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小五義 第 6 頁


且說迎面來了一人,亮刀攔住去路,哼了一聲:「是什麼人?少往前進。」艾虎眼快,高聲叫道:「來者可是三哥?」對面答言:「正是老西。老兄弟,還有什麼人?」艾虎道:「是我師傅。」山西雁徐良
作者:待考 / 頁數:(6 / 208)

且說迎面來了一人,亮刀攔住去路,哼了一聲:「是什麼人?少往前進。」艾虎眼快,高聲叫道:「來者可是三哥?」對面答言:「正是老西。老兄弟,還有什麼人?」艾虎道:「是我師傅。」山西雁徐良過來見禮,說:「原來是智叔父。」

又見沈仲元,說:「師叔,你們三位怎麼要回去了?」沈仲元說:「你在此等候,裡頭動了手了,倘若裡頭有逃走了的,你在此守定,千萬別教他們走脫。」徐良問:「你們三位上哪裡去?」智化說:「我們請大人去。」徐良問:「請大人作什麼?」智化說:「銅網陣已破了,這就要拿王爺了。破銅網是私事,拿王爺是官事,非有大人不成。時尚書屋
你可好好把守此處,不可稍離,防着賊人漏網。」徐良點頭。時尚書屋
智化同沈仲元穿樹林而過,直奔上院衙而來,到上院衙躥牆而入,正遇見大眾來往巡更。智化先到自己屋中,將抄包解將下來,又將抄包打開,把盟單匣子放於桌上,叫手下從人看守。智化、沈仲元、艾虎三人,俱都脫了夜行衣服,換了箭袖袍,繫上絲蠻帶,肋下佩刀,前來面見大人行禮,說:「回稟大人得知,此時銅網陣已破,請大人知會同城文武官員,請旨拿王爺。」大人點頭,立刻吩咐公孫先生外面傳話,知會同城文武官員,至上院衙門聽旨。時尚書屋
公孫先生出去,派人知會同城文武官員。三鼓多天,上院衙門外轎馬盈門,按院大人升會客大廳,同城文武官員進見,襄陽的總鎮姓武,叫武魁,帶領屬員,文官是藩臬兩司,帶領文官屬員,至大廳參見代天巡狩天使欽差按院大人。行禮已畢,分班站立。大人身後站定智化、沈仲元、艾虎、龍滔、姚猛、史雲、鄧彪、胡列、韓天錦、馬龍、張豹、胡小紀、喬彬、朋玉、熊威、韓良,兩旁有二位文墨官員,就是公孫先生、賽管輅魏昌。時尚書屋
大人對著兩旁言道:「本院本是奉旨出都,察辦荊襄地面,並察看外藩留守襄陽趙千歲謀反的虛實。現今王府內設擺銅網陣,禦前帶刀右護衛白玉堂為國捐軀,墜網身死,本院尚未修本入都,皆因未能準見王爺的虛實。前番拿住王爺的餘黨,審供切實,今晚本院先派行俠仗義之人破銅網,然後本院請旨拿王爺入都覆命。故此知會眾位大人一同前往。」

總鎮大人武魁答言:「卑職伺候大人。」顏按院說:「武大人,火速派馬步軍隊圍困王府,不要走脫一人,倘若王爺餘黨有漏網者,大人聽參。」武魁答應,轉身退將出去,點起馬步軍隊,圍困王府。文官各帶本衙署的捕快班頭。時尚書屋
大人吩咐外邊預備轎馬,帶領着大官人智化、沈仲元、韓天錦等,連公孫先生,請定旨意,燈火齊明,直奔王府而來,暫且不表。時尚書屋
已說北俠與艾虎換了自己的七寶鋼刀,又殺將進去,亂削大眾的兵器,眾人齊說:「又來了哇,這倒彷彿是他們自己家裡頭一樣,愛出來就出來,愛進去就進去,由着他們的性兒來往走蹚,我們可受不的,這兵器傷了多少了。」正說話間,二官人一寶劍,結果了張保的性命。盧方一刀,將夏侯雄殺死。雲中鶴拿寶劍正要削雷英的撲刀,李虎前來接救,掄刀照着魏真後脊背砍來。時尚書屋
魏真道爺可算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正與雷英動手,忽聽後面「嗖」的一聲,將身急忙一閃,躲開了李虎這一刀,一抬腿「砰」的一聲,就把李虎踢了一個跟頭。李虎身不由自主,噹啷啷撒手扔刀,「噗咚」一聲正扒在徐慶的面前,徐慶掄刀就剁,「咔嚓」一聲,紅光崩現,又叫馮淵趕上紮了一槍。王府內死了三個王官,一陣大亂。頃刻之間,屍橫滿地,血水直流,也有帶著重傷的,也有死於非命的,也有滿地亂滾爹娘混叫的,也有跪在地下苦苦救饒的。時尚書屋
惟有盛子川、曹德玉、崔平、周通這四個人的兵器未傷,皆因彼等是金銀銅鐵四條鞭,又重又粗,寶刀寶劍皆不敢削,怕傷了自己的寶物。因此上反倒輕縱了四個反叛。雷英那口刀終是不行,被北俠七寶刀削為兩段。柳青趕上攔頭就是一刀,雷英一彎腰,「砰」的一聲,將頭巾砍去了半截,把雷英嚇了一個膽裂魂飛,撒腿就跑。時尚書屋
大家亂殺之際,也顧不得追趕雷英。王府兵丁越聚越多,闔王府各處兵丁俱都湊來。正在亂殺之時,忽聽見正西上「噹啷啷」一聲鑼鳴,一片燈火齊明,有人大聲喊叫:「雷王官有令,我兵退下。」又聽正西大眾喊道:「我兵退向西南、西北,別闖了正西大隊,是君山救應到了。時尚書屋
飛叉太保鐘寨主,帶領君山水旱二十四寨的寨主和五千嘍兵,如今見了王爺,說明要立頭功,我們府內人退下。」眾人一聲答應,如風捲殘雲一般,分兩股盡自退往西南、西北去了。這邊北俠、雲中鶴、二官人與馮淵、柳青等,一聞此信,個個面面相覷。依着徐慶,要闖將上去,被眾人攔住,氣得破口大罵:「好鐘雄囚囊的,人面獸心、反覆無常的小人,原來假意投降大宋,說是幫我們,如今又隨了反叛了。時尚書屋
咱們要拿住他,把他剁成肉泥,方消心頭之恨。」北俠說:「別忙,等他臨近,叫鐘雄答言。」又向蔣四爺說:「老四,全是你的不好,人家帶領君山人來,拔刀相助,你不肯重用他們,偏教他們紮在城外,等着拿人。必是金槍將,于義、黃壽他們挑唆鐘雄,諒鐘雄太保絶不能做出這樣事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