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第 3 頁


 比劍術玄貞子對敵 助破陣傀儡生重來 第145回 余秀英敬獻光明鏡 王元帥允從美滿緣 第146回 徐鳴皋救出亡門陣 眾守軍昏倒落魂亭 第147回 余秀英噓寒
作者:唐蕓洲 / 頁數:(3 / 260)

 比劍術玄貞子對敵 助破陣傀儡生重來

第145回
 余秀英敬獻光明鏡 王元帥允從美滿緣
第146回
 徐鳴皋救出亡門陣 眾守軍昏倒落魂亭
第147回
 余秀英噓寒送暖 徐鳴皋倚玉偎香
第148回
 知戀新思秀英盜扇 不忘舊德鳴皋遺書
第149回
 王元帥國書約內應 禦風生見面說前因
第150回
 伍天熊率眷來歸 玄貞子登壇發令
第6
話說玄貞子調遣已畢,即命各將駐紮席棚,四面聽候,屆時出兵。到了晚間,玄貞子又命人將連珠炮放起,好使敵營中徐鳴皋知道,早作準備。玄貞子又在席棚台上一個人踏罡步鬥,將十二個淨瓶內的水傾倒在八卦爐內。 第151回 十三生大破非非陣 眾劍客齊攻逆賊營
第152回
 聞內變妖道驚心 遇仇人鴻儒切齒
第153回
 焦大鵬獨救余秀英 王鳳姑力斬非幻道
第154回
 玄貞子飛劍斬妖人 王守仁分兵取二郡
第155回
 朱宸濠議救二郡 徐鳴皋智敗三軍
第156回
 攻大寨賊將喪師 獻計謀元帥詐病
第157回
 徐慶夜奪廣順門 自然遁出南昌府
第158回
 眾官兵巧獲宜春王 余秀英智賺王元帥
第159回

 徐鳴皋奉書遵大令 余秀英暗地說私情
第160回
 逞絶技女將破離宮 聽良言從賊甘投地
第161回
 徐鳴皋抄檢寧王宮 朱宸濠逼走盤螺谷
第162回
 朱宸濠退保樵舍 雷大春進攻九江
第163回
 明武宗禦駕親征 朱宸濠暗遣刺客
第164回
 巧立水軍聯舟作陣 議破戰艦用火為工
第165回
 師成然羆大隊南征 性本豺狼中宵行刺
第166回
 焦大鵬行宮救聖駕 明武宗便殿審強徒
第167回
 明式宗移蹕駐荊州 孫知府奉命審刺客
第168回
 用騙供刺客承招 上表章知府覆命
第169回
 伍定謀遺書約戰 一枝梅奉調進兵
第170回
 鄱陽湖輕舟試練 潛谷口黑夜燒糧
第171回
 用奇謀官軍縱火 施奮勇賊將亡身
第172回
 覲天顏元帥辭功 奏這狀婁妃引罪
第173回
 朱宸濠夜遁小安山 洪廣武安居德興縣
第174回
 雷大春誠心投表弟 洪廣武設計絆奸王
第175回
 用反言喁喁試妾婦 明大義侃侃責夫君
第176回
 慇勤款待假意留賓 激烈陳辭真心勸主
第177回
 投機密義仆奔馳 入網羅奸王就擒
第178回
 朱宸淳割舌敲牙 明武宗散財發粟
第179回
 明武宗西山看劍術 眾英雄黑店滅強人
第180回
 大奸已殛禦駕班師 醜虜悉平功臣受賞

嘗見稗官小說記載劍仙俠客之流,殊足娛心悅人,羡無已。第類皆雪泥鴻爪,略見一斑、偶敘一事,如神龍之首見尾隱,令人追想其生平,未必別無驚人之事更有可觀,惜無從考之為憾。友人宏仁堂主人攜來一書,囑余為序。翻閲一過,乃余門人唐生蕓洲所紀有明寧藩作亂始末也。時尚書屋
其時俞謙、王守仁手下一班豪傑,類飛檐走壁,毅勇絶倫,如崑崙奴、古押衙一流。然卒難奏其全功,當時逆藩之勢焰可知。幸賴眾劍仙相助,始得蕩平巢穴,藩逆成合。其間奇蹤異跡,不勝枚舉,源源本本,盡致淋漓,令人色舞眉飛,拍案叫絶,誠集歷來到俠之大觀,稗官之翹楚也。時尚書屋
吾知是書一出,其不脛而走也必矣。是為序。時尚書屋

光緒二十二年四月立夏後三日

聽珊江文蒲序並書

第1
第1回
 徐公子輕財好客 黎道人重義傳徒

詩曰[
善似青松惡似花,青松冷淡不如花。時尚書屋
有朝一日濃霜降,只見青松不見花。時尚書屋
這首詩,乃昔人勉人為善之作。言人生世上,好比草木一般,生前雖有貴賤之分,死後同歸入土,那眼前的快活,不足為奇,須要看他的收成結果。那為善之人,好比是棵松樹,乃冷冷清清的,沒甚好處;那作惡之人,好比是朵鮮花,卻紅紅綠綠的,華麗非凡。如此說來,倒是作惡的好了不成?只是一件:有朝一日,到秋末冬初時候,天上降下濃霜來,那冷冷清清的松樹依舊還在,那紅紅綠綠的鮮花就無影無蹤,不知那裡去了。時尚書屋
此言為善的雖則目前不見甚好處,到後來還有收成結果;作惡的眼前雖則榮華富貴,卻不能長久,總要弄得一敗塗地,勸人還是為善好的意思。所以國家治天下之道,亦是勉人為善。凡系忠臣孝子,節婦義士,以及樂善好施的,朝廷給與表揚旌獎,建牌坊、賜匾額的勉勵他;若遇姦盜邪淫,忤逆不孝,以及凌虐善良的,朝廷分別治罪,或斬或絞、或充軍或長監的警戒他。特地設立府縣營汛等官員,給他俸祿,替百姓鋤惡除奸,好讓那良善之輩安逸,不放那凶惡之徒自在。時尚書屋
朝廷待百姓的恩德,可為天高地厚。只是世上有三等極惡之人,王法治他不得。時尚書屋
看官,你道是那三等人,王法都治他不得?第1等是貪官污吏。他朝裡有奸臣照應,上司不敢參他,下屬誰敢倔強,由他顛倒黑白,刻剝小民。任你殘黷的官員,凶惡的莠民,只要銀子結交,他就陞遷你、親近你;由你二袖清風,光明正直,只要心裡不對徑、他就參劾你、處治你。把政事弄得大壞,連皇帝都吃他大虧,你道利害不利害?第2等是勢惡土豪。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