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仙外史 第 9 頁


隨問:「太太是何聖母仙真?」鮑母道:「兒且勿問,往後有自然明白的日子,凡事只依着我行便了。」說話之間,將及天明,各自安息。辰刻時候,孝廉進來向鮑太太道:「今日要將賽兒庚帖送
作者:待考 / 頁數:(9 / 269)

隨問:「太太是何聖母仙真?」鮑母道:「兒且勿問,往後有自然明白的日子,凡事只依着我行便了。」說話之間,

將及天明,各自安息。時尚書屋
辰刻時候,孝廉進來向鮑太太道:「今日要將賽兒庚帖送與眾親,令他們大家留心,尋個佳婿,完我為父的事。」
鮑母道:「極是。一人之見聞有限,千里姻緣似綫牽哩。」孝廉大喜而出。正不知東方絶世的佳人,可配得南國多情的
才子,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裴道人秘授真春丹林公子巧合假庚帖
話說唐孝廉將賽兒庚帖寫出去後,遠近皆知是位女才子。時尚書屋
那些富貴子弟全不照照自己形相,是滿面的酒肉;也不量量自己材料,是滿肚皮的草包,央親倩友,做幾首歪詩、
幾篇爛文字,訂作窗稿,尋個的當媒妁送到唐宅,一時絡繹不斷。賽兒大怒,都扯得粉碎,分付門上自後不許收接。鮑
母道:「有個回法。但說不論門楣,不觀相貌,不考詩文,只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時生的,然後煩媒來說。」以此求親的
皆敗興而返。時尚書屋
忽一日,老家人來稟孝廉道:「有個廣東人,說是鮑太太的兄弟,在外要見。」孝廉教請,報與鮑母,自己就迎出
來。時尚書屋
見此人生得清奇秀拔,翛翛然有凌霞之氣。邀進中堂,施禮坐定。孝廉道:「請教台字。」其人答道:「賤名航,字虛舟。時尚書屋
家姊在俯,極承優待,特來造謝。」孝廉道:「小女承令姊教育之恩,吳天罔極。」大家又敘些相慕相敬的話,
老婢報:「鮑太太出來了。」孝廉遂避席。教家人忙忙備飯。鮑姑見是仙客裴航,已知來由,認了姊弟,附耳說了幾句,

竟自別去。老家人輓留不及,令子小三兒尾其後,看寓在何處。孝廉從外進來,正埋怨老家人,小三兒喘吁吁的跑來道
「奇事奇事!適纔緊隨着鮑爺出東關,到曠野無人處,忽地駕彩雲,飛向海上去了。」
孝廉心中明白也是仙流,囑令家人不許傳出。進至內室,啟問鮑太太道:「正在備飯,為何令弟別去之速?」鮑母
謝道:「他有正事,少不得日後還來。」
過了月餘,老家人傳道:「舅爺同個做媒的來了。」孝廉出迎時,見舅子與姓俞的舊相識,已進中門。延人坐下。時尚書屋
舅子道:「俞親翁特來與甥女說親。是濟寧州林參政的三公子,與甥女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建生,今現在他母姨夫柏青庵家內。先請教了姊丈,好來進拜。」俞媒道:“參政林公,是濟寧州第1便家,今已應升布政,將次進京候補。時尚書屋

其三公

子,十二歲游庠,說是濟南第1個神童。文章詩賦,不假思索,動動筆就有的。而且音律技藝,無樣不精。這樣才子,
正好配的淑女。是以特命晚生央着舅爺,先來通命。”隨打恭至地道:「謹候鈞旨。」孝廉道:「別樣不打緊,到是同時同日,卻難查考,尚容緩商。」
俞媒又連連打恭道:“這個更真。三公子因八字奇異,誓要訪求年月日時相同的,然
後配親。若訪問不得,甘心一世不娶。曾向着晚生道:若八字是真,才貌是不論的。老先生高明,豈不曉得柏青庵是個
端方的名秀才。他令甥若不是真八字,豈肯與聞其事?”孝廉見他說得有理,遂進內述與鮑母。鮑母道:「許他罷了。」
孝廉說:「我要請他會面,然後允他,何如?」
鮑母道:「這也是老成見識。」孝廉出來,向俞媒道:「小女擇配甚難,親翁所素知。今老夫要親見一面,就可定了。」俞媒說:「這是容易的,待晚生就去傳示台命。」
別不多時,俞媒復來說:「柏青庵即于明日率公子徑來叩謁面求了。」
孝廉遂備了酒筵,請了眾親。候至巳刻方到。孝廉迎進,眾親戚皆注目看林三公子生得何如。但見:面如傅粉,略
有潘安之韻,且解風流;心只貪春,絶非宋玉之才,漫矜詞賦。炫服鮮衣,飄飄然骨肌瘦弱,曾號神童;金冠朱履,軒
軒乎容止輕揚,可稱冶子。若說到笙簫音律果然真,試問他經史文章還有假。時尚書屋
孝廉遜進,與各親一一施禮。柏青庵首坐,林公子側席,各敘了幾句鬥山松蘿的套話。香茗再進,青庵即便起辭。時尚書屋
孝廉款留云:「正要請教林年兄佳詠。」青庵就坐下,命公子立起請題。孝廉想一想道:「即以中秋圓月為題何如?」
姚襟丈道:「都是此夜誕生,極妙的了。」林公子思索有半個時辰,寫於箋紙呈上。詩云:嫦娥應愛晚妝新,掛出天邊
月一輪。時尚書屋
好似玉台來下聘,彩雲相送少年人。時尚書屋
孝廉看了,遞與青庵暨眾親戚都看了,莫不讚揚。青庵打一恭道:「不敢斗膽,要求閨秀賜和一章,就是合璧聯珠,勝似千金百兩。」孝廉即命垂簾,放下桌案筆硯,請姑娘出來。時尚書屋
老婢傳說:「姑娘問出來怎麼?」眾親都道:「要求佳詠一章。」
老婢又傳道:「女子自有婦道,吟詠非其本質。」姚姨夫一想,當時我有這句話,莫非怪我?遂立起道:「待我去請甥女。」瞬息間,隱隱見簾內姍姍然到來。老婢道:「姑娘說不為禮了,快把詩稿傳來,不耐煩久坐哩。」
舅舅就把
原稿遞進,仍出就位,詩已和到,賽兒已自進去。青庵也驚獃了。公子寫的蠅頭小楷,賽兒是連行帶草,有銅錢的大的
字。青庵朗吟道:八月嫦娥降世新,此心猶是抱冰輪。時尚書屋
漫雲玉杵裴航聘,那識瑤台第1人眾親都道:「真是棋逢敵手,天作之合。」青庵道:「舍甥向來敏捷,今日這詩頗遲,就算輸了,改日再請唱和罷。」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