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定情人 第 4 頁


雙星一路來,因奉母命,將父親的同門錄帶在囊中,遂到處查訪幾個年家去拜望。誰知人情世態,十分冷淡,最慇勤的款留一茶一飯足矣,還有推事故不相見的。雙星付之一笑。及到了山陰會稽地方,不勝
作者:清.不題撰人 / 頁數:(4 / 46)

雙星一路來,因奉母命,將父親的同門錄帶在囊中,遂到處查訪幾個年家去拜望。誰知人情世態,十分冷淡,最慇勤的款留一茶一飯足矣,還有推事故不相見的。雙星付之一笑。及到了山陰會稽地方,不勝歡喜,要去遊覽一番。時尚書屋

遂不問年家,竟叫青雲、野鶴去尋下處。二人去尋了半日,沒有潔淨的所在,只有一個古寺,二人遂走進寺中,尋見寺僧說知。寺僧聽見二人說是四川雙侍郎的公子,今來遊學,要借寺中歇宿,便不敢怠慢,連忙應承。時尚書屋
隨即穿了袈裟,帶上毗盧大帽,走出山門,躬身迎接道:「山僧不知公子遠來,有失迎迓勿罪。」遂一路迎請雙星入去。雙星到了山門,細看匾上是惠度禪林。到了大殿,先參禮如來,然後與寺僧相見。時尚書屋
相見過,因說道:「學生巴蜀,特慕西陵遺蹟,不辭遠涉而來,一時未得地主,特造上剎,欲賃求半榻以容膝,房金如例。」
寺僧連忙打恭道:「公子乃名流紳裔,為愛清幽,探奇尋趣,真文人高雅之懷。小僧自愧年深蕭寺,傾圮頽垣,不堪以榻陳蕃,既蒙公子不棄,小僧敢不領命。」不一時,送上茶來。雙星因問道:「老師法號,敢求見教。」
寺僧道:「小僧法名靜遠。」雙星:「原來是靜老師。」因又問道:「方纔學生步臨溪口,適見此山青巒秀色,環繞寺門,不知此山何名?此寺起於何代?乞靜老師指示。」
靜遠道:「此山舊名剡山。相傳秦始皇東遊時,望見此中有王氣,因鑿斷以泄地脈,後又改名鹿胎山。」雙星道:「既名剡山,為何又名鹿胎?寺名惠度,又是何義?」靜遠道:「有個緣故。此寺乃小僧二百四十六代先師所建,當時先師姓陳,名惠度,中年棄文就武。時尚書屋
一日獵于此山,適見一鹿走過,先師彎弓射中鹿腹。不期此鹿腹中有孕,被箭傷胎,逃入山中,產了小鹿。先師不捨,趕入山追尋,只見那母鹿見有人來,忽作悲鳴之狀。先師走至鹿所,不去驚他,那母鹿見小鹿受傷,將舌舔小鹿傷處。時尚書屋
不期小鹿傷重,隨舔而死。那母鹿見了,哀叫悲號,亦即跳死。先師見了,不勝追悔,遂將二鹿埋葬,隨即披剃為僧,一心向佛,後來成了正果。因建此寺,遂名惠度寺。」

雙星道:「原來有這些出處。」遂又問這些遠近古蹟,靜遠俱對答如流。雙星大喜,因想道:「果然浙人出言不俗,緇流亦是如此。」
靜遠遂起身邀公子委委曲曲,到三間雪洞般的小禪房中來。雙星進去一看,果然幽雅潔淨,床帳俱全。因笑對靜遠道:「學生今日得一佛印矣。」靜遠笑道:「公子實過坡公,小僧不敢居也。」
青雲、野鶴因將行李安頓,自去了。不一時,小沙彌送上茶點,靜遠與雙公子二人談得甚是投機,雙星歡然住下歇宿不題。時尚書屋
到了次日,雙星着野鶴看守行李,自帶了青去,終日到那行雲流水,曲徑郊原,恣意去領略那山水趣味。忽一日行到千岩競秀,萬壑爭流,古木參天之處,忽見一帶居民,在山環水抱之中,十分得地。雙星入去,見村落茂盛,又見往來之人,徐行緩步,舉動斯文,不勝稱羡。暗想道:「此處必人傑地靈,不然,亦有隱逸高士在內。」
因問裡人道:「借問老哥,此處是什麼地方?」那人道:「這位相公,想是別處人,到此遊覽古蹟的了。此處地名筆花墅,內有夢筆橋,相傳是江淹的古蹟,故此為名。內有王羲之的墨池,范仲淹的清白堂,又有越王台、蓬萊閣、曹娥碑、嚴光墓,還有許多的勝跡,一時也說不盡,相公就在這邊住上整年,也是不厭的。」雙星聽見這人說出許多名勝的所在,不勝大喜,遂同青雲慢慢的依着曲徑,沿著小河而來。時尚書屋
正是[
關關雎鳥在河洲,草草花花盡好逑。時尚書屋
天意不知何所在,忽牽一縷到溪頭。時尚書屋
卻說這地方,有一大老,姓江名章,字鑒湖,是江淹二十代的玄孫,祖居于此。這江章少年登第,為官二十餘年,曾做過少師。他因子嗣艱難,宦途無興。江章又慮官高多險,急流勇退。時尚書屋
到了四十七歲上,遂乞休致仕,同夫人山氏回家,優遊林下,要算做一位明哲保身之人了。在朝為官時,山氏夫人一夜忽得一夢,夢入天官,仙女賜珠一粒,江夫人拜而受之,因而有孕。到了十月滿足,江夫人生下一個女兒。使侍女報知老爺,江章大喜。時尚書屋
因夫人夢得珠而生,遂取名蕊珠,欲比花蕊夫人之才色。這蕊珠小姐到六、七歲時,容光如洗,聰明非凡。江章夫妻,視為掌上之珠,與兒子一般,竟不作女兒看待。後歸,閒居林下,便終日教訓女兒為事。時尚書屋
這蕊珠小姐,一教即知。到了十一、二歲,連文章俱做得可觀,至于詩詞,出口皆有驚人之句。江章對夫人常說道:「若當今開女科試才,我孩兒必取狀元,惜乎非是男兒。」江夫人道:「有女如此,生男也未必勝她。」
這蕊珠小姐十三歲,長成得異樣嬌姿,風流堪畫。江章見他長成,每每留心擇婿,必欲得才子配之方快。然一時不能有中意之人,就有縉紳之家,聞知他蕊珠小姐才多貌美,往往央媒求聘,江章見人家子弟,不過是膏梁紈褲之流,俱不肯應承。這年蕊珠小姐已十四歲了,真是工容俱備,德性幽閒。時尚書屋
江章、夫人愛她,遂將那萬卉園中拂雲樓收拾與小姐為臥室。又見她喜于書史,遂將各種書籍堆積其中。因此,樓上有看不盡的詩書,園中有玩不了的景緻。又有兩個侍女,一名若霞,一名彩雲,各有姿色,惟彩雲為最,蕊珠小姐甚是喜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