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仙外史 第 8 頁


似將寶劍鋒釯屈,一片霜華肅九州孝廉以月乃后妃之象,新月初生有幼稚之義,以此命題,再卜女兒將來之讖。不意詩中殺氣凜然,絶無閨閣之致。因微微的假問道:「我兒的詩詞,都有草莽英雄口氣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69)

似將寶劍鋒釯屈,一片霜華肅九州孝廉以月乃后妃之象,新月初生有幼稚之義,以此命題,再卜女兒將來之讖。不

意詩中殺氣凜然,絶無閨閣之致。因微微的假問道:「我兒的詩詞,都有草莽英雄口氣,卻像個曹操、李密那樣人做的,敢是舊詩麼?」鮑母代答道:「姑娘是女中丈夫,故此做來的詩詞,都覺得冠冕闊大。」說畢,引着賽兒進內去了。時尚書屋
孝廉每自躊躇,因想著岳怪的話漸有靈驗,可惜已死,無由再把女兒八字煩他細推一番。只見老家人進來稟道:
「姚相公來到。」就是孝廉的襟丈。請進坐定,把乳母與賽兒的奇異事,詳細述過。姚秀才看了詩詞,道:“女子以四
德為主,詩詞不宜拈弄,何況口氣是個不安靜的!襟丈惟有擇個佳婿嫁去。時尚書屋
自古道女生外向,就不要費心思了。「孝廉道:」見教極是。時尚書屋
並要煩襟丈到寒舍大家說說,恐怕我兒執拗。“
時賽兒已是十三歲,誕日將近。孝廉大開筵宴與女兒做生日。請賽兒的姨夫、姨母、母舅、舅母、從伯、伯母與叔
祖母,最親近的幾位。姨娘又帶個女兒來,乳名妙姑,少賽兒一歲。時尚書屋
男西女東,各分一席坐定。都與騫兒把盞,算個賀生日的意。時尚書屋
賽兒一一答敬畢。先是姚襟丈開口道:「賽甥女博學達理,見識廣大。古來聖女賢媛中,願學的是那一個?」賽兒
道:「列女中無孔子,甥女徒有盂氏願學之心。」姚襟丈向着孝廉道:「甥女算得古來第1第2個女子,要擇個佳婿自然難得,襟丈當以此為急務了。」眾親齊聲道:「女子生而願為之有家,極是要緊的。」孝廉道:「我尚未問過孩兒、太太哩。」
賽兒道:「孩兒是不嫁丈夫的,奉侍父親天年之後,要出家學道,豈肯嫁與人為婦耶?」老婢在旁忽大聲道
「不但姑娘不嫁,我也是決不嫁人的。」孝廉的堂兄道:「此婢年紀大了,老弟該早早配人,如何遲到今日,孝廉道:」幾次要配人,奈他決不依從。「堂兄道:」先王之政,內無怨女,外無曠夫。我弟是個家主,怎麼由得婢女主張?時尚書屋
若如此說來,怪不得侄女也有此奇話了。都是你的家教不明。「姚襟丈又介面道:」《易經》開章兩卦,就是乾、坤。時尚書屋
其震、離、巽、兌為男女,故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又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又曰:天地絪緼組,萬物化醇,男女

構精,萬物化生。此天地之常經,古今之通義。甥女以後再莫要說不嫁的話。「賽兒道:」混沌開闢,陰陽分判,氣化
流行,發育萬物。未聞陰嫁于陽,月嫁乎日也。「舅舅道:」以我言之,甥女的事,全在鮑太太主張。「鮑太太道:」
三綱五倫,聖人之大道,豈有個女子不字之理?姑娘說出家學道,就是仙家也有夫婦配合。這都在老身身上,不用煩絮
的。「眾親說:」太太就是聖賢一輩的人,自後只須太太主持就是了。“
宴畢,眾親俱要別去。賽兒向着父親道:「孩兒誕辰,想著母親,不勝悲感。有詩一首,兼以請教伯伯、舅舅、姨夫。」
遂寫於浣花箋送閲。詩云:一謫瑤台十二年,兒家迴首自生憐。時尚書屋
母亡難伴黃泉路,父在同居離恨天。時尚書屋
此夕彩雲猶未散,千秋皓月為誰圓?時尚書屋
香閨盡人巫山夢,有個偏為處女傳。時尚書屋
姚姨夫道:「詩在晚唐之上,獨是結句不典,自古未有為處女而傳者。」鮑母說:“處女傳者惟有成仙,這個如何
能得?時尚書屋
明日寫個庚帖送與眾親,各留心訪個快婿,待老身以道理開勸姑娘,沒有個不從的。「眾親道:」全仗太太。“各
與鮑母施禮而別。賽兒便送伯叔母女親等出去。妙姑不肯回家,要與姊姊作伴。賽兒喜極,稟知父親留下。時尚書屋
攜了妙姑手,
隨着鮑母同進內室。時尚書屋
時將二更,家中各自睡了。賽兒道:「今夜碧天如水,玉露流波,金風揚彩,月光皎潔,可愛人也。正是: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我當與妙妹賞月,請太太同向中庭一坐。」
於是列珍果,煮香茗,談至夜分。忽見正東上
彩雲升起,冉冉的舒布中天,似湍回波折一般。旋作圓紋,周圍合將攏來,把一輪皓月,端端捧在中間。殊葩繚繞,異
彩蕩漾,真正如五花錦繡,錯雜成章,俗所謂月華也。賽兒凝眸看了一會,不覺心上淒愴,忽然長吁道:「兒家安能學月殿之妹乎!」因問鮑母道:「我看太太是個仙流,定知過去未來,乞將孩兒夙因,指示指示。」鮑母道:「我正要將你姊妹開導一番。」賽兒即跪下,妙姑與老婢皆跪于側。時尚書屋
鮑姑道:「起來聽者。」賽兒決不肯起,鮑母扶之乃起立。因
指着明月向賽兒道:“此是孩兒之故宅也。時尚書屋
兒原是月殿嫦娥,妙兒是侍女素英。還有個寒簧,又托生於他處。「就把瑤池會宴與天狼星求姻之事,備說一遍。賽兒又跪下道:」太太,孩兒已悟了。時尚書屋
怪不得向來見于明月,便生淒愴。時尚書屋
咳,幾時得再上瑤台?「不覺掉下淚來。鮑姑道:」有我在,無妨也。「妙姑對著賽兒道:」我原是伏侍姊姊的,
從此就不回去了。「鮑母道:」這個且緩,吾兒賽兒尚欠着夫妻債哩。「賽兒泣道:」一犯色戒,必至墮落,要求太太
解此厄難。「說罷,淚下如雨。鮑母道:」我兒原來未悟,怎不記得瑤池會上大士的法語?孩兒為有窮國妃時,與后羿
尚半載夫妻未了,遂奔人月宮。今彼已生塵世,如何賴得?此乃一定之數,雖如來亦不能拗。幸虧天孫娘娘在上界,多
方護持,尚有個斡旋之法。待信息到來,我自有處。兒但寬心,不須煩惱。“賽兒再拜謝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