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五代殘唐 第 2 頁


時朝廷昏亂,佞臣當道,有錢重任,無錢不用,因此曹州反了王仙芝,濮州反了尚君長,唐遣令孜領兵十萬剿除。世之盛衰,國之興廢,皆有定數。太平時節,國有英雄扶社稷;離亂之時,天生奸佞亂乾坤
作者:明.羅貫中 / 頁數:(2 / 59)

時朝廷昏亂,佞臣當道,有錢重任,無錢不用,因此曹州反了王仙芝,濮州反了尚君長,唐遣令孜領兵十萬剿除。世之盛衰,國之興廢,皆有定數。太平時節,國有英雄扶社稷;離亂之時,天生奸佞亂乾坤。時尚書屋

卻說曹州冤句縣赤牆村,一人姓黃名宗旦,世為鹽商,娶妻田氏回家,徑從巢林經過,見一小兒席地而坐,身穿黃衣,叫田氏為娘,化一道黃氣衝入田氏懷中,田氏歸即有孕,懷胎二十五月,一日誕下,形容怪異,身長二尺,眉橫一字,牙排二齒,鼻生三竅,左臂生肉滕蛇一條,右臂生肉隋球一個,背上有八卦,胸前有七星。宗旦見了驚疑,遂將此子丟在溝渠。時尚書屋
時有土地將此子移在巢樹上鴉鵲窠中。經過旬日,宗旦復從巢林經過,忽聞樹上小兒叫聲,宗旦舉目視之,乃七日前丟的小兒,遂取將下來。宗旦驚曰:「此子奇異。」乃抱回家,仍命田氏撫育,取名黃巢,及長,表字巨天。時尚書屋
博覽經史,精熟武藝。時尚書屋
是時乾符三年,天下荒旱,改為廣平元年,庚子歲。時尚書屋
巢聞長安大開武試,招募英才,即辭父母,竟赴長安,入場試畢,果中武舉狀元。次日朝帝,令孜引至駕前請旨。帝問:「那個是狀元?」令孜奏曰:「此人是狀元。」僖宗一見黃巢,身長一丈,膀闊三停,面如金紙,眉橫一字,牙排二齒,鼻生三竅,唬得魂不護體,半晌方定。時尚書屋
僖宗大怒,將黃巢革退不用。時尚書屋
當駕官說:「朝廷嫌你醜貌,故不肯用。」黃巢退出朝門之外,默然嘆曰:「明詔上只說選文章武藝,不曾說揀面貌,早知昏君以面貌取人,我也不來。」本欲回家,羞見父母,大丈夫不做暗事,袖中取出筆來。只見街頭一隻錦毛雄鷄,望黃巢叫了一聲。時尚書屋
巢曰:「昏君不識賢,鷄倒識賢。」就對鷄說:「鷄,我若有天下之分,你大叫一聲!」那鷄又叫一聲,巢大悅,舉筆寫詩八句云:雄鷄有五德,今朝見我鳴,頂上紅冠正,身披紫錦文,心中常懷義,大叫兩三聲,喚出扶桑日,重教天下明。時尚書屋
巢作詩畢,進酒館飲酒,乘興又在粉牆上寫反詞云:昏君失政,寵用奸邪,荒荒離亂,文武無能。唐僖宗有眼無珠,見賢才不能擢用,可惜我十年辛苦,到今日不得成名。時尚書屋
暗思昔日楚漢爭鋒,一個力拔泰山,一個量寬滄海,他兩個戰烏江,英雄抵敵,詣咸陽火德肇興。某也志高漢鬥,氣吐虹霓,意欲匹馬單刀,橫行天下,管取那刀兵動處,把唐朝一旦平吞。時尚書屋
有詩為證[

浩氣騰騰貫鬥牛,班超投筆去封侯,
馬前但得三千卒,敢奪唐朝四百州。時尚書屋
黃巢寫下詩詞,即收拾琴劍書箱,出了長安城,對天誓曰:「黃巢若得寸進,定要奪取唐朝天下!」言罷而去。卻說巡城軍官看見反詩,抄奏朝廷,僖宗即宣令孜曰:「黃巢寫下反詩,要奪朕之天下,卿何治之?」令孜奏曰:「我主寬心,乞敕畫影圖形,捉拿巢賊,抄沒其家。」帝準其奏,即時命寫榜文,各處張掛,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卻說長安城外,有一藏梅寺,寺中有個法明長老,一日領眾僧上殿,見琉璃燈光不明,視之只見裡面無油,深怪徒弟。時尚書屋
徒弟曰:「我夜夜添油,不知油在那裡去了。」至晚其僧隱于殿內,未及二鼓,忽見二鬼手提瓦罐,到于殿內偷油。其僧急報長老,長老不信,至次晚復隱于殿內,二鬼又來偷油,其徒急報長老,長老即引眾行者到殿,見二鬼果在偷油。長老問二鬼偷油作何用,二鬼答曰:「今有三曹陰司,攢造生死輪迴冊,無油點燈,因此差我們到各寺觀取油應用。」
長老又問二鬼曰:「冊內載的是什麼事?」二鬼答曰:「那冊內說,一人姓黃名巢字巨天,生得眉橫一字,牙排二齒,鼻生三竅,面如金紙,有帝王之分,目下起兵混唐,在藏梅寺起手,開刀先殺一僧名法明,他將後殺人八百萬,血流三千里。」長老聽罷對二鬼云:「你可救我一命?」二鬼道:「天曹已先攢造一本去訖,除非黃巢不殺方好。」鬼使說罷而去。長老煩惱,每日差一行者在山門外伺候。時尚書屋
卻說黃巢聽得朝廷出捉拿榜文,四方捕捉,遂從山路逃走,忽一日到一山,但見山頭:雲靄靄霧漫漫,水潺潺,石蹬蹬。鳥啼古木,鶴唳老松。時尚書屋
路盤狐兔跡交加,谷應豺狼聲咆哮。行人難進步,正是老僧家。時尚書屋
又有詩為證[
壯哉山寺石岩邊,渺渺遙瞻鬥柄連,
殿閣巍峨侵碧漢,樓台繚繞漱清泉。時尚書屋
金鐘隱隱雷聲吼,寶塔重重月影圓,
靜聽法華皆梵語,誰知此處有西天。時尚書屋
欲知黃巢如何起事,且看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4回

 黃巢藏梅寺起手

黃巢看山頂上有寺,碑上寫着藏梅禪寺四字,景緻非凡。時尚書屋
有詩為證[
金光萬道沖雲漢,紫霧千條鎖翠峰,
景物非凡觀不盡,原來卻是梵王宮。時尚書屋
黃巢正遊玩間,那行者見了,報與長老。說:「山門外有一人,生得十分古怪,想是黃巢。」長老聽得,即吩咐本寺眾僧,鋪氈焚香,一步一拜,來接黃巢,至方丈內坐下。長老說:「接遲主公,乞恕小僧之罪。」
巢喝道:「休胡說!誰是主公?」長老遂將前事備說一番。黃巢心中暗道:「我若果有此事,你這寺中僧人不殺一個。」言畢,長老安排酒席款待,巢遂匿于寺中。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