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11 頁


小不如意,分而亡之。後有一人姓劉名璽,善於采戰之術,入山採藥,被二妖所擄。夜晚求歡,劉璽用抽添火候工夫,枕席之間,二狐快樂,稱為如意君。大狐出山打食,則小狐看守。小狐出山,則大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190)

小不如意,分而亡之。後有一人姓劉名璽,善於采戰之術,入山採藥,被二妖所擄。夜晚求歡,劉璽用抽添火候工夫,枕席之間,二狐快樂,稱為如意君。大狐出山打食,則小狐看守。時尚書屋

小狐出山,則大狐亦如之。日就月將,並無忌憚。酒後,露其本形。劉璽有恐怖之心,精力衰倦。時尚書屋
一日,大狐出山打食,小狐在穴,求其雲雨,不果其欲。小狐大怒,生啖劉璽于腹內。大狐回穴,心記劉生,問道,」如意君安樂否?「小狐答道:」竊已啖之矣。「二狐相爭追逐,滿山喊叫。時尚書屋
樵人竊聽,遂得其詳,記於」漢末全書「。子瞻想未涉獵?」東坡道:「老太師學問淵深,非晚輩淺學可及!」荊公微笑道:「這也算考過老夫了。老夫還席,也要考子瞻一考。子瞻休得吝教!」東坡道:「求老太師命題平易。」
荊公道:「考別件事,又道老夫作難。久聞子瞻善於作對,今年閏了個八月,正月立春,十二月又是立春,是個兩頭春。老夫就將此為題,出句求對,以觀子贍妙才。」命童兒取紙筆過來,荊公寫出一對道:「一歲二春雙八月,人間兩度春秋。」
東坡雖是妙才,這對出得蹺蹊,一時尋對不出,羞顏可掬,麵皮通紅了。荊公問道:「子瞻從湖州至黃州,可從蘇州潤州經過麼?」東坡道:「此是便道。」荊公道:「蘇州金閶門外,至于虎丘,這一帶路,叫做山塘,約有七里之遙,其半路名為半塘。潤州古名鐵瓮城,臨于大江,有金山,銀山,玉山,這叫做三山。時尚書屋
俱有佛殿僧房,想子瞻都曾遊覽?」東坡答應道:「是。」荊公道:「老夫再將蘇潤二州,各出一對,求于瞻對之。蘇州對云:」七里山塘,行到半塘三里半。「潤州對雲,」鐵瓮城西,金、玉、銀山三寶地。時尚書屋
東坡思想多時,不能成對,只得謝罪而出。荊公曉得東坡受了些醃贊,終惜其才。明日奏過神宗天子,復了他翰林學士之職。時尚書屋
後人評這篇話道:以東坡天才,尚然三被荊公所屈。何況才不如東坡者!因作詩戒世云:項托曾為孔子師,荊公反把子瞻嗤。時尚書屋
為人第1謙虛好,學問茫茫無盡期。時尚書屋

第4卷
 拗相公飲恨半山堂得歲月,延歲月;得歡悅,且歡悅。萬事乘除總在天,何必愁腸千萬結。放心寬,莫量窄。古今興廢言不徹。時尚書屋
金谷繁華眼底塵,淮陰事業鋒去血。臨潼會上膽氣消,丹陽縣裡蕭聲絶。到來弱草勝春花,運上精金遜頑鐵。逍遙快樂是便宜,到老方知滋味別,精衣淡飯足家常,養得浮生一世拙。時尚書屋
開話己畢,未入正文,且說唐詩四句: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時尚書屋
假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此詩大抵說人品有真有偽,須要惡而知其美,好而知其惡。第1句說周公。那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少子。有聖德,輔其兄武王伐商,定了周家八百年天下。時尚書屋
武王病,周公為冊文告天,願以身代。藏其冊于金匱,無人知之。以後武王崩,太子成王年幼,周公抱成王于膝,以朝諸侯。有庶兄管叔、蔡叔將謀不軌,心忌周公,反布散流言,說周公欺侮幼主,不久篡位。時尚書屋
成王疑之。周公辭了相位,避居東國,心懷恐懼。一日,天降大風疾雷,擊開金匱,成王見了冊文,方知周公之忠,迎歸相位,誅了管叔、蔡叔,周室危而復安。假如管叔、蔡叔流言方起,說周公有反叛之心,周公一病而亡,金匾之文未開,成王之疑未釋,誰人與他分辨?後世卻下把好人當做惡人?第2句說王莽。時尚書屋
王莽字巨君,乃西漢平帝之舅。為人奸詐。自恃椒房寵勢,相國威權,陰有篡漢之意。恐人心不服,乃折節謙恭,尊禮賢士,假行公道,虛張功業。時尚書屋
天下郡縣稱莽功德者,共四十八萬七千五百七十二人。莽知人心歸己,乃眈平帝,遷太后,自立為君。改國號曰新,一十八年。直至南陽劉文叔起兵復漢,被誅。時尚書屋
假如王莽早死了十八年,卻不是完名全節一個賢宰相,垂之史冊?不把惡人當做好人麼?所以古人說:「日久見人心。」又道:「蓋棺論始定。」不可以一時之譽,斷其為君了;不可以一時之謗,斷其為小人。有詩為證:毀譽從來不可聽,是非終久自分明。時尚書屋
一時輕信人言語。自有明人話不平。時尚書屋
如今說先朝一個宰相,他在下位之時,也着實有名有譽的。後來大權到手,任性胡為,做錯了事,惹得萬口唾罵,飲恨而終。假若有名譽的時節,一個瞌睡死去了不醒,人還千惜萬惜,道國家沒福,恁般一個好人,未能大用,不盡其才,卻到也留名于後世。及至萬口唾罵時,就死也遲了。時尚書屋
這到是多活了幾年的不是!那位宰相是誰?在那一個朝代?這朝代不近不遠,是北宋神宗皇帝年間,一個首相,姓王,名安石,臨川人也,此人目下十行,書窮萬卷。名臣文彥博、歐陽修、曾鞏、韓維等,無不奇其才而稱之。方及二旬,一舉成名。初任浙江慶元府鄞縣知縣,興利除害,大有能聲。時尚書屋
轉在揚州僉判,每讀書達旦不寐。日已高,聞太守坐堂,多不及盥漱而往。時揚州太守,乃韓魏公,名琦者。見安石頭面垢污,知未盥漱,疑其夜飲,勸以勤學。時尚書屋
安石謝教,絶不分辨。後韓魏公察聽他徹夜讀書,心甚異之,更誇其美。升江寧府知府,賢聲愈著,直達帝聰。正是:「只因前段好,誤了後來人。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