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續小五義 第 8 頁


」並將如何遇險,如何被鍘刀壓住,稟告了一遍,說:「此乃智壯士用性命換來,小民焉敢冒認盟單是小人所盜。」智化在旁說:「沈壯士,我先前已曾言過,如能將盟單盜下來,我絶不要些須的功勞,我
作者:待考 / 頁數:(8 / 208)

」並將如何遇險,如何被鍘刀壓住,稟告了一遍,說:「此乃智壯士用性命換來,小民焉敢冒認盟單是小人所盜。」智化在旁說:「沈壯士,我先前已曾言過,如能將盟單盜下來,我絶不要些須的功勞,我若要一絲之功,教我死無葬身之地。前番已對你說過,怎麼在大人面前又讓起來了?」沈仲元說:「你捨死忘生幾次,我若圖你的功勞,居心何忍?況且還有你徒弟借刀之功,我決不要此功勞。」大人說道:「你二人不必謙讓,本院打折本時,言明智壯士盜盟單,沈壯士、艾虎巡風。」

智化還要往下爭論,大人把臉一沉:「本院主意已定,不必往下再講。」智化諾諾而退。公孫先生把匣子打開,取出黃雲緞的包袱,將麻花扣一解,露出裡面盟單,皮面上寫「龍虎風雲聚會」,展開一看,上面寫:「天聖元年元旦日吉立。」頭一位就是王爺的名字,霸王莊馬強與馬朝賢,鄧家堡的群賊,連君山帶黑狼山、黑水湖、洪澤湖,吳源、吳澤等俱在上面。時尚書屋
王府內的那些個王官名字也在其內。大人看盟單,早有展南俠與蔣平過來給大人行禮,求大人格外施恩,所有投降之人在盟單上的名字,求大人撤將下來。沈仲元、聖手秀士馮淵、君山的鐘雄,帶領許多寨主,分水獸鄧彪、胡列、魏昌,俱都跪在大人面前,懇求大人天恩,將他們的名字撤下來。大人點頭應允,眾人退下。時尚書屋
大人教公孫先生、魏昌打折本,白玉堂死在銅網之內,一併奏明萬歲,收伏君山鐘雄另有夾片,襄陽王逃走,不知去向,大人另有請罪言語,也單有夾片,破銅網眾人一乾花名俱都修在折上。底稿整寫了一天工夫方纔寫好,請大人過目。大人看畢,公孫先生、魏昌謄好折本,派展護衛入都。忽然外面有人報將進來:「智壯士把自己所有物件帶走,不知去向,留下了一個給大人請安的稟帖。」
大人一聞此言,仰面朝天,一聲長嘆,說:「智壯士,乃是本院將你逼走。」蔣平在旁說道:「智化不願為官,與魏真說明,情願拜魏道爺為師兄。如今他這一走,必然是回家祭掃墳塋,辭別親族人等,大事一畢,出家當老道,跳出三教外,不在五行中,大概他準是這個意思。」大人也無可奈何,說:「只是一件,若論功勞,屬智壯士,他這一走,折本上若將他撤下,顯着本院不公,如不將他撤下,萬歲倘若封官,又不知他的去向,這便如何是好?也罷,折本已然打好,聽萬歲爺的旨意就是了。」
你道智化為何走了?皆因大人的主意,寫他盜盟單,不寫沈仲元盜,自己有心往下再說,見大人面帶沉色,只得諾諾而退。回到自己屋內,寫了一個稟帖,留在此處。隨將應用物件、珍珠算盤、量天尺、天地盤子,還有幾本道書,俱都帶好。沒敢走上院衙前門,怕有人碰見,由後門逃走,混出城去,直奔黃州府黃安縣,曉行夜住,饑餐渴飲,直奔自己門前而來。時尚書屋

這日來到門首,家下人等迎接進去。次日叫家人預備祭禮,買了些金銀錁錠紙錢等類,自己親到墳上燒錢化紙,奠茶奠酒,心中祝告祖墓墳塋,無非是要出家的言語,不必細表。又在墳地間遊玩半天,看了會子墳塋的樹木,自己倒覺得好生淒慘,又嘆息半天。看墳的人請智爺吃茶,智化隨到陽宅內吃了幾杯茶,仍然叫人引路歸家。時尚書屋
次日又往親友家住了幾天,這才想著要去找雲中鶴。自己帶上散碎銀兩盤費,仍然還是壯士打扮,肋下挎刀,將應用的東西,連夜行衣,俱都包裹停妥,肩頭上一背,暗暗偷走。時尚書屋
一路曉行夜住,這日正往前走,聽見過路之人紛紛議論,提說顏按院大人入都。智化忽然心中一動,說:「且住,此時尚未到魏道兄廟中去,大概他也不在廟中。我在大人跟前不辭而別,還不知大人怎樣辦法。大人乃是國家之大員,性情與平人不同。時尚書屋
倘若一時之間怪我不辭而別,定要寫我盜盟單,那時萬歲爺封官,找不着我的下落,又沒人上去謝恩,總然是蔣四哥、展大哥也不能護庇於我。萬歲一怒,是為抗旨不遵,這便如何是好:也罷!魏道爺亦是入都,此時我到廟中,弟兄也是不能見面,不如到京都走走,在風清門外找店住下,且聽大人見駕之時,萬歲怎樣降旨。如若封官,我就出去謝恩,如不封官贈爵,我再回三清觀,尋找魏道爺不遲。」主意已定,直奔京都大路。時尚書屋
這日正往前走,忽然前面來了許多馱轎車輛,遠看儘是穿孝的男女。前面有兩匹馬,馬上之人全是六瓣甜爪巾,青銅抹額,箭袖袍,獅蠻帶,薄底靴子,肋下佩刀。一個是黃白臉面,鬍鬚不長;一個面黑,濃眉闊目。智化暗說:「卻不是別人,是開封府兩名校尉張龍、趙虎。時尚書屋
若要叫他們二人看見,又得費話。」抽身直奔樹林,隱起身來。早被趙虎看見,一催馬追趕下來,連聲喊叫:「智大爺,往哪裡藏?」智化明知藏躲不開,只得轉身迎出,一躬到地,說:「你們二位上哪裡去?」趙、張二人翻身下馬,彼此各施一禮。趙虎問智化:「破了銅網,盜了盟單,你怎麼跑掉?你可小心點,萬歲爺找你呀!」張龍說:「別嚇他了。」
智化問:「他們怎麼知道我的事情?」張龍說:「有我們展大爺折差進京,開封府來交包相爺替遞。」智化說:「我打聽打聽,皇上怎麼明降諭旨?」張龍將皇上召見顏大人,所有破銅網陣之人,一體進京陛見,俱已升賞。案後訪拿襄陽王的餘黨,交各州縣嚴拿,若能拿獲,解往京都交開封府審訊明白回奏。現今已拿住的王爺餘黨,就地正法,凌遲處死。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