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定情人 第 2 頁


即不幸而貧賤,糟糠亦畫春山之眉而樂饑,賦同心之句而偕老,必不以夫子偃蹇,而失舉案之禮,必不以時事坎坷,擊乖唱隨之情。此方無愧於倫常,而謂之佳偶也。」龐襄聽了,也笑道:「兄想頭到
作者:清.不題撰人 / 頁數:(2 / 46)

即不幸而貧賤,糟糠亦畫春山之眉而樂饑,賦同心之句而偕老,必不以夫子偃蹇,而失舉案之禮,必不以時事坎坷,擊乖唱隨之情。此方無愧於倫常,而謂之佳偶也。」

龐襄聽了,也笑道:「兄想頭到也想得妙,議論到也議得奇,若執定這個想頭議論去娶親,只怕今生今世娶不成了。」雙星道:「這是為何?」龐襄道:「孟光雖賢卻百非絶色,西施縱美豈是淑人?若要兼而有之,那裡去尋?」雙星道:「兄不要看得天地獃了,世界小了。天地既生了我一個雙不夜,世界中便自有一個才美兼全的佳人與我雙不夜作配。況我雙不夜胸中又讀了幾卷詩書,筆下又寫得出幾篇文字,兩隻眼睛,又認得出妍媸好歹,怎肯匆匆草草,娶一個語言無味,面目可憎的醜婦,朝夕與之相對?況小弟又不老,便再遲三五年也不妨。時尚書屋
兄不要替小弟擔憂着急。」龐襄見說不入,只深別了,報知雙夫人道:「我看令郎之意,功名他所自有,富貴二字全不在他心上。今與媒人議親,叫他不要論門楣高下,只須訪求一個絶色女子,與令郎自相中意,方纔得能成事。若只管泛泛撮合,斷然無用。」
雙夫人聽了,點頭道是,遂吩咐媒人各處去求絶色。時尚書屋
過不得數日,眾媒人果東家去訪,西家去尋,果張家李家尋訪十數家出類拔萃的標緻女子,情願與人相看,不怕人不中意。故雙夫人又着人請了龐襄來,央他攛掇雙星各家去看。雙星知是母命,只得勉強同着龐襄各家去看。龐襄看了,見都是十六、七、八歲的女子,生得烏頭綠鬢,粉白脂紅,早魂都消盡,以為雙星造化,必然中意。時尚書屋
不期雙星看了這個嫌肥,那個嫌瘦,不厭其太赤,就怪其太白,並無一人看得入眼,竟都回覆了來家。時尚書屋
龐襄不禁急起來,說道:「不夜兄,莫怪小弟說,這些女子,夭夭如桃,盈盈似柳,即較之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也自顧不減,為何不夜兄竟視之如閒花野草,略不注目凝盼,無乃矯之太過,近於不情乎?」雙星道:「吾非情中人,如何知情之淺深?所謂矯情者,事關利害,又屬眾目觀望,故不得不矯喜為怒,以鎮定人心。至于好惡之情,出之性命,怎生矯得?」龐襄道:「吾兄矯情,難道這些嬌麗女子,小弟都看得青黃無主,而仁兄獨如司空見慣,而無一人中意,豈盡看得不美耶?」雙星道:「有女如玉,怎說不美。美固美矣,但可惜眉目無詠雪的才情,吟風的韻度,故少遜一籌,不足定人之情耳。」

龐襄道:「小弟兄以為兄全看得不美,則無可奈何。既稱美矣,則姿容是實,那些才情韻度,俱屬渺茫,怎肯捨去真人物,而轉捕風捉影,去求那些虛應之故事,以缺宗嗣大倫,而失慈母之望,豈仁兄大孝之所出。莫若勉結絲蘿,以完夫妻之案。」雙星道:「仁兄見教,自是良言。時尚書屋
但不知夫妻之倫,卻與君臣父子不同。」龐襄道:「且請教有何不同?」雙星道:「君臣父子之倫,出乎性者也,性中只一忠孝盡之矣。若夫妻和合,則性而兼情者也。性一兼情,則情生情滅,情淺情深,無所不至,而人皆不能自主。時尚書屋
必遇魂消心醉之人,滿其所望,方一定而不移。若稍有絲忽不甘,未免終留一隙。小弟若委曲此心,苟且婚姻,而強從台教,即終身無所遇,而琴瑟靜好之情,尚未免歉然。倘僥倖擊再逢道藴、左嬪之人于江皋,卻如何發付?欲不愛,則情動于中,豈能自製;若貪後棄前,薄倖何辭?不識此時,仁兄將何教我?」
龐襄道:「意外忽逢才美,此亦必無之事。設或有之,即推阿嬌之例,貯之金屋,亦未為不可。」雙星笑道:「兄何看得金屋太重,而才美女子之甚輕耶?倘三生有幸,得遇道藴、左嬪其人者,則性命可以不有,富貴可以全捐。雖置香奩首座以待之,猶恐薄書生無才,不褻于歸,奈何言及金屋?金屋不過貯美人之地,何敢辱我才慧之淑媛?吾兄不知有海,故見水即驚耳。」
龐襄道:「小弟固不足論,但思才美為虛名虛譽,非實有輕重短長之可衡量。桃花紅得可憐,梨花白得可愛,不知仁兄以何為海,以何為水?」雙星道:「吾亦不自知孰為輕重,孰為短長,但憑吾情以為衡量耳。」
龐襄道:「這又是奇談了。且請教吾兄之情,何以衡量?」雙星道:「吾之情,自有吾情之生滅淺深,吾情若見桃花之紅而動,得桃花之紅而即定,則吾以桃紅為海,而終身願與偕老矣。吾情若見梨花之白而不動,即得梨花之白而亦不定,則吾以梨花為水,雖一時亦不願與之同心矣。今蒙眾媒引見,諸女子雖儘是二八佳人,翠眉蟬鬢,然覿面相親,奈吾情不動何!吾情既不為其人而動,則其人必非吾定情之人。時尚書屋
實與兄說吧,小弟若不遇定情之人,情願一世孤單,決不肯自棄,我雙不夜之少年才美,擁脂粉而在衾被中做聾聵人,虛度此生也。此弟素心也,承兄雅愛諄諄,弟非敢拒逆,奈吾情如此,故不得不直直披露,望吾兄諒之。」龐襄聽了,驚以為奇。知不可強,遂別去,回覆了雙夫人。時尚書屋
雙夫人無可奈何,只得又因循下了。正是:
紛絲糾結費經綸,野馬狂奔豈易馴。時尚書屋
情到不堪寧貼處,必須尋個。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