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仙外史 第 6 頁


唐孝廉的妻黃氏,產後止五日,即起身接待親戚,感了風寒,頭疼發熱起來。醫藥無效,日重一日。孝廉一面煩人僱覓奶娘,一面發帖到濱州去請名醫來看。雲「系產後傷寒,邪熱摶結,瘀血凝滯,汗下難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69)

唐孝廉的妻黃氏,產後止五日,即起身接待親戚,感了風寒,頭疼發熱起來。醫藥無效,日重一日。孝廉一面煩人僱覓奶娘,一面發帖到濱州去請名醫來看。雲「系產後傷寒,邪熱摶結,瘀血凝滯,汗下難施。時尚書屋

幸脈有元神,且用兩解調和之藥,看是何如。」時賽兒有三四天缺乳了,並不啼哭,亦無聲息。時尚書屋
老婢把米飲來喂些,也嚥下去。蒲台是個小縣分,那裡尋得出好奶娘?看了兩個,甚覺醃臢,都不中意。黃夫人之
病勢,又加胸膈煩悶,漸漸發喘,濱州醫生已自辭去。孝廉心中着急,唯有叩祈祖宗保佑。時尚書屋
黃夫人之弟及弟婦來問候,生眼一看,知道不濟,勸孝廉預備後事。只見門上老家人進來稟道:「有一個奶娘,說是濟寧州人,流落在這裡的,不論僱價。看去到也潔淨。」孝廉道:「我心已碎了,煩尊舅出去問問他。」
舅子道[
「這是極要緊的事,教進來看的好。」老家人隨將奶子引進。但見:身材不肥不瘦,穿一領鴨頭綠的細布寬衫;頭髮半
黑半白,裹一片佛頭青的滑綾小帕。面有重頤,鼻如懸膽。雙眸熠熠,光華動若春星;兩耳耽耽,潔白彎如新月。骨相
端嚴,雍雍乎閨中懿範;神姿秀逸,飄飄然林下清風。腰繫無縫素羅裙,腳着有棱黃葛履。都猜道有似半老的蕭娘,誰
知是真個長生的仙姥。時尚書屋
孝廉見此姆雖穿一身布服,容止非凡,覺道有些蹺蹊。因幾日心思煩亂,沒個主張,遂叫老梅引至夫人臥榻前,孝
廉亦隨後步人。夫人病雖昏沉,心卻明白,開眼一看,就點點頭。時尚書屋
舅母就將外甥女抱起遞與乳媽,乳媽接在手看看道:「好。」只見賽兒嘻嘻的笑個不已,口內啞啞的,卻像要說些
話的光景。時尚書屋
孝廉大為奇異,舅母再去抱時,掉着頭不理。老梅道是認生,把兩手來拍拍去接時,賽兒看一看,也掉轉頭去了。時尚書屋

黃夫人見了這個光景,便道:「我兒,我沒福氣做你的母親,這個才是我兒的真親娘了。」說未畢,淚如雨下,昏暈去
了。孝廉急喚醒來,夫人眼淚滾個不住,向着孝廉道:「相公好生看待乳娘。」
孝廉氣咽心酸,遂請乳娘抱著賽兒到西房安歇,留下舅子舅母在家相伴病人。時尚書屋
看看一刻重似一刻,氣逆上來。老梅將夫人抱在懷內,撫摩胸膛。孝廉坐在床頭。守到半夜,叫聲:「賽兒!做娘的枉生了吾兒了。」
又向孝廉道:「老梅甚好,相公收用了他,再生個兒子接續香火罷。我去了。」遂瞑目而逝。孝廉
放聲大哭,遂移出去放於正廳上,一家舉哀。乳母知道夫人已死,天明起來,抱著賽兒出到廳上,賽兒忽地呱呱的哭。時尚書屋
孝廉肝腸欲斷,撫着賽兒說道:「吾兒月尚未足,就知道母親死了麼?」越哭個不止。乳母道:「莫哭罷,吾兒日後封贈母親罷。」賽兒方住了哭。家人聽見暗暗稱奇。時尚書屋
孝廉分付乳母:「少不得有女親戚來弔喪,要看賽兒,推着睡覺罷。」
乳母說:「待親戚來時,我叫賽兒睡就是了。」那時忙忙的備辦衣衾棺槨殯殮,延請僧人誦經禮懺,弔喪者概止領帖,
整整悲哀了七七四十九日。時尚書屋
孝廉自從夫人死的那夜在廳上睡起,後遂移榻在廳側書房,把後面四五間內室讓與乳母,令老婢在內伏侍。因喪中
哀苦,病了幾日,閉門靜坐。想起這個乳母着實古怪,他來時正值夫人病危,不曾細問來歷,遂叫老婢請乳母出來。孝
廉讓坐畢,問:「賽兒兩日愛吃乳麼?」乳母說:「想因夫人死了,吃得少。」孝廉道:“實不瞞你說,賽兒自生出來,
從不會啼哭,並無聲息。自從你來之後,不但會哭會笑,並且有知識,我想來必有緣故。且尚未知你姓氏籍貫,看來是
個大家舉止,不是做乳母的,為何特尋到舍下。我心裡委實不能解。如今我兒全仗着你,不妨說與我知道。”乳母說:
“天下事,皆有自然之數。時尚書屋
老身姓鮑,先父做過兗州府太守。在任之時,先父常說濟寧州有個神童,十二歲上游庠,後來必然顯達,就將老身
許了他。時尚書屋
迨任滿回籍,老身就隨丈夫歸於濟寧。不期先夫才高命蹇,屢舉不第,抑鬱憤悶,至于病亡。先夫亡後三日,老身
生下個兒子,臨盆就死了。「孝廉道:」這是在幾月間呢?「乳母道:」是本年八月十五酉時。老身無兒無女,葬了丈
夫,要去做個尼姑。時尚書屋
忽得一夢,見送生娘娘向老身說:“你生的兒子,原該是女身,錯投了男胎,所以我又送到蒲台縣真孝廉家去了。時尚書屋
你這裡死,他那裡生哩。‘老身因此到來,問姓真的孝廉;都說沒有。問着一個算命的岳先生,說是個真正孝廉,不是
姓真,是姓唐,他家正要尋個乳母,你造化,這姑娘他日大貴哩。老身是這個緣由來的。”孝廉聽了這些話,欲待信他,
恐無是理;欲待不信,賽兒這個情景,卻又奇怪。因向乳母道:「如今賽兒也就是你的親兒了,望你撫育長成,先荊在地下也是感激的。」乳母道:「不消說得。老身當日隨父親在任,曾請過名師讀書,經史子集皆請大義。時尚書屋
又延女師教過針指,凡刺繡組圳之事,亦所優為。待令愛長大,老身當一一教導,日後嫁個佳婿,老身也要隨去以終餘年」孝廉大驚,
肅然致敬道:「我女兒長大時,自然把你做親娘看待。但還有句話相問:」前日你說賽兒日後封贈母親,這句話更為難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