,自赴上清觀玉帝殿中焚香叩祝。不要說求子嗣,敬禮上帝也是
該的。再在家廟神主之前,朝夕禮拜,求祖宗在天之靈,降錫嗣胤。就從明日為始。”於是堯舉夫婦二人,每于朔前,
虔誠齋戒三日,分頭去燒香求子。時尚書屋
不覺的光陰荏苒,已及二載。于甲申年五月,黃夫人忽覺飲食咽酸,兀兀欲吐,像個有孕的光景。堯舉即請醫生診
視。時尚書屋

醫生脈理平常,摸棱不決,但說:「脈訣有云:受胎五個月,脈上方能顯出。」堯舉家舊有一老婢,名曰老梅,適
送茶來,便應聲曰:「若到五個月上,我也看得出,不消煩動先生了。」
堯舉道:「蠢東西,毋得胡言!」醫生自覺沒趣,茶畢起身,說:「送安胎藥來罷!」不料懷至十月已足,絶無動
靜,黃夫人甚是憂疑。堯舉寬慰道:「天地間過十個月生也是多的,且靜以待之。」夫人曰:「逾期而生,恐是怪物。」
堯舉曰:「帝堯是十四個月生的,難道也是怪物?」老梅介面道:「夫人若到十四個月上養的公子,一定也是皇帝了。」
夫人道:「‘蠢丫頭,該罰他一世沒漢子。」老梅笑道:「我若有漢子,就要生出明珠來了。古人說得好:明珠産於老蚌哩。」堯舉道:「夫人平素教他識字,又與他講說些典故,記在心裡,如今竟會謅文了。」
夫人道:「這才是鄭玄家的婢子。」
閒話休題。看看到八月中秋,足足懷胎十五個月了。十四日夜間五更時分,黃夫人忽見一婦人,宛似廟內的送生娘
娘,抱一孩子來送他。黃夫人雙手接了,問:「是男是女?」娘娘道:「女兒賽過男兒。」陡然覺來,方知是夢。隨述
與堯舉,詳察道:「這夢兆分明是個女兒了。」黃夫人已覺身體有些不安,孝廉先着人去喚了收生的。直到酉刻,腹中
作痛。俄而彩雲繞戶,異香盈室,隱隱聞半空中有笙簫鸞鶴之聲,已產下盆中而不啼哭。堯舉怪問道:「莫非孩子是死的了?」穩婆道:「有福的姑娘是不肯哭的。」堯舉始詫夢兆之異,雙手扶起盆來,映着那紙窗上微微的返照日不看時,
遍身如玉琢成的一個女孩子。就取送生娘娘夢中之言,乳名叫做賽兒,將預備下的襁褓裹定,安置在床上,賞發穩婆自
去。時尚書屋
卻說那鄰里中于賽兒降生時,多見有五彩雲霞數片,自東飛向唐家屋上。虛微窅靄之間,一派天樂聲音,從風飄揚。時尚書屋
眾皆駭異,都道唐孝廉家生的孩子,必有個大有福氣的。三三兩兩,傳播得通邑皆知。於是眾鄰里鬥出公分,牽羊擔酒,
齊至孝廉家奉賀。堯舉道:「不過是個女孩兒,何敢當高鄰厚貺?」
為首的是個老人家,笑嘻嘻道:「孝廉公的令愛,是位仙女,老天因你家積德,特地送下來的。前日彩雲中仙樂聲音,誰不聽見?我老漢活了八十多歲,從不曾見此奇事。將來做一晶夫人,是不消說的。」堯舉又着實謙了幾句,眾鄰
一茶而退。堯舉人內,與夫人說道:「古禮:生兒三日,作湯餅會,邀請親族。今鄰里中先來稱賀,我心不安,要備酒筵款請他們,答其美意,再請諸親族來看看賽兒,何如?」夫人道:「是必該做的。」隨遣老仆買了鷄肉果品等物,發
帖先請鄰里。時尚書屋
到明日午後,諸鄰自己約齊,前來赴席。內有一瞽者,姓岳,是孝廉的遠鄰。因他常常誇口說不但算命,且能算天,
人呼之為岳怪,然所斷吉凶晴雨,頗有應驗,遂自號曰半仙。眾人公揖罷,次序坐定。岳怪先開口道:「瞎子今日要看看唐老先生令愛的八字了。」諸鄰齊聲和道:「正要看你這位半仙說得是也不是。時尚書屋
若算不着,我們公罰冷酒一大碗。」
堯舉道:「只是不誠,何敢相煩?」送把賽兒的生辰說了。岳怪口中暗念,指上輪推,忽立起來大聲嚷道:“這個八字
算不出的。當日關老爺是戊午年、戊午月、戊午日、戊午時建生,做了千古的大聖賢、大豪傑。今令愛是乙酉年、乙酉
月、乙酉日、乙酉時誕生,難道也可以做得關老爺的事業麼?命太奇了,待我回家細細推詳來罷。”眾中有嘲笑他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