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第 4 頁


他交通官吏,攘田奪地,橫暴姦淫。或是假造偽券,霸佔產業;或是強搶婦女,任意宣淫;吞侵錢糧,武斷鄉曲。你若當官去告他,他卻有錢有勢,衙門裡的老爺、師爺,都是他的換帖,書吏、皂隷,都是
作者:唐蕓洲 / 頁數:(4 / 260)

他交通官吏,攘田奪地,橫暴姦淫。或是假造偽券,霸佔產業;或是強搶婦女,任意宣淫;吞侵錢糧,武斷鄉曲。你若當官去告他,他卻有錢有勢,衙門裡的老爺、師爺,都是他的換帖,書吏、皂隷,都是他的好友,你道告得準是告不准?第3等是假仁假義。他詭謀毒計,暗箭傷人;面上一團和氣,真是一個好人,心裡千般惡毒,比強盜還狠三分。時尚書屋

所以吃了他的虧,告訴別人卻不相信,都道他是好人;或者吃了虧,說不出來。並且他有本領,叫你吃了大虧,連你自己都不知道,還算他是好人,等到去感激他,你道憊懶不憊懶?所以天下有此三等級惡之人,王法治他不得。幸虧有那異人俠士劍客之流去收拾他。這班劍客俠士,來去不定,出沒無跡,吃飽了自己的飯,專替別人家幹事。時尚書屋
或代人報仇,或偷富濟貧,或誅奸除暴,或挫惡扶良。別人並不去請他,他卻自來遷就;當真要去求他,又無處可尋。若講他們的本領,非同小可:有神山鬼沒的手段,飛檐走壁的能為,口吐寶劍,來去如風。此等劍俠,世代不乏其人,只是他們韜形斂跡,不肯與世人往來罷了。時尚書屋
如今待我來講一段奇情異節,說來真個驚天動地!
話說那大明正德年間,江南揚州府有個富人,姓徐名鶴,字鳴皋,原系廣東香山縣人氏。他的父親喚做徐槐,生下八子,那鳴皋最幼,人都叫他徐八爺。他家世代書香,卻是一脈單傳。至他父親徐槐,棄儒學賈,到江南貿易,遂起家發業,一日好一日,發至百萬傢俬,財丁兩旺起來。時尚書屋
那鳴皋天資穎慧,生就豪傑胸懷。童年進了黌門,只是鄉場不利,遂棄文習武,要想學那劍仙的本事,只是無師傳授,也只得罷了。他心裡總要想遍游四海,冀遇高人。到了二十多歲,生下二子。時尚書屋
他父親把家財分開,各立門戶。他就在揚州東門外太平村,買田得地,建造住宅,共有一百餘間。周圍有護莊河,前後四座莊橋,牆墉高峻,屋宇軒昂,蓋造得十分氣概。宅後又造一個花園,園中樓台、亭閣、假山、樹本、花卉,各樣俱全,只少一個荷花池。時尚書屋

看官要曉得,花園裡沒有樹木,好比一個絶色美人,卻是癩痢頭;若是花園裡沒有了池沼,好比一個絶色美人,卻是雙目不明。所以花園裏邊,最要緊的是樹木、池沼。當時徐鳴皋見少了池沼,心中不悅,送命人開挖起來,擇日興工。那知開到一丈多深,只見下有石板。時尚書屋
起開石板看時,一排都是大甏,甏中雪霜也似的銀子。鳴皋見了大喜,即喚家人扛抬進去,總共足有扛了七八十甏,頓時變了個維揚首富。遂起了個好客之心,要學那孟嘗君的為人。從此開起典當來,就在東門內開爿「泉來當鋪」。時尚書屋
數年之間,各處皆有,共開了三二十爿典當。時尚書屋
那些寒士都去投奔他,他卻來者不拒。無論文人武士,富貴貧賤,只要品行端方,性情相合,他便應酬結交。或遇無家可歸的,就住在他宅上。後來來的人只管多了,乃在住宅二旁造起數十間客房來,讓他們居住。時尚書屋
每日吃飯時,鳴鑼為號。你道吃飯的人多也不多?昔年孟嘗君三千食客,分為上、中、下三等,他數目雖遠不及孟嘗君之多,只是一色相待,不分彼此。內中只有幾個最知己的,結為異性骨肉,這卻照他自己一般的供給。終日聚在一處,或是談論詩詞歌賦,或是習演拳棒刀槍,或彈琴棄棋,或飲酒猜枚,或向街坊遊玩,或在茶肆談心。時尚書屋
那鳴皋的為人作事,樣樣俱好,只是有一件毛病:若遇了暴橫不仁之輩,他就如冤家一般。所以下回遭此禍害,几乎送了性命。時尚書屋
後來那食客到三百餘人,其中雖有文才武勇,及各樣技藝之人,但皆平常之輩。只有一個山西人,姓藜,沒有名字,他別號叫做海鷗子,身上邊道家裝束,人都呼他藜道人。他曾在河南少林寺習學過十年拳棒。後來他棄家訪道,遂打扮全真模樣,雲遊四海,遇見了多少高人異士,所以本領越發大了。時尚書屋
聞得揚州東門外太平村,有個賽孟嘗徐鳴皋,輕財好客,禮賢下士,結納天下英雄豪傑,他就到來相訪。鳴皋見他仙風道骨,年紀四旬光景,眉清目秀,三縷長鬚,舉止風雅,頭上邊戴一頂扁折巾,身穿一件繭綢道袍,足上紅鞋白襪,背上掛一口寶劍,手執拂塵,似畫上的呂純陽,只少一個葫蘆,知他必有來歷,心中大喜。遂即留在書房,敬如上賓,特命一個小僮徐壽,服侍這道爺,閒來就與他飲酒談心。知道他有超等武藝,無窮妙術,一心要他傳授,所以如父母一般的待他。時尚書屋
每逢說起傳授劍術,他便推三阻四的不肯。那鳴皋是爽快的人,見他推托,說過二會,就再也不提。只是依舊如此款待,毫無怨悔之心。時尚書屋
過了半載有餘,見鳴皋存心仁義,為人忠信,到那一天,向鳴皋說道:「貧道蒙公子厚情,青眼相看,一向愛慕劍術、未曾相傳,不覺半載有餘。如今貧道欲想去尋個道友,孤雲野鶴,後會難期遠近,故把些小術傳與公子,不知公子心下如何?」鳴皋聞得肯傳他劍術,心花怒放,即便倒身下拜,口稱:「師父在上,弟子徐鳴皋若承師父傳授劍術,沒齒不忘大德!」海鷗子慌忙扶起,道:「公子何必如此!只是一件:貧道只可傳授你拳棒刀槍與那飛行之術,若講到『劍術』二字,卻是不能。並非貧道鄙吝,若照公子為人,盡可傳得;只因你是富貴中人,卻非修仙學道之輩。那劍術一道,非是容易。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