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15 頁


只是散盡家財,廣修善事便了……」言未已,忽報故人葉濤特來疾,夫人迴避。荊公請葉濤床頭相見,執其手,囑道:「君聰明過人,宜多讀佛書,莫作沒要緊文字,徒勞無益,王某一生枉費精力,欲以文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190)

只是散盡家財,廣修善事便了……」言未已,忽報故人葉濤特來疾,夫人迴避。荊公請葉濤床頭相見,執其手,囑道:「君聰明過人,宜多讀佛書,莫作沒要緊文字,徒勞無益,王某一生枉費精力,欲以文章勝人,今將死之時,悔之無及。」葉濤安慰道:「相公福壽正遠,何出此言?」荊公嘆道:「生死無常,老人只恐大限一至,不能發言,故今日為君敘及此也。」葉濤辭去。時尚書屋

荊公忽然想起老嫗草舍中詩句第2聯道:「既無好語遺吳國,卻有浮詞誑葉濤。」今日正應其語,不覺撫髀長嘆道:「事皆前定,豈偶然哉!作此詩者,非鬼即神。不然,如何曉得我未來之事?吾被鬼神誚讓如此,安能久於人世乎!」不幾日,疾革,發譫語,將手批頰,自罵道:「王某上負天子,下負百姓,罪不容誅。九泉之下,何面目見唐子方諸公乎?」一連罵了三日,嘔血數升而死。時尚書屋
那唐子方名介,乃是宋朝一個直臣,苦諫新法不便,安石不聽,也是嘔血而死的。一般樣死,比王安石死得有名聲。至今山間人家,尚有呼豬為拗柑公者。後人論宋朝元氣,都為熙寧變法所壞,所以有靖康之禍。時尚書屋
有詩為證:熙寧新法諫書多,執拗行私奈爾何!
不是此番元氣耗,虜軍豈得渡黃河?時尚書屋
又有詩惜荊公之才:好個聰明介甫翁,高才歷任有清風。時尚書屋
可憐覆諫因高位,只合終身翰苑中。時尚書屋
第5卷
 呂大郎還金完骨肉毛寶放龜懸大印,宋郊渡蟻占高魁。時尚書屋

世人盡說天高遠,誰識陰功暗裡來。時尚書屋
話說浙江嘉興府長水塘地方,有一富翁,姓金名鐘,家財萬貫,世代都稱員外,性至慳吝。平生常有五恨,那五恨?一恨天,二恨地,三恨自家,四恨爹娘,五恨皇帝。恨天者,恨他不常常六月,又多了秋風冬雪,使人怕冷,不免費錢買衣服來穿。恨地者,恨他樹木生得不湊趣,若是湊趣,生得齊整如意,樹木就好做屋柱,枝條大者,就好做梁,細者就好做椽,卻個省了匠人工作。時尚書屋
恨自家者,恨肚皮不會作家,一日不吃飯,就餓將起來。恨爹娘者,恨他遺下許多親眷朋友,來時未免費茶費水。恨皇帝者,我的祖宗分授的田地,卻要他來收錢糧。不止五恨,還有四願,願得四般物事。時尚書屋
那四般物事?願得鄧家銅山,二願得郭家金穴,三願得石崇的聚寶盆,四願得呂純陽祖師點石為金這個手指頭。因有這四願、五恨,心常不足。積財聚谷,目個暇給。真個是數米而炊,稱柴而。時尚書屋
因此鄉裡起他一個異名,叫做金冷水,又叫金剝皮。尤不喜者是僧人。世間只有僧人討便宜,他單會佈施俗家的東西,再沒有反佈施與俗家之理。所以金冷水見了僧人,就是眼中之釘,舌中之刺。時尚書屋
他住居相近處,有個福善庵。金員外生年五十,從下曉得在庵中破費一文的香錢。所喜渾家單氏,與員外同年同月同日,只不同時,他偏吃齋好善。金員外喜他的是吃齋,惱他的是好善。時尚書屋
因四十歲上,尚無子息,單氏瞞過了丈夫,將自己釵梳二十餘金,佈施與福善庵老僧,教他妝佛誦經,析求子嗣。佛門有應,果然連生二子,且是俊秀。因是福善庵祈求來的,大的小名福兒,小的小名善兒。單氏自得了二子之後,時常瞞了大夫,偷柴偷米,送與福善庵,供養那老僧。時尚書屋
金員外偶然察聽了些風聲,便去咒天罵地,夫妻反目,直聒得一個不耐煩方休,如此也非止一次。只為渾家也是個硬性,閙過了,依舊不理。時尚書屋
其年夫妻齊春,皆當五旬,福兒年九歲,善兒年八歲,踏肩生下來的,都已上學讀書,十全之美。到生辰之日,金員外恐有親朋來賀壽,預先躲出。單氏又湊些私房銀兩,送與庵中打一罈齋醮。一來為老夫婦齊壽,二十為兒子長大,了還願心。時尚書屋
日前也曾與大夫說過來,丈大不肯,所以只得私房做事。其夜,和尚們要鋪設長生佛燈,叫香火道人至金家,問金阿媽要幾斗糙米。單氏偷開了倉門,將米三斗,付與道人去了。隨後金員外回來,單氏還在倉門口封鎖。時尚書屋
被丈夫窺見了,又見地下狼藉些米粒,知是私房做事。欲要爭嚷,心下想道:「今日生辰好日,況且東西去了,也討不轉來,干拌去了涎沫。」只推不知,忍住這口氣。一夜不睡,左思右想道:「叵耐這賊禿常時來蒿惱我家,到是我看家的一個耗鬼。時尚書屋
除非那禿驢死了,方絶其患。」恨無計策。時尚書屋
到天明時,老僧攜着一個徒弟來回覆醮事,原來那和尚也怕見金冷水,且站在門外張望。主老早已瞧見,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取了幾文錢,從側門走出市心,到山藥鋪裡贖些砒霜。轉到賣點心的王三郎店裡,王三郎正蒸着一籠熟粉,擺一碗糖餡,要做餅子。時尚書屋
金冷水袖裡摸出八文錢撇在柜上道:「三郎收了錢,大些的餅子與我做四個,餡卻不要下少了。你只捏着窩兒,等我自家下餡則個。」王三郎口雖不言,心下想道:「有名的金冷水,金剝皮,自從開這幾年點心鋪子,從不見他家半文之面。今日好利市,也撰他八個錢。時尚書屋
他是好便宜的,便等他多下些餡去,扳他下次主顧。」王三郎向籠中取出雪團樣的熟粉,真個捏做窩兒,遞與金冷水說道,「員外請尊便。」金冷水卻將砒霜末悄悄的撒在餅內,然後加餡,做成餅子。如此一連做了四個,熱烘烘的放在袖裡。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