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37 頁


昔日石崇因宮死,銅山不助鄧通窮。「豐生搖首不語,心中暗想:」石崇因財取禍,鄧通空有錢山,下救其餓,財有何益?「便問氣女:」卿言雖則如此,但下知卿千平昔問處世何如?「黑衣女道:」像妾
作者:待考 / 頁數:(37 / 190)

昔日石崇因宮死,銅山不助鄧通窮。「豐生搖首不語,心中暗想:」石崇因財取禍,鄧通空有錢山,下救其餓,財有何益?「便問氣女:」卿言雖則如此,但下知卿千平昔問處世何如?「黑衣女道:」像妾處世呵:一自混元開闢,陰陽二字成功。時尚書屋

含為元氣散為風,萬物得之萌動。時尚書屋
但看生身六尺,喉問三寸流通。時尚書屋
財和酒色盡包籠,無氣誰人享用?「氣女說罷,李生還未及答,只見酒色財三女齊聲來講:」先生休聽其言,我三人豈被賤婢包籠乎?且聽我數他過失:霸王自刎在烏江,有智周瑜命不長。時尚書屋
多少陣前雄猛將,皆因爭氣一身亡。先生也不可相留!「李生躊躕,思想:」呀!四女皆為有過之人。四位賢姐,小生褥薄衾寒,不敢相留,都請回去。「四女此時互相埋怨,這個說:」先生留我,為何要你打短?「那個說:」先生愛我,為何要你爭先?“話不投機,一時間打罵起來。時尚書屋
酒罵色又盜人骨髓;色罵酒,專惹非災;財罵氣,能傷肺腑;氣罵財,能損情懷。直打得酒女鳥雲亂,色女寶轡歪,財女捶胸叫,氣女倒塵埃,一個個蓬鬆鬢髮遮粉臉,不整金蓮散鳳鞋。時尚書屋
四女打在一團,攪在一處。李生暗想:「四女相爭,不過為我一人耳。」方欲向前勸解,被氣女用手一推,「先生閃開,待我打死這三個賤婢!」李生猛然一驚,衣袖拂着琴弦,噹的一聲響,驚醒回來,擦磨睡眼,定睛看時,那見四女蹤跡!李生撫田長嘆:「我因關心大切,遂形于夢寐之間。據適間夢中所言,四者皆為有過,我為何又作這一首詞讚揚其美。時尚書屋
使後人觀吾此詞,恣意于酒色,沉迷于財氣,我即為禍之魁首。如今欲要說他不好,難以悔筆。也罷,如今再題四句,等人酌量而行。」就在粉牆《西江月》之後,又揮一首。時尚書屋

飲酒不醉最為高,好色不亂乃英豪。時尚書屋
無義之財君莫取,忍氣僥人禍自消。時尚書屋
這段評話,雖說酒色財氣一般有過,細看起來,酒也有不會飲的,氣也有耐得的,無如財色二字害事。但是貪財好色的又免不得吃幾杯酒,兔不得淘幾場氣,酒氣二者又總括在財色裡面了。今日說一樁異聞,單為財色二字弄出天大的禍來。後來悲歡離合,做了錦片一場佳話,正是:說時驚破好人膽,話出傷殘義士心。時尚書屋
卻說國初永樂年問,北直隷江州,有個兄弟二人,姓蘇,其兄名雲,其弟名雨。父親早喪,單有母親張氏在堂。鄧蘇雲自小攻書,學業淹貫,二十四歲上,一舉登科,殿試二甲,除授浙江金華府蘭溪縣大尹。蘇雲回家,住了數月,憑限已到,不免擇日起身赴任。時尚書屋
蘇雲對夫人鄭氏說道:「我早登科甲,初任牧民,立心願為好官,此去止飲蘭溪一杯水;所有家財,盡數收拾,將十分之三留為母親供膳,其餘帶去任所使用。」當日拜別了老母,囑咐兄弟蘇雨:「好生侍養高堂,為兄的若不得罪于地方,到三年考滿,又得相見,」說罷,不覺慘然淚下。蘇雨道:「哥哥榮任是美事,家中自有兄弟支持,不必佳懷。前程萬里,須自保重!」蘇雨又送了一程方別。時尚書屋
蘇雲同夫人鄭氏,帶了蘇勝夫妻二人,伏事登途,到張家灣地方。蘇勝稟道:「此去是水路,該用船隻,偶有順便回頭的官座,老爺坐去穩便。」蘇知縣道:「甚好。」原來坐船有個規矩,但是順便回家,不論客貨私貨,都裝載得滿滿的,卻去攬一位官人乘坐,借其名號,免他一路稅課,不要鄧官人的船錢,反出幾十兩銀子送他,為孝順之禮,謂之坐艙錢。時尚書屋
蘇知縣是個老實的人,何曾曉得恁樣規矩,聞說不要他船錢,已自勾了,還想甚麼坐艙錢。那蘇勝私下得了他四五兩銀子佰錢,喜出望外,從旁樟掇。蘇知縣同家小下了官艙。一路都是下水,渡了黃河,過了揚州廣陵驛,將近儀真。時尚書屋
因船是年遠的,又帶貨大章,發起漏來,滿船人都慌了。蘇知縣叫炔快攏岸,一明寸問將家眷和行李都搬上岸來。只因搬這一番,有分教:蘇知縣全家受禍。正合著二句古語,道是:漫藏海盜,冶客海淫。時尚書屋
卻說儀真縣有個慣做私商的人,姓徐,名能,在五壩上街居住。久攬山東王尚書府中一隻大客船,裝載客人,南來北往,每年納還船租銀兩。他合著一班水子,叫做趙三翁鼻涕、楊辣嘴、范剝皮、沈鬍子,這一班都不是個但善之輩。又有一房家人,叫做姚大。時尚書屋
時常攬廠載,約莫有些油水看得人眼時,半夜三更悄地將船移動,到僻靜去處,把客人謀害,劫了財帛。如此十餘年,徐能也做廠些家事。這些伙汁,一個個羹香似熟,飽食暖衣,正所謂「為富下仁,為仁不富。」你道徐能是儀真縣人,如何卻攬山東工尚書府中的船隻?況且私商起家十金,自家難道打不起一隻船?是有個緣故,玉尚書初任南京為官,曾在揚州娶了一位小奶奶,後來小奶奶父母卻移家于儀真居住,王尚書時常周給。時尚書屋
後因路遙不便,打這只船與他,教他賃租用度。船上豎的是山東王尚書府的水牌,下水時,就是徐能包攬去了。徐能因為做那私商的道路,到下好用自家的船,要借尚書府的名色,又有勢頭,人又不疑心他,所以一向下致敗露。時尚書屋
今日也是蘇知縣合當有事,恰好侍能的船空閒在家。徐能正在岸上尋主顧,聽說官船發漏,忙走來看,看見皿上許多箱籠囊筐,心中早有七分動人。結未又走個嬌嬌滴滴少年美貌的奶奶上來,徐能是個貪財好色的都頭,不覺心窩發癢,眼睛裡迸出人來。又見蘇勝搬運行李,料是僕人,在人叢中將蘇勝背後衣袂一扯。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