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12 頁


」神宗天子勵精圖治,聞王安石之賢,特召為翰林學士。天子問為治何法,安石以堯舜之道為對,天子大悅。不二年,拜為首相,封荊國公,舉朝以為皋夔復出,伊周再生,同聲相慶,惟李承之見安石雙眼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190)

」神宗天子勵精圖治,聞王安石之賢,特召為翰林學士。天子問為治何法,安石以堯舜之道為對,天子大悅。不二年,拜為首相,封荊國公,舉朝以為皋夔復出,伊周再生,同聲相慶,惟李承之見安石雙眼多白,謂是好邪之相,他日必亂天下。蘇老泉見安石衣服垢敝,經月不洗面,以為不近人情,作《辨好論》以刺之。時尚書屋

此兩個人是獨得之見,誰人肯信!不在話下。時尚書屋
安石既為首相,與神宗天子相知,言聽計從,立志一套新法來,即幾件新法?農田法、水利法、青苗法、均輸法、保甲法、免役法、市易法、保馬法、方田法、免行法。專聽一個小人,姓呂名惠卿,及伊子王方,朝夕商議,斥逐忠良,拒絶直諫。民間怨聲載道,天變迭興。荊公自以為是,復倡為三不足之說:「天變不足畏,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
因他性子執拗,主意一定,佛菩薩也勸他不轉,人皆呼為拗相公。文彥博、韓琦許多名臣,先誇佳說好的,到此也自悔失言。一個個上表爭論,不聽,辭官而去。自此持新法益堅。時尚書屋
祖制紛更,萬民失業。時尚書屋
一日,愛子王方病疽而死,荊公痛思之甚。招天下高僧,設七七四十九日齋醮,薦度亡靈,荊公親自行香拜表。其日,第4十九日齋醮已完,漏下四鼓,荊公焚香送佛,忽然昏倒于拜氈之上。左右呼喚不醒。時尚書屋
到五更,如夢初覺。口中道:「詫異!詫異!」左右扶進中門。吳國夫人命丫鬟接入內寢,問其緣故。荊公眼中垂淚道:「適纔昏憒之時,恍恍忽忽到一個去處,如大官府之狀,府門尚閉。時尚書屋
見吾兒王方荷巨枷約重百斤,力殊不勝,蓬首垢面,流血滿體,立於門外,對我哭訴其苦,道:」陰司以兒父久居高位,不思行善,專一任性執拗,行青苗等新法,蠢國害民,怨氣騰天,兒不幸陽祿先盡,受罪極重,非齋醮可解。父親宜及蚤回頭,休得貪戀富貴,……「說猶未畢,府中開門吆喝,驚醒回來。」夫人道:「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妾亦聞外面人言籍籍,歸怨相公。時尚書屋

相公何不急流勇退?早去一日,也省了一日的咒署。」荊公從夫人之言,一連十來道表章,告病辭職。天子風聞外邊公論,亦有厭倦之意,遂從其請,以使相判江寧府。故宋時,凡宰相解位,都要帶個外任的職銜,到那地方資祿養老,不必管事。時尚書屋
荊公想江寧乃金陵古蹟之地,六朝帝王之都,江山秀麗,人物繁華,足可安居,甚是得意。夫人臨行,盡出房中釵釧衣飾之類,及所藏寶玩,約數千金,佈施各庵院寺觀打醮焚香,以資亡兒王方冥福。擇日辭朝起身,百官設餞送行。荊公託病,都不相見。時尚書屋
府中有一親吏,姓江名居,甚會答應。荊公只帶此一人,與僮仆隨家眷同行。時尚書屋
東京至金陵都有水路,荊公不用官船,微服而行,駕一小艇,由黃河溯流而下。將次開船,荊公喚江居及眾僮仆分付:「我雖宰相,今已掛冠而歸。凡一路馬頭歇船之處,有問我何姓何名何官何職,汝等但言過往遊客,切莫對他說實話,恐驚動所在官府,前來迎送,或起夫防護,騷擾居民不便。若或泄漏風聲,必是汝等需索地方常例,詐害民財。時尚書屋
吾若知之,必皆重責。」眾人都道:「謹領鈞旨。」江居稟道:「相公白龍魚服,隱姓潛名,倘或途中小輩不識高低,有譭謗相公者,何以處之?」荊公道:常言道宰相腹中撐得船過,從來人言不足恤。言吾善者,不足為喜;道吾惡者,不足為怒。時尚書屋
只當耳邊風過去便了,切莫攬事。“江居領命,並曉諭水手知悉。時尚書屋
自此水路無話。不覺二十餘日,已到鐘離地方。荊公原有痰火症,住在小舟多日,情懷抑鬱,人症復發。思欲捨舟登陸,觀看市井風景,少舒愁緒。時尚書屋
分付管家道:「此去金陵不遠,你可小心伏侍夫人家眷,從水路,由瓜步淮揚過江,我從陸路而來。約到金陵江口相會。」安石打發家眷開船,自己只帶兩個憧仆,並親吏江居,主僕共是四人,登岸。只因水陸舟車擾,斷送南來北往人。時尚書屋
江居稟道:「相公陸行,必用腳力。還是拿鈞帖到縣驛取討,還是自家用錢僱賃?」荊公道:「我分付在前,不許驚動官府,只自家僱賃便了。」江居道:「若自家僱賃,須要投個主家。」當下憧仆攜了包裹,江居引荊公到一個經紀人家來。時尚書屋
主人迎接上坐,問道:「客官要往那裡去?」荊公道:「要在江寧,欲覓肩輿一乘,或騾或馬三匹,即刻便行,」主人道:「如今不比當初,忙不得哩!」荊公道:「為何?」主人道:「一言難盡!自從拗相公當權,創立新法,傷財害民,戶口逃散。雖留下幾戶窮民,只好奔走官差,那有空役等僱?況且民窮財盡,百姓餐餐不飽,沒閒錢去養馬騾。就有幾人,也不勾差使。客官坐穩,我替你抓尋去。時尚書屋
尋得下莫喜,尋不來莫怪;只是比往常一倍錢要兩倍哩!」江居問道:「你說那拗柏公是誰?」主人道:「叫做王安石,聞說一雙白眼睛。惡人自有惡相。」荊公垂下眼皮,叫江居莫管別人家閒事。主人去了多時,來回覆道:「轎伕只許你兩個,要三個也不能勾,沒有替換,卻要把四個人的夫錢僱他。時尚書屋
馬是沒有,止尋得一頭騾,一個叫驢。明日五鼓到我店裡。客官將就去得時,可付些銀子與他。」荊公聽了前番許多惡話,不耐煩,巴不得走路,想道:「就是兩個夫子,緩緩而行也罷。時尚書屋
只是少一個頭口,沒奈何,把一匹與江居坐,那一匹,教他兩個輪流坐罷。」分付江居,但憑主人定價,不要與他計較。江居把銀子稱付主人。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