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4 頁


伯牙道:「老伯,令郎還是停樞在家,還是出瘞郊外了?」鐘公道:「一言難盡!亡兒臨終,老夫與拙荊坐于臥榻之前。亡兒遺語矚付道:」修短由天,兒生前不能盡人子事親之道,死後乞葬于馬安山江邊
作者:待考 / 頁數:(4 / 190)

伯牙道:「老伯,令郎還是停樞在家,還是出瘞郊外了?」鐘公道:「一言難盡!亡兒臨終,老夫與拙荊坐于臥榻之前。亡兒遺語矚付道:」修短由天,兒生前不能盡人子事親之道,死後乞葬于馬安山江邊。與晉大夫俞伯牙有約,欲踐前言耳。「老夫不負亡兒臨終之言。時尚書屋

適纔先生來的小路之右,一丘新土,即吾兒鐘徽之家。今日是百日之忌,老夫提一陌紙錢,往墳前燒化,何期與先生相遇!」伯牙道:「既如此,奉陪老怕,就墳前一拜。」命小童代太公提了竹藍。時尚書屋
鐘公策杖引路,伯牙隨後,小童跟定,復進谷口。果見一丘新土,在於路左。伯牙整衣下拜:「賢弟在世為人聰明,死後為神靈應。愚兄此一拜,誠永別矣!」拜罷,放聲又哭。時尚書屋
驚動山前山後,山左山右黎民百姓,不問行的住的,遠的近的,聞得朝中大臣來祭鐘子期,迴繞墳前,爭先觀看。伯牙卻不曾擺得祭禮,無以為情。命童子把瑤琴取出囊來,放於祭石台上,盤膝坐于墳前,揮淚兩行,撫琴一操。那些看者,聞琴韻鏗鏘,鼓掌大笑而散。時尚書屋
伯牙問:「老伯,下官撫琴,弔令郎賢弟,悲不能已,眾人為何而笑?」鐘公道:「鄉野之人,不知音律。聞琴聲以為取樂之具,故此長笑。」伯牙道:「原來如此。老伯可知所奏何曲?」鐘公道:「老夫幼年也頗習。時尚書屋
如今年邁,五官半廢,模糊不懂久矣。」伯牙道:「這就是下官隨心應手一曲短歌,以弔令郎者,口誦于老伯聽之。」鐘公道:「老夫願聞。」伯牙誦云:憶昔去年春,江邊曾會君。時尚書屋
今日重來訪,不見知音人。但見一杯土,慘然傷我心!傷心傷心復傷心,不忍淚珠紛。來歡去何苦,江畔起愁雲。子期子期兮,你我千金義,歷盡天涯無足語,此曲終兮不復彈,三尺瑤琴為君死!
伯牙于衣夾間取出解手刀,割斷琴弦,雙手舉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摔得玉珍拋殘,金徽零亂。鐘公大驚,問道:「先生為何摔碎此琴?」伯牙道:摔碎瑤琴鳳尾寒,子期不在對誰彈!
春風滿面皆朋友,欲覓知音難上難。時尚書屋
鐘公道:「原來如此,可憐!可憐!」伯牙道:「老伯高居,端的在上集賢村,還是下集賢村?」鐘公道:「荒居在上集賢村第8家就是。先生如今又問他怎的?」伯牙道:「下官傷感在心,下敢隨老伯登堂了。隨身帶得有黃金二鎰,一半代令郎甘旨之奉,一半買幾畝祭田,為令郎春秋掃墓之費。待下官回本朝時,上表告歸林下。時尚書屋
那時卻到上集賢村,迎接老伯與老伯母,同到寒家,以盡天年。吾即子期,子期即吾也。老伯勿以下官為外人相嫌。」說罷,命小僮取出黃金,親手遞與鐘公,哭拜于地。時尚書屋

鐘公答拜,盤桓半晌而別。時尚書屋
這回書,題作《俞伯牙摔琴謝知音》。後人有詩贊云:勢利交懷勢利心,斯文誰復念知音!
伯牙不作鐘期逝,千古令人說破琴。時尚書屋
第2卷
 莊子休鼓盆成大道富貴五更春夢,功名一片浮雲。眼前骨肉亦非真,恩愛翻成仇恨。時尚書屋
莫把金枷套頸,休將玉鎖纏身。清心寡慾脫凡塵,快樂風光本分。時尚書屋
這首《西江月》詞,是個勸世之言。要人割斷迷情,逍遙自在。且如父子天性,兄弟手足,這是一本連枝,割不斷的。儒、釋、道三教雖殊,總抹不得「孝」「弟」二字。時尚書屋
至于生子生孫,就是下一輩事,十分周全不得了。常言道得好:「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馬牛。」若論到夫婦,雖說是紅線纏腰,赤繩繫足,到底是剜肉粘膚,可離可合。常言又說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鳥,巴到天明各自飛。」
近世人情惡薄,父子兄弟到也平常,兒孫雖是疼痛,總比不得夫婦之情。他溺的是閨中之愛,聽的是枕上之言。多少人被婦人迷惑,做出不孝不弟的事來。這斷不是高明之輩。時尚書屋
如今說這莊生鼓盆的故事,不是唆人夫妻不睦,只要人辨出賢愚,參破真假。從第1着迷處,把這念頭放淡下來。漸漸六根清淨,道念滋生,自有受用。昔人看田夫插秧,詠詩四句,大有見解。時尚書屋
詩曰:手把青秧插野田,低頭便見水中天。時尚書屋
六根清淨方為稻,退步原來是向前。時尚書屋
話說周末時,有一高賢,姓莊,名周,字子休,宋國蒙邑人也,曾仕周為漆園吏。師事一個大聖人,是道教之祖,姓李,名耳,字伯陽。伯陽生而白髮,人都呼為老子。莊生常晝寢,夢為蝴蝶,栩栩然于園林花草之間,其意甚適。時尚書屋
醒來時,尚覺臂膊如兩翅飛動,心甚異之,以後不時有此夢。莊生一日在老子座間講《易》之暇,將此夢訴之於師。卻是個大聖人,曉得三生來歷,向莊生指出夙世因由,那莊生原是混沌初分時一個白蝴蝶。天一生水,二生木,木榮花茂。時尚書屋
那白蝴蝶采百花之精,奪日月之秀,得了氣候,長生不死,翅如車輪,後游于瑤池,偷采蟠桃花蕊,被王母娘娘位下守花的青鸞啄死。其神不散,托生於世,做了莊周。因他根器不凡,道心堅固,師事老子,學清淨無為之教。今日被老子點破了前生,如夢初醒。時尚書屋
自覺兩腋風生,有栩栩然蝴蝶之意。把世情榮枯得喪,看做行雲流水,一絲不掛。老子知他心下大悟,把《道德》五千字的秘決,傾囊而授。莊生嘿嘿誦習修煉,遂能分身隱形,出神變化。時尚書屋
從此棄了漆園吏的前程,辭別老子,周游訪道。時尚書屋
他雖宗清淨之教,原不絶夫婦之倫,一連娶過三遍妻房。第1妻,得疾夭亡;第2妻,有過被出;如今說的是第3妻,姓田,乃田齊族中之女。莊生游于齊國,田宗重其人品,以女妻之。那田氏比先前二妻,更有姿色。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