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小五義 第 12 頁


」李天祥道:「我有話講,坐下細談。」二人方纔落坐,從人獻上茶來。李天祥說:「明天我可不走啦,就在此處聽候佳音,我這裡有書信一封,你們二位千萬要好好收藏。你們進風清門十字街,打聽有個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208)

」李天祥道:「我有話講,坐下細談。」二人方纔落坐,從人獻上茶來。李天祥說:「明天我可不走啦,就在此處聽候佳音,我這裡有書信一封,你們二位千萬要好好收藏。你們進風清門十字街,打聽有個雙竹竿巷,路北大門,問明李宅,儘管問我的名字,李天祥李大人是在這裡居住不是?如若問對之時,此信尚不可遞進去,必要見了我兒子,當面投遞。時尚書屋

我兒必將你們請進去。我兒名叫李黽。到我家之後,要什麼應用的東西,叫我兒給你們預備。我這裡有二百兩白銀,可不是酬勞你們,這是給你們二位作路費。時尚書屋
事成之後,保二位作官,讓老師奉送你們二位白銀一萬兩。」二人齊說道:「不敢領大人賞賜,我們去殺包公,一半是與我們自己報仇,如果事成之後,大人提拔提拔,我們就感恩不盡了。大人在此等候,我們進城,見天色行事,天氣若早我們就出來探道,當日晚上就入開封府,把他頭顱砍下,用油綢子包好,不露血跡,我們躍城而過,就連夜回奔大人公館。大人早早見着黑炭頭腦袋,亦好放心。」
李天樣說:「全仗二公之能。二位早早歇息去罷,明天早晨起身,也不用過來見我,我在此處聽好消息就是了。」說畢,對著邢家弟兄二人打了兩躬。邢家弟兄倒覺有些過意不去,捧着銀子,拿着書信,李天祥送出門首,千叮嚀,萬囑咐,這個事情,總要謹慎方好,智化見兩個人出來,急忙抽身欲迴轉自己店房,忽然望前窗戶上一看,但見雪白窗戶紙上頭有一個小月牙孔,倒把智化嚇了一跳,究竟總是夜行人知道夜行人的規矩,智化一看這個小窟窿,就知前窗戶那裡有個大行家,必在外頭窺探屋中之事。時尚書屋
智化一矮身軀,施展夜行術,直奔正西往牆頭上一縱,就見有一條黑影,往西南一晃,再細看,已蹤影不見。智化倒覺心中納悶:這條黑影是什麼人,這樣快的身法?此人比我勝強百倍。意欲追趕,又不知往哪裡去了,只好回店。躥進牆去,回到自己屋內,並不點燈,仍是盤膝而坐,閉目養神,等至天明起身不提。時尚書屋
且說邢如龍、邢如虎抱著銀子,拿了書信,到了屋內。不提防有一宗物件,吧嚓一聲,正打在邢如虎脖子上。邢如虎哎喲一聲,回頭一看,什麼也瞧不見。說:「哥哥,這事可奇怪了,哪裡來的一塊石頭,正打在我脖子上。」
開口要罵,被邢如龍攔住說:「不可,由外面打不進來,裏邊也沒人,這店中閒房太多,也許是仙家老爺子,好閙着玩,打你也是有的。千萬可別口出不遜,要是衝撞着他們,那可不好哇!」邢如虎說:「哪有這些事故!」將銀子放在小飯桌子上,先就把書信貼身帶好,又叫店中預備酒菜。二人越想越高興,直吃的大醉,叫店家把殘席撤去,二人頭朝裡沉沉睡去。第2日早上起來,直奔京都開封府前去行刺。時尚書屋

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7回
拚命的不幹己事 逃生者移禍於人
且說邢如龍、邢如虎受了李天祥重託,頭天晚間飲酒大醉,次日早晨起來,叫外邊人將馬匹備好,把銀子分散帶著,一看飯桌上銀子,剩了兩封,短了兩封銀子。如虎說:「哥哥,怎麼剩了兩封,必是店家偷去了。」邢如龍說:「不能,店家敢偷?既然開店,難道就不知店內規矩,就是尋常旅客,他也不敢動一草一木,何況這是公館。」邢如虎說:「不管那些,沒了與他要,不是他也得他賠。」
邢如龍說:「不可!咱們在大人跟前說下大話,連咱們自己的東西尚管不住,倘若咱們一閙,豈不是叫大人放心不下?我們只當少得了些個。拿着那些個也覺路上太重,我們辦大事要緊。」邢如虎無可奈何。兩個人將這銀子收拾好了,出了店門,早有人把馬拉出伺候。時尚書屋
二人乘騎,一直撲奔京師大路,哪曉得智化早在那裡等候了。智化或前或後,跟蹤行走,隱約聽見說丟了銀子,智化心中納悶:怎會丟了銀子?什麼人偷了他們的東西?時尚書屋
智化正疑惑間,前面一騎馬,由西南往東北,撒開腿大跑。馬上坐著一個人,青緞壯士帽,青布箭袖袍,薄底靴子,皮挺帶,肋下佩力,黃臉皮,騎的一匹玉頂甘草黃彪馬,手中執打馬鞭。智化一看這人就認得,心中暗想道:「他這是從哪裡來的?」此人原來是江樊。皆因他跟隨鄧九如在石門縣拿住自然和尚、朱二禿子、吳月娘。時尚書屋
和尚總沒有清供,枷了打,打了又枷,又怕刑下斃命,實系沒法。如今江樊上開封府,領教包相爺主意。江樊保護鄧九如上任,相爺囑咐他,若鄧九如稍微有點舛錯,拿江樊全家問罪,故此江樊盡心竭力。鄧九如派江樊上京,教他越快越好,請教了包相爺的主意,叫他連夜回來,江樊才借了這匹好馬,不分日夜趕路,哪曉得為這一匹馬,几乎送了自己的性命。時尚書屋
那日正往前走,用力打了兩鞭,那馬四足飛開,如鳥相似。江樊也是心中得意,不料後面有一個人跟下來了。邢如龍、邢如虎、智化均皆看見。這匹馬可稱得起千里馬,後頭跟下一個千里腳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