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第 10 頁


只是一件,他的性子有些古怪。若肯到來相助,那徐鳴皋的腦袋,如同放在囊中一般。」文忠聽了大喜,道:「既然如此,相煩師爺去請他到來,自當重謝。」定標道:「請便去請。只是這個人極難尋
作者:唐蕓洲 / 頁數:(10 / 260)

只是一件,他的性子有些古怪。若肯到來相助,那徐鳴皋的腦袋,如同放在囊中一般。」

文忠聽了大喜,道:「既然如此,相煩師爺去請他到來,自當重謝。」定標道:「請便去請。只是這個人極難尋得着的,不得限我日子。」文忠道:「他是那裡人氏?住居何處?」定標道:「他是常州武進縣人,便住在常州。」
文忠道:「既在常州,有何難尋?」定標道:「大少爺有所未知。這一枝梅既無父母妻子,又無房屋東西,進出一個光身。偷了銀子,藏在深山之內,高峰之上,鳥禽都飛不到的地方。他睡的所在,又不一定,或是客寓、或是寺院,或在人家臥房之中床頂上,或在廳堂之上匾額內。時尚書屋
涼亭、山洞、樹頭、屋脊,在在都是他安身之處。曾記前年有一日,在常州城內吃了夜飯,天氣甚熱,他便到姑蘇閶門城頭上去乘涼。你道這個人難尋不難尋?」文忠道:「既然如此,我不限你日子,只是拜託師父請他到來便了。」遂端正了八色聘禮,一百兩銀子盤費。時尚書屋
到了來朝,那徐定標辭別動身,尋訪一枝梅而去。我且慢表。時尚書屋
再說那鐵棒子伍天豹,自從那一日在宜春院身受重傷,同伴當逃出院來,口噴鮮血,走了一程,那傷血只管嘔吐不止,暈倒在松林之內。這伴當也是帶傷,背他不得。等了半刻,見了車輛經過,遂把他載在上面,市鎮僱了一號舟船,趕到九龍山來。山上邊徐慶得信,忙叫嘍兵抬了一張藤榻,同伍天熊一同下山。時尚書屋
到了船上,把伍天豹扶在榻上,嘍兵抬到山寨。伍天熊見他哥哥受傷甚重,忙去準備醫治。徐慶問那同去頭目道:「你們去廣陵遊玩,因何弄得這般光景?被何等樣人,打得如此重傷?」那伴當便把如何到宜春院遊玩,押二個蘇州姑娘;如何的來了李文孝,要這姑娘出接;如何伍大王發怒,與他交手,被他打中一鞭;如何的逃走出院,僱船回來,細細說了一遍。徐慶看那伍天豹傷處,正在血海,十分沉重。時尚書屋
天豹見了徐慶,便道:「大哥,小弟今番性命難保,只可恨李文孝這惡賊。大哥看結義之情,須要替我報仇。」言罷,大哭了幾聲,那傷血從口中湧將出來,如泉水一般,頓時嗚呼哀哉死了。徐慶、天熊哭了一場,備相成殮,合寨嘍兵掛孝,請那僧道來做了幾天道場。時尚書屋

埋葬已畢,伍天熊要下山與哥哥報仇。徐慶道:「賢弟,我聞得那小霸王李文孝本領高強,待愚兄親去走遭,見機而行,方可報得這個冤仇。你的性子太躁,如何去得?」天熊道:「大哥幾時下山去報仇雪恨?」徐慶道:「凡事須要仔細,不可性急。且過幾日,愚兄便去。」
那天熊少年性情,暗想:「此事只要到他門口,待他出來時,把他一錘打死,便走了回來,有何難處?誰耐煩等他去報仇!」算計已定,等到晚上,身旁帶了些銀兩,把二柄銅錘插在腰間,頭上邊武生巾,身穿白綾箭干,腳上薄底驍靴,跨上一匹銀鬃白馬,便下山來。那守寨門的嘍兵問道:「二大王到那裡去?」天熊道:「我奉哥哥將令,到山下去尋風。」嘍兵信以為真,便開了寨門,放他下山而去。時尚書屋
到了來朝,徐慶不見天熊出來,到他房間內一看。又不在裡頭,便問服侍他的嘍兵。嘍兵道:「二大王昨夜出去了未回。」徐慶傳問看守山寨的頭目:「二大王可曾下山?」少頃,守寨的頭目回報:「二大王昨夜下山尋風,至今尚未回來。」
徐慶聽了,吃了一驚,知道他到揚州去的,定要闖出事來。即便把山寨之事,交于一個宋頭目代理,吩咐他們好生看守山寨,休得下山去做買賣,違令定按軍法。自己裝束武生打扮,佩了弓箭,掛了單刀,下得九龍山,發開二條飛毛腿,望揚州一路追來,那知影響全無。那徐慶一日能行三百里,不多幾日,已到揚州。時尚書屋
進得城關,便投宜春院來。張媽媽相接,問過了尊姓大名,奉過香茗。徐慶便說起伍天豹之事,問那李文孝的消息。不知能報得此仇否,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1
第6回
 神箭手逆旅逢俠客 鐵頭陀行刺遇英豪

卻說張媽聽了徐慶一片言語,知是伍大爺的結義弟兄,便把李文孝強搶方國才妻子,被徐鳴皋路見不平,打得寸骨寸傷,現在家中養病,一五一十說了一遍,便喚賽西施出來,接到裏邊款待。徐慶便吩咐他們:「打發小二到李家莊,暗暗探聽近日可有人與他尋仇,有無動靜,速來報我。」飲了幾杯酒,摸出一錠十來兩銀子,償了酒價,他便辭別出來。要知徐慶不貪女色,不喜歡尋花問柳,便在宜春院左近一家大客寓安歇,也是揚州城內有名的,叫做高升棧。時尚書屋
過了二日,那宜春院的小二回來說道:「李家莊並無動靜,李文孝的傷痕漸漸痊癒了。」徐慶賞他五兩銀子,叫他時常去探聽探聽,「有事便來報我。」他便遍尋覓,只不見天熊下落,心中納悶。時尚書屋
那徐慶原系是個宦家公子,乃唐朝徐勣的後裔。他的父親身立朝綱,為官清正。與那伍氏兄弟,乃姑表兄弟。只因天熊父母早亡,他父親把二個外甥撫養成人,所以自小同在一處。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