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五代殘唐 第 12 頁


干戈颯颯排銅壁,鼓角聲聲徹上蒼。夜掛一輪明月白,山橫一帶陣雲黃,憑欄翹首長吁氣,淚灑西風望故鄉。眾諸侯素知晉王善飲,觥籌交錯,相勸不息,筵前排列珍饈,甚是整齊。但見:
作者:明.羅貫中 / 頁數:(12 / 59)

干戈颯颯排銅壁,鼓角聲聲徹上蒼。時尚書屋

夜掛一輪明月白,山橫一帶陣雲黃,
憑欄翹首長吁氣,淚灑西風望故鄉。時尚書屋
眾諸侯素知晉王善飲,觥籌交錯,相勸不息,筵前排列珍饈,甚是整齊。但見:
打抹亭台桌椅,安排珍饌華筵。時尚書屋
左列妝花白玉瓶,右擺珊瑚瑪瑙器。時尚書屋
進酒佳人雙洛浦,添香美女兩嬋娟。時尚書屋
噴香瑞獸金三尺,舞袖嬌娥玉一團。時尚書屋
排開果品般般異,進上筵前件件奇。時尚書屋
盡人間之羞味,竭世上之果餚。時尚書屋

玉液瓊漿誇紫府,龍肝鳳腦賽瑤宮。時尚書屋
卻說晉王終日飲酒,一連停了十日,全然不思進兵。正值汴梁節度使朱溫,心懷不忿,徑至袁容帳下,謂容曰:「朝廷有旨,遣此老漢帥兵,洗蕩黃巢,恢復大唐天下。今到了旬日,又不整理軍情,只顧醒而復醉,醉而復醒,如此飲酒,況手下將士,皆要賞賜,此事吾實惡之。」袁容急掩其口曰:「足下勿言,晉王若知,數日款待之情都已失了。」
朱溫曰:「大丈夫生於天地之間,當烈烈轟轟,直言戇論,安可掩耳偷鈴哉?」容曰:「晉王勢大,眾諸侯無不欽仰,某居下位,安敢開口?」溫曰:「似此不言,遲滯不進,何日得見太平,你看俺說來!」抽身便起,隨上鴉館樓去。時尚書屋
卻說晉王在樓上,正在舉杯飲酒,忽見一人奔上樓來,徑到面前,擊桌大呼曰:「大王十分為人,終日飲酒,醉亦不止,忘了大唐天下被黃巢所奪耶!」晉王視之,其人身長一丈,膀闊三停,臉如噀血,須若金針,耳猶兩翼,藍發狼牙,晉王吃了一驚,遂問:「醜漢何名?」溫曰:「臣姓朱名溫,更名全忠,現任汴梁節度使之職。」晉王口:「汝何等人,敢稱此名,如此無禮,全忠乃人王中心四字,除是聖上可稱,汝何犯上?」溫曰「此是聖上所賜禦名,非臣自取,臣聞大王之名,亦有三四 。」晉王曰:「吾有何名?」溫曰:「大王初諱克用,次號鴉兒,三日碧眼鶘,四日獨眼龍,此皆顯名,反責人犯上乎?」晉王大怒曰:「吾之名字,安敢諱言?」隨即拔劍直砍朱溫,溫側身躲過,輪刀大呼曰:「汝能使劍,偏我不會用刀?」便欲交鋒。一人攀住臂膊,一人跪于晉王面前。時尚書屋
未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逸狂詩云[
鴉館樓中醉復醒,經旬未見理軍情,
直言聲諫生嗔怒,惹得諸侯抱不平。時尚書屋
卓吾子評[
克用會兵旬日,不思用兵,誠為酒徒。朱溫一降賊,殊多抱負,而得肆言,以激上耶!

第10四回 鴉館樓朱溫賭帶

卻說眾諸侯都來,架着二人刀劍,跪于面前日:「未曾討賊,先殺自家,恐于軍不利。」諸侯力勸,二人怒氣方息。溫插劍歸鞘,進曰:「非臣敢來殺君,實知外人議論大王,昏迷酒色,不理軍情。臣聽得此語,心懷不忿,故來相激耳!」晉王曰:「吾亦知之。」
正論間,忽報黃巢駕下前部將孟絶海引兵來到。眾諸侯聽得,各皆驚疑。只有朱溫暗喜:「若是孟絶海的兵到,把這老賊哄出去試刀。」朱溫近前大叫曰:「如今孟絶海的兵到,請大王先出去見頭陣。」
晉王怒曰:「朱溫!你這廝十分無禮,朝廷有旨,與我鈐轄天下諸侯,何用你多言?不是吾開大口,明日破黃巢,亦不用你眾諸侯,你下樓去,在吾那五百家將、十三太保內,不要揀吾的好漢,只揀一個瘦弱不堪的出去,擒那孟絶海來,吾面問巢賊的消息。」朱溫說:「大王不知孟絶海手段,臣且說與大王知之。這人是嶺南人氏,與黃巢起手奪唐東西二京,斬將三百八十餘員,但到陣前,誰敢與他比手,真個英雄無敵!」晉王說:「不必誇他,只消我揀一個瘦弱的出去便了。」
朱溫急下樓來,看那五百家將,好似西天會下黑殺神,靈霄殿上游奕士;看那十三太保,都是上山打虎敲牙將,入海擒龍拔角夫。李嗣源、李嗣昭、李存勖、李存直、李存江、李存龍、李存虎、李存豹、李存受、康君利、李存信,只有十二個太保。朱溫問嗣源曰:「你父說有十三太保,今緣何只有十二個?」李嗣源曰:「那城牆下折槍竿上打盹的就是第10三個太保,飛虎將軍李存孝。」朱溫向前一看,大笑曰:「存孝身不滿七尺,骨瘦如柴,他也是太保?就揀他出去罷!」便把存孝頭搖了一搖,叫聲:「胡虜!你父有令。」
存孝聽得叫他胡虜,心中大怒,一手抓過,舉起就摔,朱溫鼻口皆流鮮血,大叫:「太保饒命!」晉王在樓上看見,叫道:「不可!」存孝聽得晉王叫喚,即止曰:「造化了你,若非父王叫止,就把你捻成肉泥也!」遂放下朱溫,與他上樓。晉王心中暗喜,叫存孝云:「朱溫是個諸侯,如何與他玩耍?」存孝說:「不是兒與他玩耍,他叫兒是胡虜。」晉王最惱人叫胡虜二字。朱溫說:「臣知罪了!」
晉王命存孝活捉孟絶海來,吾要問他個軍數。朱溫說:「這一個病漢,若活捉得孟絶海來,臣與存孝賭。」晉王說:「賭甚麼?」朱溫說:「存孝若拿得孟絶海,俺情願把腰問玉帶輸與他。」解說:「兒若拿不得孟絶海,兒就把這顆頭割與朱溫。」
晉王說:「你兩個要賭,必須要兩個保官。」只見函國公袁容向前說:「臣保存孝。」節度使王重榮也向前說:「臣保朱溫。」言畢,存孝下樓,披掛上馬,徑出河中府去索戰。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