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第 5 頁


先把『名利』二字置諸度外,拋棄妻子家財,隱居深山岩谷,養性煉氣,採取五金之精,煉成龍虎靈丹鑄合成劍,此劍方纔有用,已非一二年不可。」鳴皋聽了,將信將疑。不知海鷗子畢竟肯教他否,且聽
作者:唐蕓洲 / 頁數:(5 / 260)

先把『名利』二字置諸度外,拋棄妻子家財,隱居深山岩谷,養性煉氣,採取五金之精,煉成龍虎靈丹鑄合成劍,此劍方纔有用,已非一二年不可。」鳴皋聽了,將信將疑。不知海鷗子畢竟肯教他否,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1
第2回
 海鷗子臨別顯才能 鶴陽樓英雄初出手

話說那藜道人說道:「煉成了寶劍,然後再學搓劍成丸之法,將那三尺龍泉搓得成丸,如一粒彈子相仿。然後再學吞丸之法,不獨口內可以出入,就是耳鼻七竅,皆可隨心所欲,方纔劍術成功。此非武藝,實是修仙之一道。只因欲成仙道,須行一千三百善事。時尚書屋
你看那采陰補陽的左道旁門,妄想長生,到後來反不得善終,皆因未立為善根基,卻去幹那淫慾之事,欲想長生,恰是喪身。所以修仙之道,或煉黃白之丹,點鐵成金,將來濟世;或煉劍丸之術,鋤惡扶良,救人危急;皆是要行善事,先立神仙根基。但是為善不可出名;若出了名,就不算了。若說修仙之道,今公子名聞四海,反是壞處了。時尚書屋
若公子要學仙道,只要把家財暗行善事,何必學劍術,去荒山中受這六七年苦楚?你不但看歷古以來的劍俠客仙,替人報怨,救人性命,皆不肯留名,又不肯受謝,他卻貪着什麼?」鳴皋聞言,豁然省悟,便道:「承蒙師父指教,使弟子聞所未聞,茅塞頓開。只求師父教我拳棒刀槍便了。」自此以後,他二人認為師徒。鄭海鷗子把全身武藝傳授與他,教他運學內工之法。時尚書屋
日在花園耍拳弄棍,夜來在書房習練兵書戰策。時尚書屋
那鳴皋原系武藝精熟,秉性聰明,更兼一意專心,故此不上三個月,大略盡皆知曉。這一日海鷗子說道:「賢契,你的拳棒工夫,盡皆得着了門路;飛行諸術,亦略可去得,只須用心習練,自能成就。貧道即日便要動身,去尋訪道友。只是你學成本事,凡事仔細,不可粗莽,傷人性命。時尚書屋

況且世上高人甚多,不可自以為能,輕易出手。牢記我言為要!」鳴皋道:「師父何故如此要緊?且再住幾時,待弟子少盡孝敬之心,亦可多受教益。」海鷗子道:「賢契有所不知。我們道友七人,皆是劍客俠士。時尚書屋
平日各無定處,每年相聚一次,大家痛飲一回,再約後期,來年某月某日在某處聚首,從此又各分散。到了約期之日,雖萬里之遙,無有不到。聚首之後,再約來年,從無失信。如今約期已至,故此貧道必須要去。時尚書屋
只自這小僮徐壽,伏侍我許久日子,待我攜帶他出去,也可教他些本領,未知賢契心下如何?」鳴皋道。「極好,這是他的有福。」隨到裏邊,取出二套衣服,百兩黃金,並一包零碎銀子,一總打成一個衣包。命徐壽背了,親自送了一程,約有十里之遙。時尚書屋
海鷗子再三相辭,鳴皋只得拜了四拜,就此作別,看他二人向大路飄然而去。見天色已晚,遂放開大步,如飛迴轉家中。一路思想;「他在我家將近經年,只見他的拳棒,從未見他劍術的工夫,莫非他此道未必精明?」及到了家中,走進書房,幾個結義弟兄都在那裡閒談。走近書案前,只見案上有了一個紙包,包得方方的,分明是方纔贈與海鷗子的十條金子。時尚書屋
「難道我忘卻放在衣包內不成?」取在手中一看,上面寫有二行字,果是海鷗子的筆跡。上寫道:「承蒙厚賜,衣服銀兩領收,黃金原壁。」便問眾弟兄;「方纔我師幾時來的?」眾人齊聲道:「不知。我們在此閒談了已久,並無一人到來。時尚書屋
只是方纔起了一陣怪風,把帘子都吹開。我們正在此談論,外面門窗皆閉,此風從何而起?莫非他就是這時候來的?」鳴皋道:「這是一定的了。」大家讚歎了一番。時尚書屋
看官要曉得,劍術最高的手段,連風都沒有。在日間經過,只有一道光,夜間連光都看不見,除非他們同道中,才能看見。海鷗子的本領,究竟算不得高,故此他們七弟兄之中,海鷗子乃是着末的一個,後首皆要出場。時尚書屋
那徐鳴皋習練拳棒,漸漸精熟,也能飛檐走壁,千人莫敵。光陰如箭,不覺又是一年。那時正是暮春天氣,日長無事,與二個好友結為兄弟,勝如桃園之義。一個姓羅名德,字季芳,是個新科武進士;一個姓江名花,字夢筆,是個博古通今的孝廉。時尚書屋
三人同到城中,遊玩了一番,來到一座酒樓,是揚州有名的,叫做鶴陽樓。相傳昔年曾有個神仙,在此飲酒,吃得大醉了,提了筆來,就在那粉壁之上畫一個純陽仙像。後來店主人見了,以為雪白的牆上無緣無故畫個呂純陽,卻不雅觀,就叫匠人把白粉刷沒了。那知今日刷白了,到明朝仍舊顯出來,如未刷過一般。時尚書屋
眾人駭異,告知主人,再命匠人厚厚的再刷一層。那知到了明朝,依舊將顯出來,方纔醒悟:這個飲酒的,就是呂仙。因此把店號改「鶴陽樓」。那生意頓時興旺起來,就此四處聞名。時尚書屋
直到如今,那樓上仙蹤仍在。時尚書屋
當時鳴皋等三人走上樓來,揀副沿窗座頭坐下。酒保問道:「徐大爺請點菜。」鳴皋讓羅、江二人點過了,自己也點了幾樣。少頃,酒保搬將上來,把了一台,無非上等佳餚,極品美酒。時尚書屋
三人歡呼暢飲,說說笑笑。那羅季芳雖中了武進士,卻是個獃子,生性粗莽,為人忠直。這江夢筆是個精細之人,溫柔謹慎。所以他三人性情各別,卻成了莫逆之交,結為異姓手足,情比桃園。時尚書屋
那年季芳最長,俱稱他大哥,鳴皋第2,夢筆最小。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