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七劍十三俠 第 8 頁


」文孝道;「也說得是。」遂命喚四個教師,一同隨去。這四個教師,就是馬忠、白勝、徐定標、曹文龍,都是輕裝軟扎,各帶暗器。跟隨了二十個家丁,一乘轎子。李文孝、花省三上馬前行,一眾人
作者:唐蕓洲 / 頁數:(8 / 260)

」文孝道;「也說得是。」遂命喚四個教師,一同隨去。這四個教師,就是馬忠、白勝、徐定標、曹文龍,都是輕裝軟扎,各帶暗器。跟隨了二十個家丁,一乘轎子。時尚書屋

李文孝、花省三上馬前行,一眾人等在後,出得牆門,離李家莊向南門進發,一路無話。時尚書屋
少頃,進得南關,轉彎抹角,徑到城隍廟后街。二人下馬,省三吩咐眾人在門外伺候,自己便去方家叩門。那國才聽得,出來開了門,一看見是花省三同了他的東家到來,便道:「花兄,許久不會,今日難得光降。」省三道;「方兄,今日非為別事,只因你去年借那李公子銀款已久,本利全無,今公子親自來取討。」
國才道:「花兄,你記錯了。小弟從未向李公子借過分文,怎說什麼銀款?」李文孝喝道:「胡說!你既未借銀子,這二百兩借券,可是你親筆寫的?現有花老三的居間,你想圖賴不成?」便把借券交與省三,道:「老三,我只向你說話。」國才道:「不妨,有官長在彼,自有公論。你偽造假券,誣賴良民,還當了得!」說罷向裡就走,卻被李文孝一把扯住,省三假意上前勸解。時尚書屋
正在交結不開,那巧雲聽得丈夫被人扭打,慌忙走將出來。省三見了,對那四個教師把嘴一努,那馬、白、徐、曹四個教師一齊上前,便把巧雲如鷂鷹捉小鷄一般提將出來,放在轎內,眾家丁抬起轎子,擁着便走。那李文孝方纔把國才放了,一交跌倒在地,指着罵道:「你賴我銀子,且把你妻子做押當,你只拿二百兩銀子來贖取便了。」說罷,與花省三一同上馬,追着轎子去了。時尚書屋
那方國才只氣得目瞪口呆,從地上扒得起來,一路追將上去喊叫:「反了!青天白日,在府城強搶秀才妻子,連王法都沒有了!」一面喊一面追。那巧雲被他們搶在轎中,知道是昨日的緣故,只是如何是好?一路哭哭啼啼,來到鶴陽樓底下,聽得丈夫在後面追喊上來,尋思無計,他沒命的向轎門中撞將出來,跌一個金冠倒掛,跌得頭上鮮血迸流。眾家丁只把轎子停下,上前去扶他起來。那巧雲大喊:「救命!」死也不肯起來。時尚書屋

恰好方國才追到,見了妻子這般光景。便上前扯住了,痛哭起來。李文孝即命教師來扯開他們,那知他二人拚命的抱住不放,隨你打死,也分拆不開。此處最熱閙的去處,一時間看的人塞滿了街道,弄得花省三搔首摸耳,沒個主意。時尚書屋
正在擾攘之間,驚動那鶴陽樓上羅季芳、徐鳴皋。下來見了這般形境,分明是強搶人家妻小。那鳴皋心中,早已把無明人提起。正是強中更有強中手,今日冤家遇對頭。時尚書屋
只因李文孝恃強欺弱,橫行不法,今日撞着了這個太歲,管教你晦氣星從屁眼裡直鑽進去,也是惡貫滿盈。徐鳴皋走上前,把眾教師解開,道:「且慢動手!你們是那裡來的,為著何事,把他這般難為?」那馬忠認得他是個不好惹的,向眾人丟個眼色,都放了手。馬忠道:「徐大爺有所不知,只因這方秀才欠了我們主人二百兩銀子,圖賴不還,所以把他妻子去做押當,卻不幹我們的事。」鳴皋道:「既是欠你主人銀子,也好經官追繳,豈可強搶人家妻子做押當之理?」那方國才知道徐鳴皋是個仗義疏財、救困扶危的豪傑,便一五一十的告訴一遍。時尚書屋
鳴皋就向馬忠道:「你的主人是誰?」馬忠道:「南關外李家莊李二公子。」鳴皋聽了冷笑道:「我道是誰,卻原來李文孝這忘八!久知你是個橫行不法、情勢欺人的惡棍,如今索性青天白日在府城中強搶人家的妻子,天理難容,王法何在?」
李文孝見一樁事被他攔阻住了,心上大怒,要發作,只因有些畏懼他的本領,況且花省三在旁按住他,所以耐着性子,看他怎的。忽聽得把他「王八」、「惡棍」的罵,只急得三屍神暴燥,七竅內生煙,從馬背上跳將下來,推開眾人,搶將過來,喝道:「肏娘賊!我討銀子,幹你甚事?你卻幫他圖賴麼?」舉起拳頭,照定徐鳴皋劈面打來。鳴皋想道:「我久聞小霸王的名氣,不知他有多少實力,待我來稱他一稱。」便起左手一格,果然有七百餘斤驍勇;一面把右手還敬他一拳。時尚書屋
二人正在交手,那羅季芳驀地的跳將過來,把馬、白、徐、曹四教師亂打。一時間,街坊上閒人紛紛躲避。那方國才趁此機會,領了妻子在人叢中走了。回到家中,思想此事不得開交,目前雖是幸得徐公子救了,只是這惡賊輸了,一定將我出氣;若是惡賊勝了,依舊要來尋我,冤上加仇。時尚書屋
他有錢有勢,官吏都回護他的。左思右想,還是走的上着。遂同妻子,把衣裳被縟、細軟東西,打成二個包裹,剩下些破台椅傢伙,也不值幾何,就丟在那裡。夫婦二人,到廟中別過了舅舅,就此出了西門,僱一輪車子,到別處去投親而去。時尚書屋
這裡徐鳴皋把海鷗子傳授的少林拳拿將出來,果然另有一家。只見他上一手金龍探爪,下一手猛虎出山林,左打黃鶯圈掌,右打猴子獻蟠桃,身輕如燕子,進退若猿猴。這一百零八手飛走羅漢拳,果是打盡天邊無敵手。那閒人都遠遠的圍着,人頭濟濟,如圍牆一般,在那裡看他們廝打。時尚書屋
見鳴皋拳法精通。猶如生龍活虎,打的李文孝只有招架,並無還手,便在腰間取出那條七節鞭來。這條鞭用七段純鋼打就,每段有五寸長,各有鐵環聯絡,可以束在腰間,如同帶子一般,所以又名軟鞭,乃暗兵中利器。那李文孝慣用此鞭,拿將出來,使得呵呵的風響。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