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定情人 第 8 頁


一日看詩,忽看見:「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二句,忽然有觸,一時高興,遂拈出下句來作題目,賦了一首七言律詩道:烏衣巷口不容潛,王謝堂前正捲簾。低掠向人全不避,高飛入
作者:清.不題撰人 / 頁數:(8 / 46)

一日看詩,忽看見:「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二句,忽然有觸,一時高興,遂拈出下句來作題目,賦了一首七言律詩道:

烏衣巷口不容潛,王謝堂前正捲簾。時尚書屋
低掠向人全不避,高飛入幕了無嫌。時尚書屋
弄情疑話隔年舊,尋路喜窺今日檐。時尚書屋
棲息但愁巢破損,落花飛絮又重添。時尚書屋
蕊珠小姐做完了詩,自看了數遍,自覺得意,惜無人賞識,因將錦箋錄出,竟拿到夫人房裡來,要尋父親觀看。不期父親不在,房中只有夫人,夫人看見女兒手中拿着一幅詩箋,欣欣而來,因說道:「今日想是我兒又得了佳句,要尋父親看了?」小姐道:「正是此意。不知父親那裡去了?」夫人道:「你父親今早才吃了早飯,就被相好的一輩老友拉到準提庵看梅花去了。」小姐聽見,便將詩箋放在靠窗的桌上,因與母親閒話。時尚書屋
不期雙星在東書院坐得無聊,又放不下小姐,遂不禁又信步走到夫人房裡來,那裡敢指望撞見小姐。不料才跨入房門,早看見小姐與夫人坐在裡面說話。這番喜出望外,那裡還避嫌疑,忙整整衣襟,上前與小組施禮。小姐突然看見,迴避不及,未免慌張。時尚書屋
夫人因笑說道:「元哥自家人,我兒那裡避得許多。」
小姐無奈,只得走遠一步,斂衽答禮。見畢,雙星因說道:「愚兄前已蒙賢妹推父母之恩,廣手足之愛,待以同氣,故造次唐突,非有他也。」小姐未及答,夫人早代說道:「你妹子從未見人,見人就要靦腆,非避兄也。」雙星一面說話,一面偷眼看小姐。時尚書屋
今日隨常打扮,越顯得嫵媚嬌羞,別是一種,竟看痴了。又不敢讚美一詞,只得宛轉說道:「前聞父親盛稱賢妹佳句甚多,不知可肯惠賜一觀,以飽饞眼?」小姐道:「香奩雛語,何敢當才子大觀。」

夫人因接說:「我兒,你方纔做的甚麼詩,要尋父親改削。父親既不在家,何不就請哥哥替你改削也好。」小姐道:「改削固好,出醜豈不羞人。」因詩箋放在前桌上,便要移身去取來藏過,不料雙星心明眼快,見小姐要移身,曉得桌上這幅箋紙就是她的詩稿,忙兩步走到桌邊,先取在手中,說道:「這想就是賢妹的珠玉了?」小姐見詩箋已落雙星之手,便不好上前去取。時尚書屋
只得說道:「塗鴉之醜,萬望見還。」
雙星拿便拿了,還只認作是籠中嬌鳥,彷彿人言而已,不期展開一看,尚未及細閲詩中之句,早看見蠅頭小楷,寫得如美女簪花,十分秀美,先吃了一驚。再細看詩題,卻是「賦得『似曾相識燕歸來』」。因先掩卷暗想道:「此題有情有態,卻又無影無形,到也難於下筆,且看他怎生生發。」及看了起句,早已欣欣動色,再看到中聯,再看到結句,直驚得吐出舌來。時尚書屋
因放下詩稿,復朝着蕊珠小姐,深深一揖道:「原來賢妹是千古中一個出類拔萃的才女子,愚兄雖接芳香,然芳香之佳處尚未夢見。今日若非有幸,得覽佳章,不幾當面錯過。望賢妹恕愚兄從前之肉眼,容洗心滌慮,重歸命于香奩之下。」小姐道:「閨中孩語,何敢稱才?元兄若過于獎誇,則使小妹抱慚無地矣。」
夫人見他兄妹二人你讚我謙,十分歡喜。因對雙星說道:「你既說妹子詩好,必然深識詩中滋味,何不也做一首,與妹子看看,也顯得你不是虛誇。」雙星道:「母親吩咐極是,本該如此,但恨此題實是枯淡,縱有妙境,俱被賢妹道盡,叫孩兒何處去再求警拔,故惟袖手藏拙而已。」小姐聽了道:「才人詩思,如泉湧霞蒸,安可思議。時尚書屋
元兄為此言,是笑小妹不足與言詩,故秘之也。」雙星躊躇道:「既母親有命,賢妹又如此見罪,只得要呈醜了。」
彩雲在旁聽見公子應承做詩,忙湊趣走到夫人後房,取了筆硯出來,將墨磨濃,送在雙公子面前。雙星因要和詩,正拿着小姐的原稿,三複細味,忽見彩雲但送筆硯,並沒詩箋,遂一時大膽,竟在小姐原稿的箋後,題和了一首。題完,也不顧夫人,竟雙手要親手送與小姐道:「以鴉配鳳,乞望賢妹勿哂。」小姐看見,忙叫彩雲接了來。時尚書屋
展開一看,只見滿紙龍蛇飛動,早已不同,再細細看去,只見寫的是:

步原韻奉和

蕊珠仙史賢妹「賦得『似曾相識燕歸來』」
經年不見宛龍潛,今日乘時重入簾。時尚書屋
他主我賓俱莫問,非親即故又何嫌。時尚書屋
高飛欲傍拂雲棟,低舞思依浣古檐。時尚書屋
只恐呢喃驚好夢,新愁舊恨為儂添。時尚書屋
愚兄雙星拜識。時尚書屋
小姐看了一遍,又看一遍,見拂雲浣古等句拖泥帶水,詞外有情,不勝驚嘆道:「這方是大才子凌雲之筆,小妹向來無知自負,今見大巫,應知羞而為之擱筆矣。」雙星道:「賢妹仙才,非愚兄塵凡筆墨所能彷彿萬一。這也無可奈何,但愚兄愛才有如性命,今既賢妹閬苑仙才,瓊宮佳句,豈不視性命為尤輕!是以得隴望蜀,更有無厭之請,望賢妹慨然傾珠玉之秘笈,以飽愚兄之餓眼,則知已深恩,又出親情之外矣。」小姐道:「小妹塗鴉筆墨,不過一時遊戲。時尚書屋
有何佳句,敢存笥篋,非敢匿瑕,實無殘沈以博元兄之笑。」
雙星聽見小姐推說沒有,不覺默然無語。彩雲在旁,看見小姐力回,掃了公子之興,因接說道:「大相公要看小姐的詩詞,何必向小姐取討?小姐縱有,也不肯輕易付與大相公,恐怕大相公笑她賣才。大相公要看不難,只消到萬卉園中,芍藥亭、沁心堂、浣古軒,各處影壁上,都有小姐題情詠景的詩詞,只怕公子還看它不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