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1 頁


明馮夢龍著第1卷 俞伯牙摔琴謝知音浪說曾分鮑叔金,誰人辨得伯牙琴!干今交道好如鬼,湖海空懸一片心。古來論文情至厚,莫如管鮑。管是管夷吾,鮑是鮑叔牙。他兩個同為商賈,
作者:待考 / 頁數:(1 / 190)



馮夢龍著第1卷 俞伯牙摔琴謝知音浪說曾分鮑叔金,誰人辨得伯牙琴!
干今交道好如鬼,湖海空懸一片心。時尚書屋
古來論文情至厚,莫如管鮑。管是管夷吾,鮑是鮑叔牙。他兩個同為商賈,得利均分。時管夷吾多取其利,叔牙不以為貪,知其貧也,後來管夷吾被囚,叔牙脫之,薦為齊相。時尚書屋
這樣朋友,才是個真正相知。這相知有幾樣名色:恩德相結者,謂之知己;腹心相照者,謂之知心;聲氣相求嗜,謂之知音,總來叫做相知。時尚書屋
今日聽在下說一樁俞伯牙的故事。列位看官們,要聽者,洗耳而聽;不要聽者,各隨尊便。正是,「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不與談,」話說春秋戰國時,有一名公,姓俞名瑞字伯牙,楚國郢都人氏,即今猢廣荊州府之地也。那俞伯牙身雖楚人,官星卻落于晉國,仕至上大夫之位。時尚書屋
因奉晉主之命,來楚國修聘。伯牙討這個差使,一來是個大才,下辱君命;二來就便省視鄉裡,一舉兩得。當時從陸路至于郢都,朝見了楚王,致了晉主之命,楚王設宴款待,十分相敬。那郢都乃是桑梓之地,少不得去看一看墳墓,會一會親友。時尚書屋
然雖如此,各事其主,君命在身,不敢遲留。公事已畢,拜辭楚王。楚王贈以黃金采緞,高車駟馬。伯牙離楚一十二年,思想故國江山之勝,欲得恣情觀覽,要打從水路大寬轉而回。時尚書屋
乃假奏楚王道:「臣不幸有犬馬之疾,不勝車馬馳驟。乞假臣舟楫,以便醫藥。」楚王準奏,命水師撥大船二隻,一正一副。正船單坐晉國來使,副船安頓仆從行李。時尚書屋

都是蘭橈畫槳,錦帳高帆,甚是齊整。群臣直送至江頭而別。時尚書屋
只因覽勝探奇,不顧山遙水遠。伯牙是個風流才子,那江山之勝,正投其懷。張一片風帆,凌千層碧浪,看不盡遙山疊翠,遠水澄清。不一日,行至漢陽江口。時尚書屋
時當八月十五日中秋之夜,偶然風狂浪湧,大雨如注。舟楫不能前進,泊于山崖之下。不多時,風恬浪靜,雨止雲開,現出一輪明月。那雨後之月,其光倍常。時尚書屋
伯牙在船艙中,獨坐無聊,命童子焚香爐內,「待我撫琴一操,以遣情懷。」童子焚香罷,捧琴囊置於案間。伯牙開囊取琴,調弦轉軫,彈出一曲。曲猶未終,指下「刮刺」的一聲響,琴弦斷了一根。時尚書屋
伯牙大驚,叫童子去問船頭:「這住船所在是甚麼去處?」船頭答道:「偶因風雨,停泊于山腳之下,雖然有些草樹,並無人家。」伯牙驚訝,想道:「是荒山了。若是城郭村莊,或有聰明好學之人,盜聽吾琴,所以琴聲忽變,有弦斷之異。這荒山下,那得有聽琴之人?哦,我知道了,想是有仇家差來刺客;不然,或是賊盜伺候更深,登舟劫我財物。」
叫左右:「與我上崖搜檢一番。不在柳陰深處,定在蘆葦叢中!」左右領命,喚齊眾人,正欲搭跳上崖。忽聽岸上有人答應道:「舟中大人,不必見疑。小子並非姦盜之流,乃樵夫也。時尚書屋
因打柴歸晚,值驟雨狂風,雨具不能遮蔽,潛身岩畔。聞君雅操,少住聽琴。」伯牙大笑道:「山中打柴之人,也敢稱」聽琴「二字!此言未知真偽,我也不計較了。左右的,叫他去罷。」
那人不去,在崖上高聲說道:「大人出言謬矣!豈不聞」十室之邑,必有忠信。門內有君子,門外君子至。「大人若欺負山野中沒有聽琴之人,這夜靜更深,荒崖下也不該有撫琴之客了。」伯牙見他出言不俗,或者真是個聽琴的,亦未可知。時尚書屋
止住左右不要羅唣,走近艙門,回嗔作喜的問道:「崖上那位君子,既是聽琴,站立多時,可知道我適纔所彈何曲?」那人道:「小子若不知,卻也下來聽琴了。方纔大人所彈,乃孔仲尼嘆顏回,譜入琴聲。其詞云:」可惜顏回命蚤亡,教人思想鬢如霜。只因陋巷簞瓢樂,……「到這一句,就斷了琴弦,不曾撫出第4句來,小子也還記得:」留得賢名萬古揚。時尚書屋
怕牙聞言大喜道:「先生果非俗士,隔崖遙遠,難以問答。」命左右:「掌跳,看扶手,請那位先生登舟細講。」左右掌跳,此人上船,果然是個樵夫:頭戴箬笠,身披蓑衣,手持尖擔,腰插板斧,腳踏芒鞋。手下人那知言談好歹,見是樵夫,下眼相看:「咄!那樵夫下艙去,見我老爺叩頭,問你甚麼言語,小心答應。時尚書屋
官尊着哩!」樵大卻是個有意思的,道:「列位不須粗魯,待我解衣相見。」除了斗笠,頭上是青布包巾;脫了蓑衣,身上是藍布衫兒;搭膊拴腰,露出布棍下截。那時不慌不忙,將蓑衣、斗笠、尖擔、板斧,俱安放艙門之外。脫下芒鞋,驪去泥水,重複穿上,步入艙來。時尚書屋
官艙內公座上燈燭輝煌。樵夫長揖而不跪,道:「大人施禮了。」俞伯牙是晉國大臣,眼界中那有兩接的布衣。下來還禮,恐失了官體,既請下船,又不好叱他回去。時尚書屋
伯牙沒奈何,微微舉手道:「賢友免禮罷。」叫童子看坐的。童子取一張杌坐兒置於下席。怕牙全無客禮,把嘴向樵夫一弩,道:「你且坐了。」
你我之稱,怠慢可知。那樵大亦不謙讓,儼然坐下。時尚書屋
伯牙見他不告而坐,微有嗔怪之意,因此不問姓名,亦不呼手下人看茶。默坐多時,怪而問之:「適纔崖上聽琴的,就是你麼?」樵夫答言:「不敢。」伯牙道:「我且問你,既來聽琴,必知琴之出處。此琴何人所造?撫他有甚好處?」正問之時,船頭來稟話:「風色順了,月明如晝,可以開船。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