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警世通言 第 44 頁


蘇爺父子痛哭一場,即差的當人,帝了盤費銀兩,重到蘭溪,十水路僱船裝載二爺靈楓回汾州祖墳女葬。不一日,奏章準了下來、一一依準,仍封蘇泰為御史之職,欽賜父子馳驛還鄉。刑部請蘇爺父子同臨
作者:待考 / 頁數:(44 / 190)

蘇爺父子痛哭一場,即差的當人,帝了盤費銀兩,重到蘭溪,十水路僱船裝載二爺靈楓回汾州祖墳女葬。不一日,奏章準了下來、一一依準,仍封蘇泰為御史之職,欽賜父子馳驛還鄉。刑部請蘇爺父子同臨法場監斬諸盜。蘇泰預先分付獄中,將姚大縊死,全屍也算免其一刀。時尚書屋

徐能嘆口氣道:「我雖不曾與蘇奶奶成親,做了三年太爺,死亦甘心了。」各盜面面相覷,延頸受死。但見:兩聲破鼓響,一棒碎鑼鳴。監斬官如十殿閻王,劊子手似飛天羅剎。時尚書屋
刀斧劫來財帛,萬事皆空;江湖使盡英雄,一朝還報。森羅殿前,個個盡驚凶鬼至;陽間地上,人人都慶賦人亡!
在先上本時,便有文書知會揚州府官,儀真縣官,將強盜六家,預先趕出人口,封鎖門戶。縱有金寶如山,都為官物。家家女哭兒啼,人離財散,自下必說。只有姚大的老婆,原是蘇御史的乳母。時尚書屋
一步一哭,到南京來求見御史老爺。蘇御史圇有乳哺之恩,況且丈夫已經正法,罪不及早。又恐奶奶傷心,不好收留,把五十兩銀子賞他為終身養生送死之資,打發他隨便安身。時尚書屋
京中無事,蘇大爺辭了年兄林操江。御史公別了各官,起馬,前站打兩面金字牌:一面寫着「奉旨省親」,一面寫着「欽賜歸娶」。旗旛鼓吹,好不齊整,閙嚷嚷的從揚州一路而回。道經儀真,蘇大爺甚是傷感,鄭老夫人又對兒子說起朱婆投井之事,又說虧了庵中老尼。時尚書屋
禦吏公差地方訪問義井。居民有人說,十九年前,是曾有個死屍,浮于井面。眾人撈起三日,無人識認,只得斂錢買館盛殮,埋于左近一箭之地。地方回覆了,御史公備了祭禮,及紙錢冥錠,差官到義井墳頭,通名致祭,又將白金百兩,送與庵中老尼,另封白銀十兩,付老尼啟建道場,超度蘇二爺、朱婆及蘇勝夫婦亡靈。時尚書屋
這叫做以直報怨,以德報德。蘇公父子親往拈香拜佛。時尚書屋
諸事已畢,下一日行到山東臨清,頭站先到渡口驛,驚動了地方上一位鄉宦,那人姓王名貴,官拜一品尚書,告老在家。那徐能攬的山東王尚書船,正是他家。徐能盜情發了,操院拿人,閙動了儀真一縣,王尚書的小夫人家屬,恐怕連累,都搬到山東,依老尚書居住。後來打聽得蘇御史審明,船雖尚書府水牌,止是租賃,王府並不知情。時尚書屋
老尚書甚是感激。今日見了頭行,親身在渡口驛迎接。見了蘇公父子,滿口稱謝,設席款待。席上問及:「御史公欽賜歸娶,不知誰家老先生的宅眷?」蘇雲答道:「小兒尚未擇聘。時尚書屋

王尚書道:」老夫有一末堂幼女,年方二八,才貌頗頗,倘蒙御史公不棄老朽,老夫願結絲蘿。“蘇太爺謙讓不遂,只得依允。就于臨清暫住,擇吉行聘成親,有詩為證:月下赤繩曾絡足,何須射中雀屏目。時尚書屋
當初恨殺尚書船,誰想尚書為眷屬。時尚書屋
三朝以後,蘇公便欲動身,王尚書苦留。蘇太爺道:「久別老母,未知存亡,歸心己如箭矣!」王尚書不好擔閣。過了七日,備下千金妝奩,別起夫馬,送小姐隨夫衣錦還鄉。一路無話,到了涿州故居,且喜老夫人尚然清健,見兒子媳婦俱已半者,不覺感傷。時尚書屋
又見孫兒就是向年汲水所遇的郎君,歡喜無限。當初只恨無子,今日抑且有孫。兩代甲科,仆從甚眾,舊居火焚之餘,安頓不下,暫借察院居住。起建御史第,府縣都來助工,真個是不日成之。時尚書屋
蘇雲在家,奉養大夫人直至九十分歲方終。蘇泰曆宮至坐堂都御史,夫人王氏,所生二子,將次子承繼為蘇雨之後,二子俱登第。至今閭裡中傳說《蘇知縣報冤》唱本。後人有詩云:月黑風高浪拂揚,黃天蕩裡賊猖狂。時尚書屋
平波往複皆天理,那見凶人壽命長?時尚書屋
第10二卷 范鰍兒雙鏡重圓簾卷水西樓,一曲新腔唱打油。宿雨眠雲年少夢,休漚,且盡生前酒一匝。明日又登舟,卻指今宵是舊遊。同是他鄉淪落容,休愁!月子彎彎照幾州?時尚書屋
這首詞未句乃借用吳歌成語,吳歌雲。時尚書屋
月子彎彎照幾州?幾家歡樂幾家愁。時尚書屋
凡家夫婦同羅帳,幾家飄散在他州。時尚書屋
此歌山自南宋建炎年間,述民間離亂之苦。只為宣和失政,好佞專權,延至靖康,金虜凌城,擄了徽欽二帝北去。康王泥馬渡江,棄了汴京,偏安一隅,改元建炎。其時東京一路百姓懼怕韃虜,都跟隨車駕南渡。時尚書屋
又被虜騎追趕,兵火之際,東逃西躲,不知拆散廠幾多骨肉!往往父子夫妻終身不復相見,其中又有幾個散而復合的,民間把作新聞傳說。正是:劍氣分還合,荷珠碎復圓。時尚書屋
萬般皆是命,半點盡由天!
話說陳州存一人姓徐名信,自小學得一身好武藝,娶妻崔氏,頗有客色。家適豐裕,夫妻二人正好過活。卻被金兵入寇,二帝北遷,徐信共崔氏商議,此地安身不牢,收拾細軟家財,打做兩個包裹,夫妻各背了一個,隨着眾百姓曉夜奔走,行至虞城,只聽得背後喊聲振天,只道瓤虜追來,卻原來是南朝示敗的潰兵。只因武備久馳,軍無紀律。時尚書屋
教他殺賊,一個個膽寒心駭,不戰自走。及至遇著平民,搶擄財帛于女,一般會場威耀武。徐信雖然有三分本事,那潰兵如山而至,寡不敵人,捨命奔走。但聞四野號哭之聲,回頭不見了崔氏。時尚書屋
亂軍中無處尋覓,只得前行。行了數日,唄了口氣,沒奈何,只索罷了。時尚書屋


分享與評論