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第 12 頁


到了李家莊,定標先進去見了李文忠,把常州之事說了一遍,「如今這頭陀現在門外等候。」文忠聽了即便出來,把靜空僧接到書房坐,彼此通名。下人奉茶已畢,說起武藝,這鐵頭陀賣弄本事,指手拉架
作者:唐蕓洲 / 頁數:(12 / 260)

到了李家莊,定標先進去見了李文忠,把常州之事說了一遍,「如今這頭陀現在門外等候。」文忠聽了即便出來,把靜空僧接到書房坐,彼此通名。下人奉茶已畢,說起武藝,這鐵頭陀賣弄本事,指手拉架,說得天下無敵。文忠大喜。時尚書屋

此時李文孝傷痕漸癒,聽得請着了一位少林寺高僧與他報此仇,便到書房相見。當時開筵暢飲,席間說起徐鳴皋一事,原原本本告訴了靜空一遍,便與他商議報仇之事。靜空僧道;「檀越放心,在貧僧身上,與你報仇雪恨便了。」花省三道:「此事須要定個主意,只可暗中行事,免得被他家人門客控告伸冤。時尚書屋
雖不怕他怎的,只是既多跋涉,又費銀子。」文忠道:「如今靜空師初到,外人未知。只要趁早去幹了,就遠避他方,或者藏在莊內,吩咐家人不許張聲,那邊如何曉得是我家指使?」省三道:「師父還是明做,還是暗做?」靜空道:「如何明做?」省三道:「若是你明日到他門上求見,或是化緣,或是投奔他,覷個落空,出其不意把他一刀結果,轉身就跑,這不是明做?若是你夜間到他門上,跳將進去,等他睡熟,便下去把他殺死,這就是暗做了。」後來不知靜空到底如何去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1
第7回
 一枝梅徐府殺頭陀 慕容貞李莊還首級

卻說靜空僧聽了花省三之言,便道:「大丈夫豈做暗事,到是明做的好。」文忠道。「使不得。那徐八何等利害,豈能當面傷他!即使僥倖成功,他家人門客,呵氣成雲,內中不少有本領的,你想走得脫麼?這個一定使不得。」
靜空道:「如此說來,還是暗做罷。」文忠道:「師父替弟子報此仇了,定然重謝。就留師父在家,常年供給,亦好教習拳棒工夫。只是今夜就可去麼?」靜空道:「有何不可?只是出家人,沒有寶刀在此。」
文忠道:「這個不必費心。」隨命家人取出一把刀來,真個削鐵如泥,價值千金之寶。那靜空僧把衲裰卸去,裏邊無色布密門鈕扣的緊身,把頭上金箍捺一捺緊,將刀倒插在背後腰內。文忠吩咐一個家了引領師父到太平村去,這篩了一大杯酒,雙手奉與靜空。時尚書屋

靜空道:「二位少爺請少待,俺去取了他首級就來。」一面說,一面把酒接來,一飲而盡。時尚書屋
正要動身,花省三道:「且慢。師父,你可認得徐鳴皋麼?」靜空道:「從未會過。」省三道:「這卻豈不要殺錯了?須要明日先去會過他面,然後夜間可去。」文忠笑道:「畢竟老三細心。時尚書屋
只是一件:若然明日先去會他,這徐八的賊眼何等利害,他看師父形容古怪,恐他夜間防備,那難下手了。」文孝道:「何必嚕嚕囌囌。你只到他家房屋上面,尋得他的臥房,他定與老婆同睡,把來一起殺了,豈有錯誤。」文忠道。時尚書屋
「獃子,他不像你,夜夜同妻妾睡着。他卻不喜女色。我聞得他每日同二個結義兄弟,在書房裡安睡。」省三道:「有在這裡了。時尚書屋
師父,你只去到他家第4進房子,居中有一隻大廳,在西首的一併排三間,就是他的書房。只要從那書房天井裡下去,在窗眼裡一張就見的。況且天井又大,又有樹木假山,可以藏身。若說這徐八的面貌,有一個比眾不同的見證:他生就一個白裡帶些紫棠的『同』字臉,二道劍眉比眼睛還長,鼻正口方,生得不長不短、不瘦不肥的身子。時尚書屋
隨他這一雙眼睛。如閃電一般,已與別人二樣。只是睡熟了,卻分不出來。獨有這二隻耳朵。時尚書屋
比別人要長出一半,真個二耳垂肩的異相,所以比眾不同。師父只要依了我言,萬無一失。」靜空僧道:「貧僧曉得,俺便去也。」遂同着家丁出門而去。時尚書屋
這裡李文忠弟兄同着省三與四位教師,重整杯盤,開懷暢飲,只等這頭陀把徐鶴的首級提來。那徐定標十分得意,暗想:「若得成就,我的功勞也不少。」歇了一回,只見送去的家丁回來,眾人急問道:「怎樣了?」家丁道:「這個師父真好本領。看他身體雖是壯大,卻比飛鳥還輕。時尚書屋
我送他直到護莊河邊上,指與他看了,他只一縱,那三丈闊的河面便過去了。再是一縱,已到屋上,猶如燕子一般,只二三跳,就望不見了。我恐怕他們巡更的看見了不便,故此先自跑回。諒來一定成功的。」
眾人聽了大喜,都讚那頭陀的本領。時尚書屋
我且說那靜空僧上了瓦房,連竄帶縱,來向裏邊。到了第4進大廳,果然西首有三間向南的書房。就跳在天井裡面,輕輕走至窗邊,向裡張看。只見裏邊燈火明亮,二人正在那裡弈棋。時尚書屋
定睛細看,都是白麵書生,相貌標緻,生得斯文風雅,不像武夫;況且眼睛並不閃電,耳朵又不垂肩,與方纔所說的不同。室中更無別人,心中疑惑。時尚書屋
列位,你道這二個卻是何人?原來徐鳴皋與徐慶、羅季芳三人,昨日動身到蘇州去了。因為聽得姑蘇玄都觀內,設立百日擂台,選拔天下英雄。只要勝得台主,官居極品;打得台主一拳,黃金一錠;踢得一腳,綵緞一端。現下遍貼傳單,即日便要開台,把家事託了江夢筆代管。時尚書屋
那一枝梅不欲去,就托他在家照應。只因天氣炎熱,睡不着去,故此二人下一局棋消遣,正在相爭一角。那一枝梅道:「江賢弟,屋上有人下落天井來也。」夢筆道:「並不聽得聲響。」
一枝梅道:「我去看來。」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