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定情人 第 10 頁


或者由此而再致一詩一詞,以邀其青盼,亦未可知也。但我想小姐少師之女,貴重若此;天生麗質,窈窕若此;彤管有煒,多才若此。莫說小姐端莊正靜,不肯為薄劣書生而動念,即使感觸春懷,亦不過筆
作者:清.不題撰人 / 頁數:(10 / 46)

或者由此而再致一詩一詞,以邀其青盼,亦未可知也。但我想小姐少師之女,貴重若此;天生麗質,窈窕若此;彤管有煒,多才若此。莫說小姐端莊正靜,不肯為薄劣書生而動念,即使感觸春懷,亦不過筆墨中微露一絲之愛慕,如昨日之詩題是也。安能于邂逅間,即眉目勾挑,而慨然許可,以自媒自嫁哉!萬無是理也。時尚書屋

況我雙星居此已數月矣,反獲一見再見而已。且相見非嚴父之前,即慈母之後,又侍兒林立,卻從無處以敘寒溫。若欲將針引線,必鐵杵成針而後可。我雙不夜此時,粗心浮氣,即望玄霜搗成,是自棄也。時尚書屋
況我奉母命而來,原為求婚,若不遇可求之人,尚可謝責。今既見蕊珠小姐絶代之人,而不知極力苦求,豈不上違母命,而下失本心哉!為今之計,惟有安心于此,長望明河,設或無緣,有死而已。但恨出門時約得限期甚近,恐母親懸念,於心不安。況我居于此,無多役遣,只青雲一仆足矣。時尚書屋
莫若打發野鶴歸去報知,以慰慈母之倚閭。」
思算定了,遂寫了一封家書,並取些盤纏,付與野鶴,叫他回去報知。江章與夫人曉得了,因也寫下一封書,又備了幾種禮物,附去問候。野鶴俱領了,收拾在行李中,拜別而去。正是:
書去緣思母,身留冀得妻。時尚書屋
母妻兩相合,不問已家齊。時尚書屋
雙星自打發了野鶴回家報信,遂安心在花叢中作蜂蝶,尋香覓蕊,且按下不題。時尚書屋
卻說蕊珠小姐,自見雙星的和詩,和得筆墨有氣,語句入情,未免三分愛慕,又加上七分憐才,因暗暗忖度道:「少年讀書貴介子弟,無不翩翩。然翩翩是風流韻度,不墮入裘馬豪華,方微有可取。我故于雙公子,不敢以白眼相看。今又和詩若此,實系可兒,才貌雖美,但不知性情何如?性不定,則易更于一旦;情不深,則難托以終身,須細細的歷試之。時尚書屋

使花柳如風雨之不迷,然後裸從于琴瑟未晚也。若溪頭一面,即贈浣紗,不獨才非韞玉,美失藏嬌,而宰相門楣,不幾掃地乎?」自胸中存了一個持正之心,而面上便不露一痕容悅之象。時尚書屋
轉是彩雲侍兒忍耐不住,屢屢向小姐說道:「小姐今年十七,年已及笈。雖是宰相人家千金小姐,又美貌多才,自應貴重,不輕許人,然亦未有不嫁者。老爺夫人雖未嘗不為小姐擇婿,卻東家辭去,西家不允,這還說是女婿看得不中意。我看這雙公子,行藏舉止,實是一個少年的風流才子。時尚書屋
既無心撞着,信有天緣。況又是年家子侄,門戶相當,就該招做東床,以完小姐終身之事。為何又結義做兒子,轉以兄妹稱呼,不知是何主意?老爺夫人既沒主意,小姐須要自家拿出主來,早作紅絲之系,卻作不得兒女之態,誤了終身大事。若錯過了雙公子這樣的才郎,再別求一個如雙公子的才郎,便難了。」
蕊珠小姐見彩雲一口直說出肝膽肺腑之言,略不忌避,心下以為相合,甚是喜他。便不隱諱,亦吐心說道:「此事老爺也不是沒主意,無心擇婿。我想他留于子舍者,東床之漸也。若輕輕的一口認真,倘有不宜,則悔之晚矣。時尚書屋
就是我初見面時,也還無意,後見其信筆和詩,才情躍躍紙上,亦未免動心。但婚姻大事,其中情節,變換甚多,不可不慮,所以蓄於心而有待。」彩雲道:「佳人才子,恰恰相逢,你貪我愛,諒無不合。不知小姐更有何慮?小姐若不以彩雲為外人,何不一一說明,使我心中也不氣悶。」
小姐見彩雲之問話,問得投機,知心事瞞她不得,遂將疑他少年情不常,始終有變,要歷試他一番之意,細細說明。彩雲聽了,沉吟半晌道:「小姐所慮,固然不差。但我看雙公子之為人,十分志誠,似不消慮得。然小姐要試他一試,自是小心過慎,卻也無礙。時尚書屋
但不知小姐要試他那幾端?」小姐道:「少年不患其無情,而患其情不耐久。初見面既親且熱,恨不得一霎時便偷香竊玉。若久無顧盼,則意懶心隳,而熱者冷笑,親者疏矣。此等乍歡乍喜之人,妾所不取。時尚書屋
故若親若近,冷冷疏疏,以試雙郎。情又貴乎專注,若見花而喜,見柳即移,此流蕩輕薄之徒,我所最惡。故欲倩人擲果,以試雙郎。情又貴乎隱顯若一,室中之展轉反側,不殊摻大道之秣馬秣駒,則其人君子,其念至誠。時尚書屋
有如當前則甜言蜜語,若親若昵,背地則如棄如遺,不瞅不睬,此虛浮兩截之人,更所深鄙。故欲悄悄冥冥潛潛等等,以試雙郎。況他如此類者甚多,故不得不過于珍重,實非不近人情而推聾作啞。」
彩雲道:「我只認小姐遇此才人,全不動念,故叫我着急。誰知小姐有此一片心,蓄而不露。今蒙小姐心腹相待,委曲說明,我為小姐的一片私心方纔放下。但只是還有一說……」小姐道:「更有何說?」彩雲道:「我想小姐藏於內室,雙公子下榻于外廂,多時取巧,方得一面。時尚書屋
又不朝夕接談,小姐就要試他,卻也體察不能如意。莫若待彩雲幫着小姐,在其中探取,則真真假假,其情立見矣。」小姐聽了大喜道:「如此更妙。」二人說得投機,你也傾心,我也吐膽,彼此不勝快活。時尚書屋
正是[
定是有羞紅兩頰,斷非無恨蹙雙眉。時尚書屋
萬般遮蓋千般掩,不說旁人那得知。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