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39 頁


儀真至邵伯湖,不過五十餘里,到天明,仍到了五壩曰上。徐能回家,喚了一乘肩輿,教管家的朱婆先扶了奶奶上轎,一路哭哭啼啼,竟到了涂能家裡。徐能分付朱婆:「你好生勸慰奶奶,到此地位,不由
作者:待考 / 頁數:(39 / 190)

儀真至邵伯湖,不過五十餘里,到天明,仍到了五壩曰上。徐能回家,喚了一乘肩輿,教管家的朱婆先扶了奶奶上轎,一路哭哭啼啼,竟到了涂能家裡。徐能分付朱婆:「你好生勸慰奶奶,到此地位,不由不順從,不要愁煩。今夜芳肯從順,還你終身富貴,強似跟那窮官。」

說得成時,重重有賞,「朱婆領命,引着奶奶歸房。徐能叫眾人將船中箱寵,盡數搬運上岸,打開看了,作六分均分。殺倒一口豬,燒利市紙,連翁鼻涕、范剝皮都請將來,做慶賀筵席。作用心中甚是不忍,想著哥哥不仁,到夜來必然去逼蘇奶奶,若不從他,性命難保?芳從時,可不壞了他名節。時尚書屋
雖在席中,如坐什氈。眾人大酒大肉,直吃列夜。徐用心生一計,將大折碗滿斟熱酒,碗內約有斤許。徐用捧了這碗酒,到徐能面前跪下。時尚書屋
徐能慌忙來攙道:」兄弟為何如此?「徐用道:」夜來船中之事,做兄弟的違拗了兄長,必然見怪。苫果然不怪,可飲兄弟這匝酒。「徐能雖是強盜,弟兄之間,到也和睦,只恐作用疑心,將酒一飲而盡。眾人見徐用勸了酒,都起身把盞道。」
今日涂大哥娶了新嫂,是個人喜,我等一人慶一杯。「此時徐能七八已醉,欲推不飲。眾人道:」徐二哥是弟兄,我們異姓,偏不是弟兄?“待能被纏不過,只得每人陪過,吃得酪酊大醉。時尚書屋
徐用見哥哥坐在椅上打瞌睡,只推出恭,提個燈籠,走出大門,從後門來,門卻鎖了。徐用從盾上跳進屋裡,將後門鎖裂仟,取燈籠藏了。廚房下兩個丫頭在那裡燙酒,徐用不顧,徑到房前。只見房門掩着,裡面說話聲響,徐用側耳而聽,卻是朱婆勸鄭夫人成親,正不知勸過幾多言語了,鄭夫人下允,只是啼哭。時尚書屋
朱婆道:「奶奶既立意不順從,何不就船中尋個自盡?今日到此,那裡有地孔鑽去?」鄭夫人哭道:「媽媽,不是奴家貪生俯死,只為有九十月身孕在身,若死了不打緊,我丈夫就絶後了。」朱婆道:「奶奶,你就生下兒女來,誰客你存留?者身又是婦道家,做不得程嬰扦日,也是枉然。」徐用聽到這句話,一腳把房門踢開,嚇得鄭夫人動不附體,連朱婆也都慌了。徐用道:「不要忙,我是來救你的。時尚書屋

我哥哥已醉,乘此機會,送你出後門去逃命,異日相會,須記的下幹我徐用之事。」鄭夫人叩頭稱謝。朱婆因說了半日,也十分可憐鄭夫人,情厄與他作伴逃走,徐用身邊取出十兩銀子,付與朱婆做盤纏,引二人出後門,又送了他出了大街,矚付「小心在意」,說罷,自去了。好似:捶碎五寵飛彩風,掣開金鎖走蚊龍。時尚書屋
單說朱婆與鄭夫人尋思黑夜無路投奔,信步而行,只揀僻靜處走去,顧不得鞋弓步窄,約行十五六里,蘇奶奶心中着忙,到也下怕腳痛,那朱婆卻走不動了。沒奈何,彼此相扶,又捱了十餘里,天還未明。朱婆原有個氣急的癥候,走了許多路,發喘起來,道:「奶奶,不是老身有始無終,其實寸步難移,恐怕反拖累奶奶。且喜天色微明,奶奶前去,好尋個安身之處。時尚書屋
老身在此處途路還熟,下消掛念。」鄭夫人道:「奴家患難之際,只得相擬了,只是媽媽遇著他人,休得漏了奴家消息!」朱婆道:「奶奶尊便,老身不誤你的事。」鄭夫人才口得身,朱婆嘆口氣想道:「沒處安身,索性做個乾淨好人。」望着路旁有口義並,將一雙舊鞋脫下,投井而死。時尚書屋
鄭夫人眼中流淚,只得前行。時尚書屋
又行了十里,共三十餘里之程,漸覺腹痛難忍。此時天色將明,望見路傍有一茅庵,其門尚閉。鄭夫人叩門,意欲借庵中暫歇。庵內答應開門。時尚書屋
鄭夫人抬頭看見,驚上加驚,想道:「我來錯了!原來是僧人,聞得南邊和尚們最不學好,躲了強盜,又撞了和尚,卻不晦氣。千兀萬兀,左右一死,且進門觀其動靜。」那憎人看見鄭夫人丰姿服色,不像個以下之人,甚相敬重,請入淨室間訊。時尚書屋
敘話起來,方知是尼憎。鄭夫人方纔心定,將黃天蕩遇盜之事,敘了一遍。那老尼姑道:「奶奶暫住幾日不妨,卻不敢久留,恐怕強人訪知,彼此有損。」說猶未畢,鄭夫人腹痛,一陣緊一陣。時尚書屋
老尼年逾五十,也是半路出家的,曉得些道兒,問道:「奶奶這痛陣,到像要分娩一般?」鄭夫人道:「實不相瞞,奴家懷九個月孕,因昨夜走急了路,肚疼,只怕是分娩了。」老尼道:「奶奶莫怪我說,這裡是佛地,不可污穢。奶奶可在別處去,不敢相留。鄭夫人眼中流淚,哀告道:」師父,慈悲為本,這十方地面不留,教奴家更投何處?想是蘇門前世業重,今日遭此冤劫,不如死休!「老尼心慈道:」也罷,庵後有個廁屋,奶奶若沒處去,權在那廁屋裡住下,等生產過了,進庵未遲。時尚書屋
「鄭夫人出於無奈,只得捧着腹肚,走到庵後廁屋裡去。雖則廁屋,喜得下是個露坑,到還乾淨。鄭夫人到了屋內,一連幾陣緊痛,產下一個孩兒。老尼聽得小兒啼哭之聲,忙走來看,說道:」奶奶且喜平安。時尚書屋
只是一件,母子不能並留。若留下小的,我與你託人撫養,你就休住在此;你若要住時,把那小官人棄了。不然佛地中啼啼哭哭,被人疑心,查得根由,又是禍事。「鄭夫人左思右量,兩下難捨,便道:」我有道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