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小五義 第 4 頁


只聽見吱嘍嘍一陣鐵滑子響,各處翻板的插管俱都插好,王官拉鐵鏈推翻板而上。蔣爺聽見四個人上去,卜通卜通的四聲,蔣爺衝著柳青哈哈一笑,說:「老柳,你可好哇!」柳青怒道:「病夫,瘦鬼!我
作者:待考 / 頁數:(4 / 208)

只聽見吱嘍嘍一陣鐵滑子響,各處翻板的插管俱都插好,王官拉鐵鏈推翻板而上。蔣爺聽見四個人上去,卜通卜通的四聲,蔣爺衝著柳青哈哈一笑,說:「老柳,你可好哇!」柳青怒道:「病夫,瘦鬼!我這條命斷送在你手內!我要同着大眾前來破銅網,殺王府一人,我就算與五弟報仇,你偏邀我盜王爺盟書,立這宗喪氣功勞。如今被捉,頃刻就死,難道你還樂得上來?」蔣平又大笑,說:「老柳,你大喜。」柳青說:「對,出大差就是喜。」

蔣平說:「咱們絶處逢生,豈不是一喜?」柳青說:「還有活路呢!據我說要想活命,除非是認母投胎,另世轉來。人家常說,『寧死在陣前,不死在陣後』。同着大眾破銅網,總然死了也有人把屍首背回去;死在這個地窨子內,誰人知曉?」蔣平說:「你是嚇糊塗了?這明擺着就要出去,怎麼說是死呢?我聽見四個王官上去一個一卜通,上去四個四卜通,準是熏香香煙未盡,四個人上去聞見躺下了。」柳青說:「就是熏過這四個人去,你我捆着,也是出不去的。」
蔣平道:「只要四個人躺下不去送信,你我如同沒捆着一樣。」柳青問:「我倒要領教領教。」蔣平道:「虧你還是九頭獅子的徒弟哪!若是一個人倒翦二臂捆着,有個金蟬脫殼之法可以解得開繩子,若是四馬倒攢蹄捆着,那可沒有法子。這是兩個人四馬倒攢蹄,一個人滾過來給那一個咬繩子,只要咬斷了一人,這個再給那個解開,豈不是與沒捆着一樣麼?」蔣平說畢,柳青哈哈一笑,說:「病夫,真有你的!」蔣平道:「既然這樣,你滾過來罷。」
柳青說:「還是你滾過來。」蔣平道:「你連這麼點虧都不吃?你滾過來咬繩子。」柳青說:「不能!偏叫你滾過來給我咬繩子。」蔣平說:「你太不吃虧了,我就滾過去。」
說畢,一翻一滾,就到了柳青身旁。柳青把身子一歪,蔣平的嘴拗着柳青的膀子,用牙咬斷繩子。柳青雙手一伸,翻身站起,說:「哈哈,好病鬼!我這條命几乎斷送在你手,活該我命不當絶。哥哥,你在此等着我,我破銅網陣去了。」
說畢就走。蔣平喊道:「老柳,柳兄弟,好柳兄弟,千萬別走,你給我解開罷!你一走,我可就苦了。」柳青回頭說:「我要與你解開,你又要出主意。」蔣平連聲說:「我再不出主意了。」

柳青這才與蔣平解開。蔣平伸雙手縱身起來,直奔東南,要捯鐵鏈而上。柳青先把鐵鏈揪住說:「你先等一會,你上去把蓋兒一蓋,把我悶在裡頭,你為的好報前仇,你先讓我上去罷。」蔣平說:「那樣行事豈不是匹夫!」說罷,二人一笑。時尚書屋
柳青在先,蔣平在後,捯鐵鏈而上。柳青低頭一看,說:「四哥,真有你的,四個王官果然叫熏香熏將過去。」蔣平說:「如何?我聽見四個人上來俱都躺下了。」二人亮出兵刃,噗哧噗哧,盡都結果性命,然後出來。時尚書屋
就聽見正東上殺聲震耳,二人殺奔前來。看看臨近,儘是王府的兵丁,執定燈球火把,亮子油松,照如白晝。裡頭是北俠、南俠等,有王官雷英、勝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使的是金銀銅鐵四條鞭,張保、李虎、夏侯雄,各拿兵刃亂殺一陣。蔣、柳二人,由正西殺奔前來,正遇艾虎。時尚書屋
蔣平問:「你從何處來?」艾虎就將他師傅壓在鍘刀底下,教他取寶刀來的話,說了一遍。蔣平催他快救師傅去,艾虎點頭,直奔正北去了。蔣、柳二人大喊一聲:「叛賊,四老爺來了!近前則死,退後則生!」叱嚓磕嚓一陣亂砍。王府的兵丁,焉能是蔣、柳二人的對手,也有把軍刀磕飛的,也有帶了重傷的,也有死於非命的。時尚書屋
北俠等看見蔣、柳二人殺將進來,暗暗歡喜,會在一處一同與王府人交手,暫且不表。時尚書屋
單提小義士艾虎,得了寶刀,一直的奔連環木板而來,仍進離為火,走山水蒙,腳踏卍字式當中,直奔沖霄樓而來。至沖霄樓下,在五行欄杆之外,早有沈仲元在那裡等候。見着艾虎,忙問:「可曾將寶刀借來?」艾虎說:「已將寶刀借來。」沈仲元說:「好!快跟我上去。」
將艾虎帶進五行欄杆,由樓柱子上放下軟梯,二人爬軟梯而上,上一層卷一層,來到三層上面,把軟梯捲起,直到正當中隔扇。進了裡面,晃千里火筒,艾虎先就上了佛櫃,躥上懸龕,手拿着七寶刀,說:「師傅,我把義父的刀借來了,是怎樣的砍法?依我的主意,這不是立着一根鐵柱子麼,橫着一剁,把這個鐵柱子剁折,師傅就好出來了。」智化連忙說:「不可!不可!若要那樣剁法,不如先即往起一扳,省許多事情,又借寶刀何用?」艾虎說:「你老人家說怎麼辦法?」智化說:「你把刀尖貼著我的腰,從鍘刀的刃子裡頭插將進去,七寶刀的刃子衝上,一點一點的削他那個鍘刀。削到鐵柱子上,可就別削了,我打這半邊就可以爬出來了。時尚書屋
總是別動這根鐵柱子才好。」艾虎依了這個主意。沈仲元站在佛櫃之上,晁着千里火筒,照着亮子。艾虎將寶刀貼著智化的右胯,刀刃衝上,插將進去,又怕傷着師傅的皮肉,問道:「師傅,傷着你老人家無有?」智化咬着牙說:「不要緊。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