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第 6 頁


當時兄弟三人正吃得杯盤狼籍,有七八分酒意。忽聽得樓下邊一片聲閙將起來,人聲嘈雜,內有喊叫救命之聲,卻又嬌嬌滴滴,好似女子聲音。那季芳聽得,放下杯著,早已跑下樓去。鳴皋推開樓窗一望,
作者:唐蕓洲 / 頁數:(6 / 260)

當時兄弟三人正吃得杯盤狼籍,有七八分酒意。忽聽得樓下邊一片聲閙將起來,人聲嘈雜,內有喊叫救命之聲,卻又嬌嬌滴滴,好似女子聲音。那季芳聽得,放下杯著,早已跑下樓去。鳴皋推開樓窗一望,見街坊上面擁擠滿了,一時看不清楚。時尚書屋

遂向夢筆道:「三弟,你且坐待,待我下去看來,恐怕這獃子闖事。」言畢,飛步下樓而去。正是:閉門休管他家事,熱衷招攬是非多。時尚書屋
我且按下這邊。再說南門外李家莊上,有一個李員外,名叫李廷梁。他的父親在日,官為兵部尚書,平生別無過惡,只是歡喜銀子,所以積下了百萬傢俬。單生這一子。時尚書屋
廷梁少年公子,並未出仕過的,因他家財豪富,所以都稱他員外。真個金銀滿庫,米交盈倉。只是美中不足,膝下無兒。到了四旬以外,那偏房盧氏一胎生下二個兒子。時尚書屋
廷梁大喜,一個取名文忠,一個取名文孝。他兄弟二人,相貌各異,性情各別,只是那存心不正,相去不遠。那文忠生得面如傅粉,唇若涂朱,武藝高強,廣有謀略,外面溫和,內裡凶惡。他雖心中極怒,面上笑傲自若,只是生出計來,叫你知他利害。時尚書屋
揚州人與他起個綽號,叫做「玉面虎」。那文孝生得身長面黑,鼻大眉濃,二臂有千斤之力,性如烈火,專好使槍弄棒。那廷梁二個兒子,一般溺愛,一心要他成名,不惜重資,聘請名師,每日跑馬射箭,耍拳弄棍。文孝到了十七歲上,得了個武秀才。時尚書屋
靠了父親寵愛、一味橫行無忌、漸漸的姦淫婦女。人都怕他有財有勢,亦與他起個混名,叫做「小霸王」。到了二十歲來,越發無法無天,強搶女子,打死人命,無所不為。連廷梁都禁他不得,只把銀子結交官吏。時尚書屋
俗語說得好:天大的官司,只要地大的銀子,就沒事了。所以那李文孝更加膽大,看得人命如兒戲,強搶如常事。時尚書屋
那一日同了一個門客,叫做花省三,是個詳革秀才,雖有智謀,略知詩畫琴棋,只是品行不端,脅肩諂笑。年紀三十多歲,生得獐頭鼠目,白麵微鬚,在這李府中走動,奉承得這李文孝十分信他。當下二人出得門來,一路說說談談,不覺已進南關。文孝道:「老三,偌大一個揚州,怎的絶少美貌姑娘?前日去過的幾家,都是平常。時尚書屋

今日到那裡去遊玩?」省三道:「大教場張媽家姑娘最多。近日聽得來了二個蘇州妓女,一個叫做白菜心,一個叫做賽西施,都是才貌雙全,我們何不去見識見識?」二人遂向東而行。不多一刻,早到了張媽家門首。文孝抬頭看時,只見好座房廊,上邊寫着「宜春院」三個大字。時尚書屋
二人丟鞭下騎,早有外場迎接,道:「請二位爺裡面奉茶。」遂將馬牽去。二人進了院子。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時尚書屋
第1
第3回
 伍天豹大閙宜春院 李文孝鞭打撲天鵰

卻說李文孝同着花省三走進院子,張媽出來迎接。問過了貴姓尊居,敘過了幾句寒暄套語,小鬟送上香茗。那省三道:「張媽,多時不見,你的生意卻怎的好?」張媽道:「全仗爺們照顧。花大爺這許久不蹈賤地,想是怠慢了大爺。時尚書屋
今日什麼好風吹送到此,定是挑挑我哩。」省三道:「休得客套。這位李大爺,聞得你家新來二個蘇州姑娘,特來賞識。你可快叫他們出來相見。」
張媽便叫小鬟去喚這二個妮子出來。那小鬟去了好半歇,方纔出來,對張媽道:「這伍大爺只不放姑娘出來。」李文孝等了半歇,心內久已焦燥,只因要見美人,所以還耐性守着。聽得不肯出來,不覺大怒起來。時尚書屋
正待發作,那張媽走上前來,陪着笑臉,千不是萬不是的陪罪,道;「大爺息怒。只因前天來了二個山東人,在此連住了幾天。他們是遠方人,不知李大爺到來,所以如此。請稍待片時,我去喚妮子出來陪罪便了。」
那花省三也說了幾句好話。文孝只得將一股怒氣,重新按捺下去。時尚書屋
張媽去了多時,只不見出來,文孝是個性急之人,那裡耐得住,就頓時大閙起來,大罵:「大膽賤人,你敢瞧我老爺不起!那裡來的野忘八,你敢到這裡來裝架子?」飛起腳來,把桌子翻身,天然幾攙倒,花瓶插鏡打個粉碎。提起椅子,使一個盤頭,上面掛的八角琉璃燈,好似鷹雀一般,飛舞滿堂。室中什物,打得雪片也似。花省三曉得勸他不住,只得由他。時尚書屋
那裡面的山東客人,姓伍名天豹,是九龍山的強盜。他山上有三個弟兄,為首的姓徐名慶,善用一把單刀,端的飛檐走壁,武藝高強,兼且百步穿楊,百發百中,人都叫他神箭手。第2個就是伍天豹,綽號叫撲天鵰,使得好一條鐵棍,江湖上頗頗有名。第3個叫伍天熊,乃伍天豹嫡親兄弟,年紀雖小二歲,本事卻勝着哥哥。時尚書屋
善用二柄銅錘,生得唇紅齒白,江湖上叫他賽元慶。這三位英雄,在九龍山聚集了三五千嘍兵,專劫來往客商,那怕成群結隊,他定要均分一半。你若倔強對壘,只是白送了性命。倒有一件好處:鄰近村莊,不去借糧打劫;有那小本客人,單身經過,他卻看不上眼,吩咐嘍囉不許動。時尚書屋
所以官兵未去征剿過他。這伍天豹聞得揚州城酒地花天,正值三春時候,柳綠桃紅,帶了一個伴當,來到揚州,在這宜春院尋樂。看見賽西施、白菜心猶如月裡嫦娥一般,他便着迷起來,住在院中半月有餘,費了好幾百兩銀子。忽聞要喚他二個出去陪客,怎肯放他們出去?張媽蜜語甘言,伶牙俐齒,再三懇求。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