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定情人 第 9 頁


雙星聽了方大喜,因對夫人說道:「孩兒自蒙父母親留在膝下,有若親生,指望孩兒成名。終日坐在書房中苦讀,竟不知萬卉園中,有這許多景緻。不但不知景緻,連萬卉園,也不曉得在那裡。今日母親同
作者:清.不題撰人 / 頁數:(9 / 46)

雙星聽了方大喜,因對夫人說道:「孩兒自蒙父母親留在膝下,有若親生,指望孩兒成名。終日坐在書房中苦讀,竟不知萬卉園中,有這許多景緻。不但不知景緻,連萬卉園,也不曉得在那裡。今日母親同孩兒賢妹,正閒在這裡,何不趁此領孩兒去看看?」夫人道:「正是呀,你來了這些時,果然還不曾認得。時尚書屋

我今日無事,正好領你去走走。」遂要小姐同去。小姐道:「孩兒今日綉工未完,不得同行,乞母親哥哥見諒。」遂領彩雲望後室去。時尚書屋
此時雙星見夫人肯同他到園中去,已是歡喜,忽又聽見要小姐同去,更十分快活。正打點到了園中,借花木風景也與小姐調笑送情,忽聽見小姐說出不肯同去,一片熱心早冷了一半。又不好強要小姐同去,只得生擦擦硬着心腸,讓小姐去了。夫人遂帶了幾個丫環侍女,引着雙星,開了小角門,往園中而入。時尚書屋
雙星入到園中,果然好一座相府的花園,只見:
金谷風流去已遙,輞川詩酒記前朝。時尚書屋
此中水秀山還秀,到處鶯嬌燕也嬌。時尚書屋
草木叢叢皆錦繡,亭台座座是瓊瑤。時尚書屋
若非宿具神仙骨,坐臥其中福怎消?時尚書屋
雙星到了園中,四下觀看,雖沁心堂、浣古軒各處,皆擺列着珍奇古玩,觸目琳瑯,名人古畫,無不出奇,雙星俱不留心去看他,只撿蕊珠小姐親筆的題詠,細細的玩誦。玩誦到得意之處,不禁眉宇間皆有喜色。因暗暗想道:「小姐一個雛年女子,貌已絶不倫,又何若是之多才,不愧才貌兼全的佳人矣。我雙星今日何福,而得能面承色笑,親炙佳章,信有緣也。」
想到此處,早獃了半晌。忽聽見夫人說話,方纔驚轉神情。聽見夫人說道:「此處乃你父親藏珍玩之處,並不容人到此,只你妹子時常在此吟哦弄筆。」
雙星聽了,暗暗思量道:「小姐既時常到此,則他的臥房,必有一條徑路與此相通。」遂走下階頭,只推游賞,卻悄悄找尋。到了芍藥台,芙蓉架,轉過了荷花亭,又上假山,周圍看這園中的景緻。忽望北看去,只見一帶碧瓦紅窗,一字兒五間大樓,垂着珠簾。時尚書屋

雙星暗想道:「這五間大樓,想是小姐的臥房了。何不趁今日也過去看看?」
遂下了假山,往雪洞裡穿過去,又上了白石欄杆的一條小橋,橋下水中,紅色金魚在水面上啖水兒,見橋上有人影搖動,這些金魚俱跳躍而來。雙星看見,甚覺奇異,只不知是何緣故。雙星過了小橋,再欲前去,卻被一帶青牆隔斷。雙星見去不得,便疑這樓房是園外別人家了,遂取路而回。時尚書屋
正撞着夫人身邊的小丫環秋菊走來說道:「夫人請大相公回去,叫我來尋。」雙星遂跟着秋菊走回。雙星正要問她些說話,不期夫人早已自走來,說道:「我怕你路徑不熟,故來領你。」
雙星又行到小橋,扶着欄杆往下看魚。因問道:「孩兒方纔在此走,為何這些魚俱望我身影爭跳?竟有個游魚啖影之意。」夫人笑說道:「因你妹子閒了,時常到此喂養,今見人影,只說喂他,故來討食。」雙星聽了大喜,暗暗點頭道:「原來魚知人意。」
夫人忙叫人去取了許多糕餅饅頭,往下丟去,果然這些金魚都來爭食。雙星見了,甚是歡喜。看了一會,同着夫人一齊出園。回到房中,夫人又留他同吃了夜飯,方叫他歸書房歇宿。時尚書屋
只因這一回,有分教:
如歌似笑,有影無形。時尚書屋
只不知雙星與小姐果是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4回

江小姐俏心多不吞不吐試真情

雙公子痴態發如醉如狂招訕笑

詞云[
佳人只要心兒俏,俏便思量到。從頭直算到收梢,不許情長情短忽情消。一時任性顛還倒,那怕旁人笑。有人點破夜還朝,方知玄霜搗儘是藍橋。時尚書屋

右調《虞美人》

話說雙星自從遊園之後,又在夫人房裡吃了夜飯,回到書房,坐著細想:「今日得遇小姐,又得見小姐之詩。又湊着夫人之巧,命我和了一首,得入小姐之目,真僥倖也。」心下十分快活。只可恨小姐賣乖,不肯同去遊園;又可恨園中徑路不熟,不曾尋見小姐的拂雲樓在哪裡。時尚書屋
想了半響,忽又想道:「我今見園中各壁上的詩題,如《好鳥還春》,如《鶯啼修竹》,如《飛花落舞筵》,如《片雲何意傍琴台》,皆是觸景寓情之作,為何當此早春,忽賦此『似曾相識燕歸來』之句,殊無謂也。莫非以我之來無因,而又相親相近若有因,遂寓意于此題麼?若果如此,則小姐之俏心,未嘗不為我雙不夜而躊躇也。況詩中之『全不避』『了無嫌』,分明刺我之眼饞臉涎也。雙不夜,雙不夜,你何幸而得小姐如此之垂憐也!」想來想去,想的快活,方纔就寢。時尚書屋
正是[
穿通骨髓無非想,鑽透心窩只有思。時尚書屋
想去思來思想極,美人肝膽盡皆知。時尚書屋
到了次日,雙星起來,恐怕錯看了小姐題詩之意,因將小姐的原詩默記了出來,寫在一幅箋紙上,又細細觀看。越看越覺小姐命題深意原有所屬,暗暗歡喜道:「小姐只一詩題,也不等閒虛拈。不知他那俏心兒,具有許多靈慧?我雙不夜若不參透他一二分,豈不令小姐笑我是個蠢漢!幸喜我昨日的和詩,還依稀彷彿,不十分相背。故小姐幾回吟賞,尚似無鄙薄之心。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